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凹凸乙女]骑士与占星师

*cp:男神x你
*架空世界,有西幻成分,系列文
*如题,简洁明了的骑士安迷修x占星师你
*想看雷狮篇请点头像自取

00
「我坐着,观望世界上所有的忧患,所有的压迫和耻辱……
看着,听着,一声不响。」①

书摘中的诗段已阅至尾声,但那位“最后的骑士”却是神色复杂的盖上书本,沉默不语的将视线锁定在不远处跟别人闲聊打诨,放肆欢笑的你身上。
许久,他开口唤你。
“占星师小姐。”
“怎么啦,骑士先生?”你笑嘻嘻的回话,“发生什么啦,难道是因为……”

“您一直……都这么清醒而孤独吗?”

——啪嗒。
手中的水杯扑通一声,不知所措地落在了地上。
就像那滴泪一样。

01
清晨的微风拂过脸颊,又吹向远方。你撩起宽大且印着繁复花纹的袍子,扶正有着琐碎流苏的披肩,又打理好自己的头发,伴随着早市的吆喝声,轻快的踏行在街边的路上,左顾右盼着四处搜寻着某个人踪迹。
诶,诶诶?是那个吧?
“骑士先生——”
你奋力挥了挥手。
“早上好啊,美丽的占星师小姐。”
青年栗色的秀发正被那阵顽皮的微风玩弄着,苍银色的眸子带着清浅的笑意望向你,还冲你眨了眨眼,见你回他个满面灿烂,他纤长的手指揪了揪领带,不自觉的轻咳几声,“如您所料的那样,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唔……其实只要知道点星象的人都可以认出来,没什么神奇的——哇我一直想吃的可丽饼!”
安迷修将还是热乎乎的饼递给你,隔着包装纸也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份香气四溢,“前几天就听到占星师小姐嚷嚷着想吃可丽饼,唉,在下可不怎么会拒绝美丽的小姐呢。”
“……骑士先生,这时候你要是闭嘴对我的吸引力反而更大些。”
“诶?是吗?!!”
完全没有理会身旁的鬼哭狼嚎,你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完手中的可丽饼,拿着最后一块的时候,你突然想起是否应该给那位任劳任怨的骑士一点犒劳。
——遭了,都咬了一口了。
你颇为苦恼的看着手中有了缺口的可丽饼,“那个……骑士先生,想吃可丽饼吗?”
“要是您愿意的话。”
“我是没问题,可是这饼我已经咬了口……你不嫌弃的话。”你欲言又止的把选择权交给他。
“既然是占星师小姐,那我又怎么会介意呢?”他接过饼,面带笑容的咬上一口——正好与你咬的方位重合,他瞌上眼,仔细的享受着味蕾上的舒适,“嗯,不愧是占星师小姐心心念念着的。”
“得,这人情我记下啦,改天给你算算命。”
“您似乎误会了什么,我可不是因为这个才给您买……”他眉头一皱,无奈的想要解释,却见你忽然停滞,呆呆的站在街边出神些什么。
原本喧闹的超市像是顷刻安静下来,安迷修心头涌起不安。
“占星师小姐?”
“星轨即将重叠。”你的脸庞不知为何被碎发洒落的阴影遮挡了大半,可见的那颗眸子中翻涌着呆滞与一些难以言喻的情绪。声音细微地从喉咙里缓慢的爬出,卡壳了般的变得枯涩,以喃喃自语的姿态讲述些什么。
——“那一天,马上就要来临了。”

02
嘘——
就让我们安静下来,放置好自己心中琐事,静静地来听个故事吧。
一个关于占星师和骑士,初次相遇的故事。

我看起来就那么好欺负吗?
你用一种脸上笑嘻嘻,内心mmp的表情面对你摊子前的面色凶狠的彪形大汉,“这位客人,你那时候可是说随便啊……”
“哪知道你占个星都这么贵!小妞,你活腻歪了吧?”他那恶心的视线在你的身上游离,让你感到不适,果然,他将凶恶渐变成下流的样子,“要是陪我几天,倒也不是不可以通融通融。”
哟呵,还恶人先告状?你们一脸猥琐的过来搭讪我不讹你们那还不得天诛地灭?
你默默翻了个白眼,脸上的笑容纵使生硬死板也依旧维持着,心里飞快地暗算该如何料理后事安全离开。
还真是难办啊……

