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凹凸乙女]海盗与海妖

*cp:男神x你
*架空世界,有西幻成分
*如题,简洁明了,就是海盗头子雷总x海妖你
*科普一下海妖塞壬
塞壬(Siren)又译作西壬,她们的别名是阿刻罗伊得斯,意即“阿刻罗俄斯的孩子们”。塞壬用自己的歌喉使得过往的水手倾听失神,航船触礁沉没。
希腊神话的一部分地中海传说记载,海妖的祖辈海洋女神同爱与美的女神阿弗洛狄忒(罗马神话中称维纳斯)打赌得胜,阿弗洛狄忒不得不按照事先的约定,使海洋女神的后代都具有超乎寻常的美貌,能令大地上所有的人类陶醉。但阿弗洛狄忒不能容忍海妖具备同她一样的魅力,为了报复,她拒绝给以海妖爱情,于是,追求爱情往往是海妖毕生的努力。
*瞎几把写写,自娱自乐,ooc

00
“海盗先生,可别爱上我呀,”被月亮照的温婉的夜里,你浮上海面,在月光下对他扬起笑容,试图把表情停滞在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可是不会爱上不为我而停留的人。”
而那个天生就想浪迹天涯,从不为人停留的海盗头子嗤笑一声,“巧了,小人鱼。”
“我也不会喜欢企图束缚我的人呢。”

01
这里是大海。
不用拘束,也别吝啬你的词汇,所知所见均可来描述于它,广阔的蔚蓝在远处与泛白的天空连成一片,偶然惊起海鸟点点,嘴里叼着自己的战利品想远处飞去,海风之中的微弱腥与咸涩都来源在这无数滴的水组成的柔波中——就如覆于平静之下的危险杀机。
深邃,广阔,包容,神秘,怎么去形容它都可以,这是另一个世界,是我们所不熟知的,属于海的世界。这里不属于人类,属于那些海底的秘物,例如——海妖。
“她们有着海藻般茂密的秀发,凝脂般白皙的肌肤,但她们没有灵魂,像海水一样无情;声音通常像其外表一样,具有欺骗性;一身兼有诱惑、虚荣、美丽、残忍等多种特性。
她们唱着蛊惑人心的歌,甜美的歌声把过往的船只引向该岛,然后撞上礁石船毁人亡。过往的海员和船只都受到迷惑走向毁灭,无一幸免。所以出行在海上,可得小心……”
雷狮打了个哈欠,单手托腮依靠在甲板的边缘上,耳边回荡着原先领他来的那个渔夫的忠告——起初听闻他是来搜寻海妖的时候,那位渔人颤颤巍巍的像是感觉听错了样迟疑着叫他再讲一遍,得到确切答案是才焦急地将自己的所知全盘托出。

海妖……是这么危险的存在?
那还真是,不看不行了啊。
雷狮忽勾起嘴角,凉薄的唇轻而易举的描摹出轻蔑的弧度,夜晚温凉的海风吹拂过来,带起了细碎的发和头巾。
——等等。
他只手攀住栏杆,一个闪身便跃至于上,虽然一不小心就有掉进海中的危险,他却是面不改色地探下身子,似是侧耳倾听些什么。
海风的叫唤,海鸟的嘶鸣,水波的碰撞?
雷狮眨眨眼,伸出舌头舔舐有些干裂的嘴唇,继而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微笑。
不,都不是。
——暗藏在层层之下的,细微的歌声。

02
你爱过每一个来此的人。
看他们被你的歌声吸引,神魂颠倒的样子。这让你觉得有趣,便不觉升起怜爱,啊,多可爱的玩具啊,比小妹阿尼丽娜还要可爱,逗笑人的玩具。
“我爱你啊。”
这是你的那些玩具说过最多的话了。看着他们接连不断的跳入水中,或被湮没,或被冲走,或是历尽千辛游到你身边,只为在你面前说一句看起来滑稽的笑话。
这便是爱吗?
你歪歪头,试着发出如他们一般“ai”的音。
“我也爱你。”
看着他,微笑地说。
然后见证他缓慢的化为枯骨。

