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耀君才是真·男主【并不】

【撞脸梗】第二发~ 
 
撞脸人物为:加州清光→王耀 
CP:清光×女审神者 
妹子设定为耀君脑残粉【这个设定超带感,因为我就是QUQ【你够 
欢脱向【大概】 
 
『我是怀着一种“耀君嫁我”的情绪码的,顺便还时不时看《[APH]君临》的评论,所以我怀疑耀君很可能一招秒掉清光自己当楠竹【耀君:怪我咯】【清光:作者我艹你】』 
『女主爱耀君爱到疯了,所以在她眼里,耀君已是自动“duang”的加了N多特效。』 
 
『在这里,耀君的性格是炫酷拽吊的霸道总裁【并不】总之不是一个只会拿智商来卖萌的傻逼。』 
 
苏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你还要看吗?不要怪我没提醒你【邪魅一笑【快够 
 
好吧既然你想死那我就大发慈悲的让你死,尽请感受吧【真心快够(捂脸) 
 
(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敬请提问) 
 
「壹」 
“哦操操操操耀耀耀君啊我去!” 
少女一脸鸡冻的冲上前去,打鸡血似的把自己的速度调到最大码,快速奔向只有个淡淡轮廓的【但少女笃定的认为那是耀君】男神【雾】的怀抱中。 
然后……审神者界就有了一个传闻。 
传说新上任的一位审神者,是个中国人,所以对日本一直很不友好,但苦于没有地方发泄,所以就拿日本的刀剑来泄愤。 
传说初始刀刚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吓昏过去。 
【审神者:……这什么= =(扭头)吓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等等加州清光你对别人说了些什么!!!】 
【加州清光:……主将你听我解释(尔康手)】 
真相是什么呢? 
那么,现在我们让来看一看,在加州清光的视觉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清光承认他自己是个缺爱的孩子,但他并不是缺痴汉的爱。 
他想过自己主人是女孩子,但他没想过他的主人是个女汉子还外加是个痴汉。 
“我是加……噗!!”腰肢瞬间被勒住,耳边尽是些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他几乎就只有进的气没出的气,清光感觉他快要被刀解了。 
“快放……开…我啊……” 
清光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拼尽全力给挤出了一句话。 
“诶诶诶耀君你怎么说起日语来了难道说你真的喜欢本田菊那小婊砸吗不要啊你不是说过你爱的是党是毛爷爷啊不现在是习大大党这么萌习大大也这么萌你好意思背叛他吗耀君!!” 
清光:……妹子你在说什么? 
少女连珠带炮的说话方式让清光一阵头晕,“那个,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少女不情不愿的把语言模式调整到日文版,“耀君你怎么到这里还顺便换了个style,指甲油在哪里涂的你怎么还戴了美瞳以前的军装不是挺好的吗这次怎么换成了杀马特。” 
清光:……妹子你能说慢点吗。 
不过清光还是耐心的解释,“抱歉,我好像不是你口中的耀君哟。” 
“卧槽你逗我!!”本来还想单膝下跪说“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的少女瞬间炸毛,“那你谁?!” 
“吾名加州清光,是河……” 
“好了我知道了你是那什么刀对吧,你好我是你的审神者,以后请多多指教。” 
少女认真的鞠了个躬,而清光面对画风突然正常起来的审神者还没反应过来,“啊……嗯,我也是,那么主将请要多爱我啊!” 
终于把口头禅给说出来了!开森(热泪盈眶) 
“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保证完成任务!”少女一脸严肃。“那个,我有个问题。” 
“主将你想问就问吧~” 
“你真的不是耀君或者耀君他弟吗?” 
“……都说了不是。” 
 