“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如此对待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姐,恕在下可不能接受啊。”

谁?你飞快的扭过头觅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出现了位身着白衬衫的青年,从容不迫的脱身人海,走至你的身前,微笑着与那位大汉对持。
声音虽是轻柔,但手中双剑的利刃却是指向前方。
“不知……能否给我个面子呢?”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双、双剑安迷修!”惊恐的叫喊滑稽到响彻云霄,那位自是丢盔弃甲狼狈跑走。你被眼前的闹剧逗笑,噗嗤的笑出声来。
“没有记错的话,安……安迷修?”
“假如可以的话,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他将刚才的锋芒悉数收回,如同手中的利剑回鞘,只留下内敛却稍显做作的笑意,以及在你眼中并不太标准的行礼,“能与您相遇在此,一定是上天的眷顾,不知在下可否有幸能做您忠诚的骑士呢?”

华丽的社交辞令你并不是没有听过,所以也并不是不能接受,更何况——
这位先生的面庞真的跟位骑士一样俊秀呢。

“承蒙厚爱,可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占星师呢。”你配合的将手放入他的手中,轻轻握了一下后松开,袖子在空气中划过一到悠扬的弧度,“另外,问句题外话,‘最后的骑士’先生,你对每个女生都这么说过吗?”
“诶?或许——”
似是没有预料到真有人会接他的话,我们的骑士先生怔愣了一下,继而神色为难而尴尬的摸摸鼻子。见他这幅紧张的样子,你又忍不住笑了,“好了骑士先生,不必因为我而想的头昏脑涨,这种问题的答案当然是应该说给你的小女友听。”
“等等占星师小姐我还没有……”

“那么,作为谢礼,请伸出你的手吧。”
你打断他,轻车熟路的把水晶球摆好,好整以暇的望着他,他又一怔,随后立马把手掌伸去,“如您所愿。”
你将他的手套卸掉,便见了全景——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却不突出,干干净净的呈现在面前,白皙,但在握剑的地方已是起了层茧。
安迷修突然有些拘谨,不知为何,似是全身最敏锐的感官都聚集在了手掌上,他可以感受到你的指腹像是清风掠过湖面一样掠过他的手掌,惊起阵阵颤栗。
明明不过是一场简单的占卜,他却深觉是一场酷刑——虽然并不是很排斥。
“好啦,骑士先生,结束咯。”你冲他努努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以一种不自然的态度收回手,“接下来的几天,请你冷静处事,在做之前请好好想一想价值,见义勇为什么的可以停一停了。”
他的笑容忽然变得僵硬,“什么意思……”
“没办法啊骑士先生。”你冲他无奈的摆了摆手,用暗藏在不以为意的面具之下的晦涩态度笑说道。

“一切,都是神明的指意。”

——却是觉得可笑万分的。
你什么时候也会认真的倾听那些自以为是的神的声音然后瑟缩着规避?
“命运是无法违抗的。”
像是被什么压制着,话语不自觉的脱口而出,世界忽而缩小,凝滞于广袤的星空中,连自身都找不到踪影,从而产生了一种溺水的错觉——
“不要试图傻傻的违抗它。”
鼻间于胸腔塞满了某种冰冷物质,令人作呕却无力去行动,肌肤也因此而不断战栗,渐渐窒息,渐渐绝望,只得匍匐着哭泣等待死亡的到来。
最后入耳的那个声音——那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存在。
“我们不过都是——”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占星师小姐?占星师小姐!”
“唔咳咳,咳咳咳。”回过神来时你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安迷修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你,你浑身发软,极为不雅地攀扶在他身上,回应着他的关心,“没事的骑士先生,呵,不过是被算计了……”
“嗯?”
“没什么,骑士先生。”
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
“占星师小姐,你说我现在算不算见义勇为呢?”
“诶?”你呆滞,“这哪……”
“要因为虚无缥缈的命运而停下我一直追寻的信仰吗?”他扭过头遥望远方,眼眸被阳光折射出温暖的光亮,混杂着一股坚韧的态度,如同豆蔓在惊雷之中破土而出,也如野荨枯荣几度依旧生生不息,“就算是像占星师小姐那样美丽又可爱的小姐的恳求,恕在下也不能遵从呢。”
就像是无尽的空旷的黑暗被轻轻撕开一个缺口,洒下明亮的微光。年轻的骑士单膝下跪,微笑地抬起头注视着坐在地上瘦小错愕的占星师,然后这样说道。