爱啊,多么有趣的东西,不是吗?
于是你乐此不疲的放声歌唱,只为见证闹剧一幕幕的接连上演,永不落幕,逗得你眉开眼笑,前仰后合。

可这几天都没有船只经过。
无聊的你漂浮在水中,学着海鱼吐泡泡。直到有条鱼游过来,毕恭毕敬地告诉你在前方几百米的地方看见了船只的踪迹。

那么,还需要说什么了吗?
你低头将碎发挽至耳后,藏匿在阴影中的笑容人畜无害,仿佛是位要去见情人而害羞的小姑娘。
现在,美丽的海妖当然是要去猎取她心爱的玩具啊。

已是深夜。
雷狮却依旧没有入睡,卡米尔的劝告已重复了好几遍,却依旧不见他那位固执的大哥有任何动静,反倒是过来劝他赶紧睡觉。
“总得有人来守夜。”浩瀚无垠的星空就在他们的头上,星光点点,微弱而温和的光芒渡在他身,不知是否是错觉,连雷狮都变得柔和几分,平日是嚣张的气焰均被稀释,“我可没有弱小到守个夜都不行,卡米尔,难道你连这点都信不过我?”
“并不是,大哥。”
从来不要去试图束缚狂雷,卡米尔叹了口气,只得作罢。
甲板上又重归寂静。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微不可闻的歌声。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歌声渐渐变大,雷狮惊觉于歌声的天籁,令人绕梁三日而不忘。
除了海妖还有哪种生物足以媲美呢?
他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玩味,目不转睛的盯着海面。
然后,在月光之下,他就看到了,自己一生之中,都难以忘怀的画面。
那是——
濯濯如春月柳,灩灩如出水芙蓉。
月光倾洒一片,而人们很快就能领悟上天对这个物种的偏爱,精致的面容依旧不够,还有如同美酒般醇厚的嗓音,在这光线暗弱的海中,就仿佛是一颗绝世珍珠,散发着璀璨温柔的光辉,与天上的月亮都足以相提并论。
雷狮怔愣了好一会,回过神来时轻笑感叹一声,“运气不错。”
“小人鱼,你可真漂亮呢。”
这种话已经跟“我爱你”一样,听的太多了。
你仰起头,顺理成章的落进了他的眸中,是你最喜欢的紫色,蕴含着神秘和桀骜不驯,如同晕染进血色长阳的星空,带着几分如烟霞般的笑意明灭。可是。
没有。
没有半分痴迷和爱意。
这样可不行啊。
你重新露出微笑,心中的玲珑心思上下纷飞,“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是海盗先生吧?”
“倒还是有点小聪明。”
“海盗先生是来探寻深海的秘密的吗?”你扳起手指,“比如废弃的旧船中无价的宝物,比如海底中珍贵的珊瑚,比如……我?”
仿佛被逗乐一般的咯咯笑了起来,你游到离他更近的地方,轻声怂恿他,“不去看看我的家吗,海盗先生?”
“那些礁地?”雷狮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可不是之前的那些傻子啊。”
“诶——可是海盗先生,你不爱我吗?”
闻言,他直视你的那双眼睛,如同沙漠里的海市蜃楼,美丽,也万劫不复。
“你问了个傻问题。”
许久,他轻笑出声,“我倒是很爱我的宝藏。”
你撇撇嘴,文字游戏并不是你的兴趣,于是赌气般的潜下水,只留半个脑袋出来。
海妖没有爱情,可海妖就像人类需要空气一样需要爱情。

我得得到他的爱。
你在水里这么想,咕噜咕噜的吹起泡泡,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一个猛扎潜入深海。
雷狮见只剩余波的海面,皱了皱眉。夜凉风大,他忍不住轻咳几声,刚想转身回房——
“等等,海盗先生!”
一个东西迅雷不及掩耳的被扔了过来,他伸手往空中一探,便轻松捞住——是颗珍珠。大粒,色泽也很上乘,可以看出价值不菲。
“是礼物哦,海盗先生。”你笑着朝他挥挥手,“那么,我们下次见。”
随着扑通一声的水花声,一切归于虚无,只有雷狮水里握着的那颗珍珠告诉他不是梦。
看着手里仿佛还残留这那位魅惑的海妖的体温的珍珠,他的眸子暗了暗,将珍珠靠近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属于海的味道。他想。

