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猎人】你被埋藏在时光里

【猎人】你被埋藏在时光里

献给我的第一个男神。

纪念我爱着他的时光。

感谢他陪伴我时的温暖。

谢谢你,以及,再见。

过去深深爱着你的自己。


以上。


【其实跟酷拉皮卡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的碎碎念而已】

【文笔渣,求不喷QAQ】



楔子

在梦里,是不是才会遇见如此美好的你。

 ——柚木 

远处,在一棵长相茂盛的桂树下,少年的金色头发好似伴随着浓而不腻的桂香,以及和着清风,那股明明知道,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柚木站在他的面前。正好,少年站在背光处,从背后倾斜的缕缕阳光使他的身影更显清瘦挺拔,而他那双蔚蓝色的双眸映入她的眼帘,被细小光晕的折射,看起来如同宝石一般。

柚木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微微张嘴。样子或许很好笑,要不然,对面那个耀眼如阳的少年怎会如此温柔的笑着?不,或许不是,在她记忆中,少年一直都是如此。

一直这么温柔的对着别人。

在梦里吧。柚木这么想着,要不然怎么可能见到他呢?

少年与少女对立而站,斑驳的光在他们脸上晕开,清爽的味道夹杂在微风中。一切尽显安宁,与带着露水的美好。

怎么会有这么美的画面,就像梦一样。

对的,就像——

梦一样。



第一章 2010年4月8日

呐,酷拉皮卡,像你这么美好的人是无法存在于现世的,对吗?

 ——柚木

“呼......”柚木深呼一口气,早上习惯性的早起,揉了揉蒙眬的眼睛,刚干完这件事,她就迫不及待的扫视四周,发现没有变化,还是自己家的房间,布置一样都没变,便失落的垂下头去。刘海的阴影遮挡住了眼睛里的情绪,但遮不住围绕在柚木身边的落魄气息。

几分钟后,像是平复了心情,她瞄了一眼闹钟。

6:30。

又是习惯性的,她朝空气打了个招呼,面若桃花,笑容灿烂。语气中透着期待,还有小心翼翼的,被埋在心底,却又不可忽视的恐惧。

“酷拉皮卡,早上好!”

话音刚落,柚木的心又不受控制的加快,可是,当她察觉到这个举动,情不自禁笑了起来,但笑容的成分明显是苦涩的。

还是相信着吗......

你有一天会像一个天使降落到我的身边。

没有深不可测的阻隔,我可以亲手感受到你的体温,连同你嘴边的温暖弧度。

房间寂静无声,并没有那个温润少年的“你也早上好。”

什么都没有发生。

除了少女越变越红的眼眶,以及她眸子里带着泪水的酸楚。

什么,都没有。

最后,少女十分牵强的扬起一个称不上好看,反而有些不忍直视的笑容,垂着头,似是自言自语。

“酷拉皮卡,我......还是没能见到你。”

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水。

“你为何不存在于这里。”



第二章 2012年12月19日

酷拉皮卡,我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你了......

可是,你不在乎。

 ——柚木

“嘿!柚木,今天早上你有没有向你的酷拉问好啊~”刚到教室,浅草就笑嘻嘻的伸手勾住柚木的脑袋,大大咧咧的蹭了几下,问道。

“问了,欠操。”柚木朝她翻了个白眼,放好书包。“你呢?”

“说了是浅草不是欠操!”浅草反射性的又为她的名字辩解了一句。有些无奈,她这朋友怎么起外号也尽起些没节操的,小心教坏小朋友,虽然说她也没节操这东西,“当然了~早上起床就看见白兰大大了,好开心,好想让白兰大大笑着杀死我~”

柚木用鄙夷的眼光看向她,“够了,别再侮辱我的眼睛和耳朵了,欠操你活该是个抖M。”

“我是M我光荣。”浅草无所谓的耸肩,满脸无奈,做出一副如此的“╮(╯▽╰)╭”表情。“你不知道吗,世界上唯一能制服抖S的只有抖M......等等是浅草不是欠操!”

柚木没有理会浅草的叫嚷,单手托腮看向窗外,好久,她才听见自己如此说道:

“浅草......你真的喜欢白兰·杰索吗?”

浅草一怔,随后反射性的回答一句,“当然喜欢啦,超级喜欢的啦~”

“啊......”柚木发出一个有些意味深长单音节,随后不再出声。

“柚木...怎么了?”

“没什么。快上课了,回去吧。”

“哦,知道了...那么,我先走了。”

“嗯。”

两年过去了......放弃了吗?

没有,自己每天早上还是会自言自语的问好,随着那股淡淡的执念,一直没有放弃。

可是......这么久了,自己真的还是相信他会出现吗?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真真切切的喜欢他吗?自己压根就没有腾升过放弃的念头吗?哪怕一丝,快速闪过。

......肯定有的。

怎么办,我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你了?