——“But a man is not made for defeat.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②

他的眼睛会发光呐。
你突然这样想到。

03
事实证明你的占卜一点没错,麻烦很准时的如约而至——你看着水晶球里那位骑士的一举一动,颇为烦闷的叹了口气。
“还真是个爱给人添麻烦的骑士啊。”
你理了理领子,走向屋外,“就算还上次的人情吧。”

安迷修艰难地微笑安抚好身后的呆毛姐弟,看着前方的宿敌——雷狮海盗团的各位,“恶党,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安迷修,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价我的行为了。”雷狮倨傲的态度让安迷修加深了眉头的皱褶,“你还是跟之前一样——”余光瞥向在那位骑士身后瑟缩的姐弟,“没点长进。”
“老大,跟他们废话什么,直接开打不就好了!我看不惯这混蛋骑士很久了!”
身边的卡米尔也没有出声阻止,雷狮环视一圈,笑容里掺进残忍与暴虐。
“那我们——”

“等一下!”
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被打断。
而安迷修惊诧的看着面前双臂张开的占星师。
“……占,占星师小姐?”他反应过来,“等等,现在很危险,占星师小姐你快……”
你偷偷给了他个手势示意他并不用担心,毫不畏惧的上前几步,“这位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雷狮海盗团的首领吗?”
“我可不喜欢好事被人打断。”
你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威胁,继续面带微笑的与他们对峙,“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哦?”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说,“例如……海妖。”
如你所料的一般,那位海盗头子的动作猛的一滞,然后不动声色的压制好蠢蠢欲动的船员,眼睛的染上了乌黑的霾,“你都知道些什么——”
“只要海妖的鲛珠不死,那她们也不灭,只会陷入沉睡。”
“而那位正在逃亡的女巫小姐,正巧手中就有唤醒海妖的药。”
雷狮略微思索一下,“那位榜上有名的逃犯?”
“她的名字也可谓是如雷贯耳呢,我不信你们找不到。”你眼含笑意地歪着头,“对了,作为附加的赠品,再给你个忠告吧。”
——“名字中有什么呢?把玫瑰叫成别的名字,它还是一样的芬芳。”③

“所以,雷狮团长你大人有大量,可否放了我等一马呢?”
雷狮沉默片刻,最终还是嗤笑一声转身离开。

“大哥,就真的这么……”
“卡米尔,我见过她。”雷狮走在前头,突然说到,“小时候,在某场宴席上。而那一次,只邀请了我们的皇族和他们一族。”
卡米尔迅速反应过来,“是他们——”
“所以说,他们一族的言论,信信也不是不可以。”雷狮说,“况且一个自身难保的占星师……呵,我也没有惩罚她的兴趣。”

04
“骑士先生,我们又见面啦。”
你冲他摆了摆手,“哟,这是你的小女朋友吗,长得不错嘛。”
“不是的占星师小姐!!!”安迷修飞快的摇头解释,“出手相救只是因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不满地鼓起脸颊,“都说啦叫你小心一点!要不是我你今天可能就交代在这啦!”
“那还真是谢谢占星师小姐了呢,能在这片广袤的大陆遇见您,还真是令在下感激涕零的幸运啊。”
“你啊,该说你什么好……”你赌气的一掌拍在他的肩上,他也不躲,笑呵呵的领过,“算啦,谁让我一开始承了你的情。”
艾比一脸茫然的看着你们的互动,刚想说话,但埃米却是一把捂住她的嘴,“你们聊你们聊,我和我姐还有事先走啦拜拜——”

“卧槽衰仔你要闷死你老姐啊!”等跑远了,艾比一巴掌拍掉了自家弟弟的手。
“姐那时候你还能出声吗!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啊姐!”
“这什么跟什么!”
“老姐我说的是实话啊,你不觉得我们在那真的很扎眼吗十万伏的那种——”
“……好像还真是。”