03
“海妖大人,为什么不杀死他呢?明明可以把他引诱到那片礁地……”
“他不爱我。”你的笑容渐渐变得妖冶,“一个不爱我的人,多无趣。”
“我要让他爱上我。”

04
“啊啊啊老大你还没有找到海妖吗?”
佩利在甲板上抓狂道,“好久没打架了好无聊啊!”
“吵死了,安静。”
看着雷狮不耐烦的样子,卡米尔不动声色的说,“这片海域我们已停留许久,并没有海妖的踪迹,而且可能接下几天都有暴风雨的危险……”
“再等一天。”
摩挲着手里的珍珠,他眸子里的神色几般变化,最会归于波澜不惊,下达最后命令。

05
暴风雨永远是海洋的不速之客。
它使海洋变得暴躁易怒,不在平静的接待我们的来着,用波涛轻而易举的泯灭他们,沉入海底,那儿可从不缺什么故事。
如今天这样。
是北方向吗……好像是,不管了,赶紧!
在爱上我之前,他可不能死!
你艰难的游向雷狮海盗团的所在地,期间一个又一个的波浪向你袭来,你索性直接潜入海中前行。
却没想到有意外惊喜——就如——
前面的那个,是海盗先生?
你连忙过去攀扶住他,咬牙一使劲给钻出水面,继而越过细密的雨点环顾四周,估算着离岸的最短路径。
好重啊这家伙,你心想。

暴雨去后的平静带有狼藉性质的,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雷狮,你现在是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
却也是非常不错。你嗤笑到,多么好的理由啊,人工呼吸。
他的双眸紧闭,那份嚣张的气焰也因此藏匿起了,带有星星图标的头巾束缚住柔软的发丝,你用双手把他的扳正,微微低头去一品芳泽。
双唇的触感是你未曾想过的柔软,还带有久经风霜的凛冽,你一遍渡气给他,刚想继续深入的时候,却见他的睫毛轻颤,竟是睁开了双眼。
哎呀哎呀,还真是时运不济。你暗叹,于是便要抽身离开,却没想到他一个翻身,把你按置身下,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你一怔,望着他,却没想到他也在看你,目光越过一切,直指你的内心,眼中没有半分旖旎和意乱情迷,反而是饱含稍显疯狂的占有欲和几份挑衅。

喂,小人鱼。
——你觉得,到底谁才是猎人与猎物呢?

“我已经托我的朋友去搜寻你那些队友的行踪了。”之后,你与他并肩坐在孤岛的岸边,“找不找得到就听天由命吧。”
“你好像很不满?”
“哪有。”你重新微笑,摆出委屈的神情,“只是很不开心呐,海盗先生从来都没有说过爱我呢。”
“你爱我吗,海盗先生?”
“哦?”他拖长了尾音,似笑非笑的说,“你配吗,小人鱼。”
“诶——真是遗憾呐,我明明深爱着海盗先生啊。”
他闻言扭头看向你,你也毫不示弱的微笑回视,却听闻他微不可闻的轻嗤一声,然后敛眸,与你错开视线。
“爱吗……”

这哪是情人间的蜜语呢?分明像捕猎,像博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丢盔弃甲才善罢甘休。

07
几日过去了,却依然是杳无音信。夜晚,雷狮不耐的坐在岸边的石头上,却见蜷缩在一旁的你不知道捣鼓些什么。
“看,萤火虫。”见他走进,你对他比了个嘘声的动作,轻轻地超远方一点。“还有星空。”
你又往上指了指,超他眯眼笑了起来,“漂亮吧。”