 「贰」 
“睡你妈逼啊给劳资起来!!” 
大清早的,本丸内就发出了巨大的呼声,习惯了的刀剑们都是掏掏耳朵然后一脸淡定的安抚刚来的刀剑们。 
“没事的这只不过是主将的习惯而已,不要一脸吓哭了的表情,放轻松点~” 
最先跟着少女的加州清光快速的收拾打扮好自己,然后一脸兴奋的奔向少女。 
“主将我要跟你晨跑!” 
“好的了解。”少女一身轻快简便的运动服,及腰的长发扎成马尾,她看着陆陆续续走出房间的刀剑们,扯着嗓子加大音量,“想必刚才已经有人给新来的刀剑解释了吧,那么做出选择吧,你们打算晨跑还是去读国文?” 
对的没错,就是晨跑和早读! 
身为一个天朝长大的妹子,怎么可能忘记体育课每次绕着操场跑圈的情形!怎么可能忘记做仰卧起坐后腰酸的简直像是被干了好几次的样子!怎么可能忘记早读时声嘶力竭的吼“How are you?I am fine,thank you【这什么】”的景象! 
总之,少女认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雾】,所以打算发扬天朝的传统,让刀剑们也尝尝生活百态。 
“想去读国文的跟着一期一振,想晨跑的跟着我,好的!Let's go!” 
少女开始绕着本丸跑了起来,而清光则是紧随其后。 
他闻到少女头发散发出的清香,而且身体也有一种有些刺鼻,但并不讨厌的香味。 
“主将你好香啊。” 
“诶?啊,那是six god的味道吧。” 
“six god是什么啊主上,简直不明觉厉~” 
“……”见清光真的一脸稀奇,少女的表情有些略微妙,她沉默一会才开口回答,“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很普通, 嗯,很普通的。” 
就只是驱蚊水而已。 
“诶~是吗?”清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那主将你总是念叨的‘耀君’是谁啊?” 
 “……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啊。”少女这么说着,却还是给出了答复,她停顿一会,正在组织着措辞,“嗯……他是我一生中最崇敬的人,噗,根本不知道怎么形容啦,或许还有更多更复杂的含义。” 
“他叫王耀。” 
“王耀?” 
清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少女眼中的光芒,浓烈的,不带一丝瑕疵阴霾的炽热光线。骄傲自豪的表情覆盖在她的面颊之上,她微微眯起眸子,笑了起来——笑容的涵义清光他并不了解,但是,莫名的,清光觉得这样的审神者真的非常耀眼。 
他很喜欢,非常非常喜欢。 
“对的,王耀。”少女明眸善睐,顾盼生辉,她稍稍昂起头,用一种得意洋洋的语气说着——清光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形容错,毕竟这个成语他才刚刚学。 
“——生而为王的王,光耀九州的耀。” 
 
 「叁」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当清光看到纸上的方块字之后,他费了好大劲才看懂审神者写了些什么【毛爷爷的草书式,你懂的】 
“卧槽好霸气!” 
“那是当然!”少女抿唇一笑,“出自我们耀君的东西,怎么可能不霸气?!” 
“那个王耀就有这么厉害吗,什么啦,主人我也很厉害的啦,为什么就不夸我啊!” 
“这并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好么……”少女默默吐槽道,“不过清光你的确很厉害啦,就是以后不要总是把路边的刀捡回家啦!” 
“诶?!可是主将你不是总是抱怨本丸里的刀很少吗?” 
“我才要说可是呢!你捡的刀简直都会重复好么!新的刀简直根本没有好么!嘤嘤嘤我可是耀君的子孙怎么会是非洲人啊卧槽!” 
清光一脸“什么原来主将觉得我没用只会吃喝睡如厕的蠢刀我的心好痛主将我错了请再爱我一次嘤嘤嘤”的表情让少女觉得她简直就是个渣,她拍了拍清光的头,突然有一种微妙的感想。 
我竟然不用踮起脚来,好爽啊,这种奇怪的舒爽是怎么回事= = 
清光不知道少女的想法,要是他知道了的话估计又会气急地跳脚吧。 
可惜他不知道,所以他现在还是一脸舒心的蹭了蹭少女的手,嘴角是满足享受的笑容。少女看向他,噗嗤一声给笑了出来。 
“耀君可不会像你这样。”她像是陷入回忆中,眼神变得飘渺不定,“他可是不会像你这样撒娇。” 
“所以呢,主将你是想让我向他学习吗?”清光妖冶的红瞳暗了了暗,他沉声问道,语气不善。 
“我有这么说过吗?别胡思乱想的。”少女看见清光渐渐沉下去的脸色,有些无奈的道,“我只不过是……”她突然地停顿了,目瞪口呆,一脸震惊。 
“主将你怎么不说了?”正想好好听的清光有些莫名其妙。 
“耀……耀君?!” 
“谁?耀君?!”清光反应过来后也是惊诧万分,他反射性的扭头,顺着少女眼神的方向望去。 
——柔和的脸庞并不显女气,琥珀色的眼睛承载着柔和的目光,墨黑的微长头发被简易扎成一个小辫,垂泻在右肩之处。一身红色唐装,给人一种威而不露,严而不显的感觉。 
他只是站在那,任何的一切全都变成了背景。 
看向四周,他先是一怔,随后低低地无奈地呢喃着“是穿越了吗,亚瑟那家伙的魔法看来又失败了。” 
他看见了少女,蓦地,他眼前一亮,眼睛弯弯的笑了起来,“你是我的子民吧,你好,我是王耀。” 
世上怎会有如此如诗如画的人呢?他笑起来犹如春风过境,温暖酥软的让人红了脸庞,少女不禁屏住呼吸,仿佛在用心品味着一副南国的江南水乡的国画。 
啊?加州清光?他是谁啊:D
 