05
“痛的话别叫,叫了我也只会嘲笑你。”你死鱼眼着跟他上药,“笨蛋骑士。”
“这话可真是如毒刺一般刺痛了在下的心啊。”咏叹般的感慨稍显浮夸,安迷修轻声说,“话说回来,占星师小姐可真厉害啊——提前预测未来,从而就可以化险为夷。”
你替他上药的手突然停住,你垂眸,“……一点也不厉害。”
“诶?”
“没有比看到未来更无聊的事情了。”你听见你这样说道,“毕竟啊,神从来就没有爱过人类。”
“知道的越多,承当的就越多,付出的代价也越多,不过是等价代换,如此而已。”
占星师伫立在夕阳之下,大片大片的光晕倾洒涂抹在你的身上,你的脊背挺直,脸上的笑容掺入了夕阳橘红中独有的寂寥与无奈,从而使得一切都存在都变得稀薄。那样遗世而独立,好似你不过是偶然经过人间的神使,片刻就会消失,离开这个不属于你的世间。

孤独。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的脑海中突兀的冒出这个词语。
“占星师是不被理解的。”
曾因你而且翻阅关于占星师的书中的一句评价浮现在他的脑海,“他们游离在神与人之间,既不被神承认,也不被人接纳。”
“他们知晓未来命运的万般变化,却无从改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上演却无力喊停。”

是这样啊。
一定……很辛苦吧。
安迷修没来由的心疼起目前的你来,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在浩瀚的广阔的星海中追寻着渺小的自身存在,独自一人肩负起聆听未来呼喊的责任?

“……占星师小姐。”
“别露出一副我要死了的样子。”
你如是说道,“其实这个本领还是有点用处的。”
“比如——”你笑嘻嘻的说道,“占星师现在预测,在不久之后,那位最后的骑士会吻她。”
安迷修一愣,喉结微动,他垂眸看向仿佛摆脱了孤寂桎梏的你,继而微笑起来,哀叹道,“您还真是料事如神呢。”

——看,那是什么?
——是两个交织相拥的影子。

06
自那次散步之后占星师小姐已经很久没有来找他了。
我们的骑士苦恼的在街边游荡着,直到听见茶肆的一群闲谈者在聊什么。
“诶,你说了没,城西的那个占星师小妞,居然是祭司家那一族的!”
“什么?居然是那一家的吗……哎呀可惜了,我没去她那算算。”
“我可是去了呢,哼哼,她那时叫我买了一大堆东西……这么看来,可不亏!”

祭司?家族?占星师小姐?
许多的迷蒙的点渐渐连接成线,安迷修眉头一皱,转身奔向了城市的中央地带。

07
“你对下一任祭司就这个态度?”
你神色倨傲的看着面前一席人——你血缘上的母族,名义上的亲戚,“那次压迫我说些鬼话也是你的主意吧,另外,”你瞥过缠绕在手上的绑绳,“不给我松绑吗?”
“以你的态度我可不觉得你有当祭司的意愿。”现任大祭司——你的舅舅冷笑一声,“为了防止你再逃跑,就一直绑到大典结束吧。”
“有什么用,当了祭司我就不会跑?”
“别以为你有多厉害!那次逃跑成功是因为我信了你的母亲的谎言!”
看见你不屈的眼神,他的笑容不自觉的变得讽刺,“你还在坚信你母亲的那些蠢话?”
“关你屁事。”
“没用的。”他的眼神如蛇蝎般,刺的你生疼,“没有人可以逃脱属于他的命运,没有人。”
“你知道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他的眼神已趋近疯狂,“在一个小木屋里,默默无闻的服了毒,纵使她再怎么喊叫都不会有人来救她,多么孤独脆弱——啊啊!”
嘴巴里是不属于自己的血腥味,你冷眼看着捂住自己肩膀哇哇大叫的大祭司,朝地上唾了一口。
真是场滑稽的闹剧。
你充满恶意的想。