雷狮忽然想起,曾经在某个星球,听到过这样的诗句——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不知是哪位诗人写的,却是让此情此景带了份缠绻与诗意,于是乎,雷狮不禁低头看向身边那位海妖。
卸下了以往的危险妖媚的气质,让你看起来不过是位狡黠的花季少女,萤火虫与星星的光芒晕释为斑驳,镌刻在你光洁无暇面庞上,周身那独有的棱角都被钝化了一般。而你的身后,是大片大片浓墨重彩的夜空。
雷狮垂头轻笑,刚想开口,却被你打断。“海盗先生,你瞧我们两个,如此良辰,对坐在此,多煞风景。”
你在对他微笑。
那位美丽的海妖在朝他微笑。

“那要怎样才不算煞风景?”
雷狮问到,向前揽住你的腰身,抬起你的下颚,低头凑近你,像个恪尽职守的恋人,“这样吗?”
你凝视着他,他暗紫色的眼睛几分明灭,却终是带了份和光的暖意与笑意。

“——唔。”
海妖可是冷血动物啊。
你懊恼的想,轻咳两声,最终叹了口气,把还是把消息给说了出来。
“你的队友有消息了,他们是被人抓了。——可能是另一路的海盗。”

08
“我可以把他们引诱开,你趁机去就你的队友。”
“麻烦,我完全可以直接闯进去。”
“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啊。”你笑的人畜无害,“而且我讨厌见血。”
可明明被你吸引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雷狮似笑非笑的双手环胸看着你,“随便你。”

次日,你们按计划行事,在那只船的附近放声歌唱,船里的的人跌跌撞撞的出来,然后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礁石上的美丽海妖。
多么美啊。
他们感叹着,一个又一个的跳入水中,而周围的大鱼已是张开血盆大口,期待已久的美餐终于来临。
一曲歌毕,你伸了个懒腰,遣散大鱼,哎呀呀,海盗先生那边——
“哦!瞧我看到了什么,一条人鱼!”
——什么?!
怎么还有人没有被控制?你飞快的转过头,那是个个尖嘴猴腮的人,乘着条小船邪笑着过来,而他手里的飞箭也迅速地刺穿了你的手与尾巴。
嘶——疼,你咬唇深吸口气。
“这样的人鱼可以卖多少钱啊,”他不断的啧啧感叹道,“那群傻子不知道过这片海域要用蜡封住耳朵吗?不过也好,这样也没人跟我分羹了。”
所以说,人类还总是让你惊喜不断啊——你咬牙想要唤回海底凶恶的物种,却是在下一秒被揽住护至身后。

——“谁允许你伤害她的?”

……海盗先生?
是个背影,高挺,宽阔的背影,像是可以为你挡住一切外界的灾难。
别这样啊,别这样。
这样的话,我不就是“猎物”了吗?
你的心就像是颗坚硬的鸡蛋,终于敲碎了外壳,一点一点的将内质显现出来——
以至于你的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啊呀,糟糕,太糟糕呐——

像是没有听见远处“老大你在做什么!”“大哥你要去哪?”之类的疑问或呼唤,雷神之锤指向前方,雷狮嘲讽的笑中蕴含了怒雷将要落下的意向,横扫千军,势不可挡。
不过是个落下的杂鱼。
雷狮在心里轻嗤,眸子里的情绪上下翻滚。
居然想动海盗的宝藏?痴心妄想。

09
“海盗先生,你愿意为我停留在这片海域吗?”
“你貌似很喜欢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哈哈。内心在空洞嘲讽的笑着。于是你用无懈可击的面具遮掩住,抬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
“别爱上我哦。”
“我可是不会爱上不为我而停留的人。”
他的瞳仁在黑暗之中忽明忽灭,像是听闻什么好笑的话,也似是明了些什么,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
“巧了,小人鱼。”
“我也不会喜欢企图束缚我的人呢。”

