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K]楚门的世界

*其实是那个《[刀剑乱舞]牛顿第一定律》的前篇

*只要是讲妹子暗恋伊佐那社时候的事。

*基本上无剧情。

*妹子的名字设定为:

椎名森[Shiina mori]

*文体是【伪】意识流



The Truman show __ beginning

“如果再也碰不到你……”少女微笑着,双手紧握于嘴唇之下,头微微下倾,表情半是认真,半是虔诚。

“——那么,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伊佐那社,愿你安好。



The Truman show __ one

若是要用伊佐那社的视觉来讲述关于椎名森与他的故事,怕是在一百字以内就可以完结。

——虽然说这对于作者来说是好事【你够】,但对于椎名森来说——

这未免太悲哀了。



The Truman show __ twe

伊佐那社对椎名森的印象,恐怕是十分的稀薄吧。

唯一最最深刻的印象,应该就是在他得知真相,快要崩溃的时候,少女诺诺的抓住自己的袖摆,声音太过于细微导致他并没有听清。

——但总觉得,这对他,或者对她,这句话都很重要。

好像是什么——

“I will remember you.”

“——Forever. ”



The Truman show __ three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椎名森都快忘记了。

只记得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长到她的胸口闷的都喘不过气了。



The Truman show __ four

一开始的生活是宁静的。

偶然椎名森还可以跟他说上几句话,顺便再把父母给自己准备的荤菜全部接了过去。

“你吃吧。”面对少年微微侧着头问出令他疑惑的问题,她则是安静的笑着,从善如流的撒了个谎,“我要减肥。”

——可她的体重在女生中也是属于偏瘦的。



The Truman show __ five

是什么时候,他渐渐远离了她的生活,然后周围的同学都忘记了他的存在呢?

搞的他好像自己意识中的一个幻像。

他是真实,还是虚假?

椎名森不知道,她也不敢往深处想,她怕他真的只是一个幻像。

——她根本不敢相信,会露出那种温暖笑容的少年,竟然是个幻像。



The Truman show __ six

周围的人时而记得他,时而不记得。

仿佛就只有椎名森一个人怪异着,恐惧着。

有一次她去问跟伊佐那社交情不错的雪染菊理,是否还记得他的存在,少女一脸无辜茫然。

“他是谁?我们学校有这么一个人吗?”

——真是让人羡慕啊,那种没有任何负罪感的表情。

——可是,我还是想记着你啊。

——即使一直痛苦。



The Truman show __ seven

椎名森感觉喜欢伊佐那社真是太辛苦了。

因为他总让她感觉,他是一场梦。



The Truman show __ eight

Sunshine is not hold, but also illusory.

【阳光是握不住的,同时也是虚幻的。】



The Truman show __ nine

伊佐那社消失了。

椎名森最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周围的人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似的,依旧是说说笑笑的生活着。

——那么平静。

仿佛她才是那个大惊小怪的异类。



The Truman show __ ten

伊佐那社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平和的幻觉。

就像楚门也是毫不犹豫的离开了那个安详的摄影棚。

他没有在意过眷恋着他的少女。

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The Truman show __ eleven

故事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

很无趣吧。

可这就是暗恋着少年的少女的全部了。

——即使她从未参与过他的生活。

椎名森从来不处于伊佐那社的世界里,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无论是从前,或者现在,抑或将来。

——你是我猜不到的不知所措,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



The Truman show __ ending

Story of people go, however,story is still there.

【故事的人走了,不过,故事还在。】

评论

热度(3)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