少女在宽敞的教室里坐着,有许多人,但没有一个人发现少女眼中的——

茫然,与无措。



第三章 2013年5月28日

 人是会变的,所以,我将你放弃了。 

 ——柚木

柚木站在海报面前,许久,她都没动。

画中的少年表情不再温柔,眼神变得坚毅凌厉,头发比原先稍长一些,绯色的妖治红瞳盯着前方,穿上西装,更是增添了一抹以前没有的成熟的气质。

紧咬着嘴唇,面色阴暗,柚木死死瞪着海报,睁大的眼睛有泪光在闪动,最后,她不言也不语,伸出手,毅然决然的把海报撕下。

对不起。她默默地在心里说道,我......最终还是放弃了你。

柚木要中考了。而她的成绩并不算出类拔萃,只是中下。

她的老师和父母都说过,中考可是比高考还难,在高考,无论怎么样,不管好坏,大学还是有的。但是,中考不努力......就没希望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考不上高中,她该如何活下去。

这个社会,她觉得,比他的世界还要残酷。

所以,为了活下去,她必须放弃些东西,比如电脑,比如小说,比如玩的时间......

比如他。

柚木抱着海报,躺在床上,眼泪随着脸颊的轮廓流了下来。

是不是不该抱有奢望,你与我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

少女呜咽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不一会,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的女声显得十分不耐烦,语气甚是恶劣。

“喂?!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打断了老娘的复习?”

“浅草......”少女可怜兮兮的,“怎么办,我放弃他了......”

“欸?柚木?你你你,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是不是哪个混蛋欺负你了?”浅草压根没有听见柚木说了什么,只是察觉她声音里的哭腔与难过。

“浅草,我该怎么办...我真的放弃他了...”柚木顿了顿,像是喘口气,“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永垂不朽的信念吗?为什么一开始说的信誓旦旦,现在却又......”

浅草沉默半响,“柚木,你明明知道的,人是会变的。”

“我知道啊。”柚木停顿一会,语气变的平静。说道,“所以我将他放弃了。”



第四章 2014年4月4日

酷拉皮卡......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曾经那么喜欢你。

 ——柚木

4月4日

柚木翻开日历看了看,确定了今日的时间。

她伸个懒腰,很平凡的日子吗。可浅草为什么神经兮兮的告诉她这个日子她很值的庆祝,现在真是搞不懂浅草在想什么。

柚木现在是个高中生了,而现在正在是他们可以放松的双休日。深吸一口气,柚木觉得还是好好想想浅草她想干什么,可想来又想去,柚木把她家的十八代祖宗的生日都想了一遍,还外带浅草与她无数个男神的生日,可始终没有想起正确答案。

正苦恼着,没想到浅草那家伙打过电话来了。

“喂,欠操?什么事啊?”懒洋洋并且不正经的问候。

“欠泥煤啊欠!你这称呼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浅草一听,顿时大怒,不过瞬间又熄火了,带着那种令柚木不爽的神秘语气说道,“嗨嗨,小柚木绝对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对吧,啊哈哈哈,我就知道,今天是......”

“没有。”柚木的语气像是被什么挤压过一样,闷闷不乐的重复道,“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想到。”

“酷拉皮卡的生日!!!啊哈哈哈柚木你开心死了对不对......等等!!你说什么?!!”浅草像是被吓到一般,变得结巴起来,“你......你没有想起来?!你骗我的吧?!你曾经那么喜欢......”

柚木变得烦躁起来,语气不善的说:“你也说了是曾经。”

“......”浅草怔愣住,随后有些艰难并且酸涩的笑笑,“曾经......”

柚木一言不发的挂了电话,疲倦的蜷缩成一个团。真是的,明明一天的好心情啊,就被浅草这么给搅没了...

时光会深埋一切的吧,再深再深的伤口,也终究会有结疤的那一天。从一开始的要死要活变成现在的麻木不觉,柚木突然发现放弃与离开了他——酷拉皮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多就是一开始痛一会。

这个结论让她有些想哭。

柚木深知没有谁离开了谁会活不下去,但她没想到这么快,她就真真正正的离开了他,迅速的让她措不及防。

柚木打开了曾经撕下的那张海报——这些年来,柚木还是小心翼翼的珍藏着。

画中的少年还是犹如昨日,柚木没来由的想到了那时绝望无助所以放弃了他的弱小自己。

少年依旧不变,只是她早已失去爱他的热情与资格。

这就是时间。

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柚木哽咽着,但嘴角的弧度却是肆意并且灿烂的上扬。柚木想:笑着吧,最起码离他而去也要笑着,给他留下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吧。

她默默地说:“酷拉皮卡,再见。”

再也不见。

于2014年4月4日,柚木彻彻底底的放弃了酷拉皮卡。



尾声

这......只是一个梦。

 ——柚木

多年以后,柚木长大成人,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个梦。

桂花飘香,懵懂的少女和金发的少年对立而站,光芒倾泻下来,画面美得像梦一样。

不,这的确是一个梦。

也只是一个梦。

而时光,则把这个梦给深深埋葬了。

评论

热度(14)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