呐,呐。海盗先生。
懂了吗,我可是从来没有爱过你啊。
哎呀,你也是这样吗?那还真是——

一滴眼泪滑落下来,落入了上扬的嘴角里。

10
只要旅程一旦出发,就会结束。
“要走了吗,海盗先生?”
“不然呢?小人鱼。”他反问你。
“那颗珍珠有还好带着吗?”
他想起了那颗因海啸而丢失的珍珠,从善如流的轻蔑笑到,“那种东西,早扔了。”
“海盗先生还真是财大气粗呢。”你无奈的笑笑,却也不知道现在除了无奈还能表现出什么表情,“那么,海盗先生,可以在临走之前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海妖的愿望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那双眼睛直视着你,你突然觉得时间好像就此停滞,世间万物泛白消逝,只有你们两个永远不朽,由某种东西联系,驻足在远又不远的距离。
或许只是一瞬,你却觉已过百年,心中畏畏缩缩的叫停,“还是……”
“什么。”
“啊?”
“什么愿望?”
就是在这个刹那,云开始流动,雨开始绵长,一月的雪覆于白山,又渐变于葱茏。这边三千流云向下淌,那边也是莺飞草长,世间的一切都在你眼前变的有声有色。
于是你重新微笑起来。
——“抱抱我吧,海盗先生。”

11
“海盗先生。”
“嗯?”
“你真是一个光芒万丈的人啊,神一定会庇佑你的。”
“呵,我不信神。”
“那海盗先生信我吗?”
他轻笑,“狡猾的海妖。”

没有得到爱情的海妖,是会变成泡沫的。
不,不,不是诅咒哦,是自愿的哦。
海妖这种东西啊,为爱而生,也为爱而死。
“当奥德修斯的船只走过后,海妖帕尔塞洛伯深深地爱慕着他,她就投海自尽了。”

“喂,海盗先生——”
雷狮看见你在对他微笑。
在阳光底下,抛弃了所有防备,卸下了一切伪装,毫无顾忌又灿烂的朝他笑。
喏动着嘴唇,试图对他说些什么。
——“愿你的道路漫长,愿你的荣光不败。”
大步走,别回头。

眼中突然泛起酸涩,这阳光太刺眼了,他想。

阳光渐渐的倾洒在你的身上,灼热,疼痛,你却丝毫不觉,尽力维持着最美好的一幕。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突然想起来,至始至终,你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可又如何呢?
或许之后他还会遇到许多波澜壮阔的事情,或宏大,或渺小,历史的书页一页页的翻过,被尘封,被掩埋,偶然谁人掠过,惊奇还有这事。
那个时候,便只有“海盗先生”和“小人鱼”了。
毕竟归根结底,不过就是个微不足道又不值一提的海盗和海妖的故事啊。
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了。

12
雷狮看着掌心中的的明亮珍珠。
那便是你终其一生,才留下的寥寥痕迹。
他起身,握紧了手中的珍珠,走向了自己队友的所在地。
这只不过是旅途中的小小插曲。

只不过。




卧槽写完啦!!!
回圈的第一篇凹凸,我拿捏雷总的性格也不是很准,有意见可以尽管提出来。

来讲讲剧情吧,我其实是不怎么喜欢做阅读理解的,可奈何这篇他两的对话和感情都很电波【。
首先是感情
雷总跟你从一开始就是抱着玩玩的态度,雷总是“啊呀这海妖真好看她就是海盗的宝藏了”而你是“操这个人居然不喜欢我不行我要让他喜欢我”
于是你就开始假话连篇,雷总则是不动如山。
很像狩猎的关系吧。
然后你救了雷总之后,雷总就是再怎么样也是对你产生了点好感,但是你那种悠哉悠哉的感觉让他很不爽于是就反压。
之后的几天天时地利人和,孤男寡女,风景美又人美,不调情可惜了,于是雷总就很上手的去撩妹。
然后真撩中了。

他们的聊天真的很电波,在你爱上雷总的时候反应过来这个人是不可能为你停留的,于是叫雷总不要爱她,并说自己不爱他。
所以是,喜欢的时候说“我不爱你”,不喜欢的时候说“我爱你”
神经病吧【不
重点是这个,其余的自己去感受吧,我也不想打扰你们的观感体验。

这里的海妖主体是塞壬,融合了一点人鱼的特点,比如泡沫啊,鱼尾啊。

另外,这是个系列文,下一篇产安哥的,骑士和占星师

评论(15)

热度(140)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