“把她给我关进水牢里!”
所以就进来了。
你蜷缩在角落,尽量减少热量的流失,微微一动接着就是锁链摩擦的声响。这哪像对待下一任的大祭司?看着手脚上的铁铐,你突然觉得好笑。
眼皮越来越重,在恍惚之中,你突然想起幼时,母亲温柔的告诫,“我们的命运就是孤独。”
“成为王室金丝雀一般规避风险的存在,无人接近,一辈子都困死在这个囚笼里。”
“别这样活着,孩子。”
“那我们无法摆脱吗?”你这样问。
她愣了愣,然后微笑地说了些什么。
记忆又忽而错乱,渐变成母亲让你逃脱时的样子,她的额上满是汗,紧张的搂了你会然后推开,“逃出去,孩子,逃出去。”
“去认真的看看这个世界,认真的活,认真的死。别屈从于命运,我的孩子,别让它让你绝望!”
“去反抗那些神!那些不爱人类的神!”
你不知所措,却是顺从的往外跑,母亲不会害你,你是这样坚信着。
顺着风声,你好似听到了母亲遗落在风中的祷告。

——“不要死,也不要孤单地活着。”④

不要死,也不要孤单地活着。
你突然想哭,要不是心里木的,眼泪早就流出来了。
却是在下一刻,被一身呼唤给吓回了魂。
“占星师小姐!”
“骑,骑士先生?”
你错愕的看着他身上洁白的神仆装,“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说来话长呢,等我们出去了我们可以彻夜详谈。”他急促的呼吸着,混杂着紧张的意味,“小心点占星师小姐,我现在就把着这禁锢您自由的枷锁给砍断。”
“没用的,这把锁是特殊材质的。”看着安迷修奋力的挥剑,你摇摇头,“你快走吧。”
“占星师小姐。”
“嗯?”
“不去试着反抗,又怎么会知道能否成功,”挥剑声伴随着摩擦而生的噪音,明明可以完全掩盖骑士微弱话语,但你却是听的那样真切,以至于你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放弃?”
“占星师小姐。”他没有回头,而那个背影就这样凝滞在了你的记忆之中,成为了你一生之中的鲜少光亮,“很多时候啊——”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命运,而是为了不让命运改变我们。”⑤

啪嗒。
锁链断了。
而你心中的某些阴霾,也好似被人轻轻摘除,烘托的如此温暖。

他一把抱起你,迅速逃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身后喧嚣,可终究只在身后,你听见舅舅的咆哮,众人的惊慌,可一切都不在意了,好似只要他在身边,就都可以不在意了。

“那我们无法摆脱吗?”
“不,可以哦。”母亲的笑容浮现出来,“总会遇到一个人,遇到命运的众多戏弄也依旧不弯脊梁,不曾绝望,在众多匍匐在神与命运脚下的人群中朝你逆光而来,对你说,别哭,别怕,命运没什么好怕的。”
“总会有这样一个人,你得等。”

原来,真的有啊。
仅仅是想对这个想法报之微笑,就花光了你所有的力气。

08
“之后您打算怎么办呢?”逃至深邃的树林里安养生息几日后,安迷修问。
“绝地逃亡,浪迹天涯。”你深吸口气,“我想先把这世界给看完了。”
“那么,不知在下有没有荣幸成为守护您的忠诚骑士呢?”
你愣了愣,忽而笑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形成斑驳,悄无声息的披散在你们身上,周边,年轻的骑士单膝下跪,虔诚的举起手——多么像是一场浩大的仪式。

“那是我,毕生的荣幸。”





①:出自惠特曼的《草叶集》
②:海明威名句,出自《老人与海》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它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它。】
③:莎翁名句,出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④:出自今何在的《悟空传》
⑤:出自《熔炉》,小有改动

写完了!你们且看且珍惜!可能下一次更就要到明年了【不
我特喵还把这一个系列都连起来了,很多伏笔下几篇会提到,比如那个女巫是格瑞篇的女主。

好了老生常谈咱们来聊聊,这一篇的主体很明确,就是关于【反抗神,反抗命运】
而安哥的性格因为入坑不就我也怕拿捏的不好,但是坚持信仰我觉得这点是安哥没错。
他的骑士道。
很难以言喻,我感觉安哥这个人跟他讲神要你放弃骑士道,他也会笑呵呵的哦一声然后该咋样继续咋样。
他不仅是对挚爱至死不渝,对他的道亦是。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能带着那个可怜巴巴的小占星师离开孤独的命运了吧【叹气

对了我统计一下,你们比较想看谁的?嘉德罗斯还是格瑞?
嘉德罗斯是王室与智者
格瑞是剑士与女巫

评论(14)

热度(97)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