 「肆」 
竟,竟是活的耀君!! 
Maya今天我是踩到了狗屎运吗! 
安顿好据说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耀君,少女晕晕乎乎的被清光扯出了房间。 
少女已经紧张到口齿不清的程度,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因为耀君出现而激动,跳快了不知多少倍的胸腔中的心脏。 
少女只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却没发觉清光拽紧了她的衣角。 
什么嘛……清光的眸色渐沉,他的心里突然腾升起一种烦躁的感觉,那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主将看向他的目光,可真是……让人妒忌啊。 
“清光快看我爸!帅不!” 
蓦地,少女以一种激动地快哭了的表情转过身一把拥住清光。 
“爸……”清光突然觉得尿性就要来了,他一脸狰狞的重复着这个字,而且他突然感觉自己就是个白痴,“他你爸?!” 
“不然呢?我马子?”少女迷惑,继而不知冲谁翻了个白眼,以一种嗤之以鼻的语气道,“得了吧我可不想要这么操心的汉子。” 
“……操心?” 
“呐,我跟你说。”少女神神秘秘地凑近清光,清光猛然僵住,他感觉少女的湿热的呼吸在向他的耳朵侵袭,使耳朵渐渐因为发烫而染成粉红色,“耀君经常跟一些狐朋狗友勾勾搭搭的,还净是些男的。” 
“……”原来所谓的耀君竟然是个Gay吗。 
“虽然我感觉他们之间不会有真爱的,但是心里总是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国家之间只适合相伴,不适合相恋。”少女耸了耸肩,“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国家?” 
“诶我没跟你说吗?”少女一脸惊讶,“耀君是我的祖国啊。” 
“……?!!!” 
清光感觉他的三观重新被刷新了。 
国家什么的……原来也是人吗? 
“淡定一点啦老兄~”少女拍拍清光的肩,“你不知道世上有一个词叫‘拟人’吗?再说你不也是刀吗?” 
“——主将是更爱他还是更爱我呢?” 
曾经这个困扰清光许久的问题,现在看来简直没有任何意义。他很清楚,她的主将是深爱着她的祖国的,爱国这种情感清光还是蛮敬佩的,他从冲田总司那里就见识过那种感情的决绝,那是一种染上悲壮的决绝。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他突然记起少女满面虔诚坚毅的,一字一句的念出这句话,他蓦然觉得少女与他的第一位主人拿着他,为了国家奔走在血雨之中身影重合,兀的,他就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 
笑声愈大,少女莫名其妙的看向他,开口问道,“清光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啦。”清光拥住了少女,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呢喃,“果然我最爱主将了。” 
 少女一愣,她已经习惯这种口头上的示爱,由于太过频繁,所以她并不会去较真,可这次她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沉默了一会,她突然开口了,她听见自己因为心灵的驱使如此说道。 
“——嗯,我也是。” 
 
「伍」 
“耀君耀君,你真的是从未来来的吗?” 
自从王耀来了本丸之后,刀剑们就经常可以看见他们的审神者总是向王耀问东问西的。 
例如现在。 
“嗯,没错。”而王耀每次都是一脸温和地笑着回答。 
“那未来的耀君是,是什么样子啊?”少女满面红晕,一脸期待地看着王耀。 
“……这种事情。”王耀一怔,然后无奈的摇头,“你说呢?” 
“诶?” 
“所有都可以预料的的未来那可真是太无趣了。”王耀笑眯眯地抚摸着他的子民的发顶,“生活的精彩之处不就在于未知吗?别忘了啊——” 
“未来是由你们创造的。” 
少女呆呆地伫立在一旁,好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啊……我知道了。那耀君你想过试图去改变历史吗?” 
王耀一阵无言,他看着他的子民比划着补充,“就是……让南京大屠杀消失啊,让你不再受压迫啊,没有那些可耻的条约啊……” 
“可是无论再怎么惨,我们不是依旧胜利了吗?” 
“啊?”少女疑惑,抬起头望着王耀,她看见那个经受过风雨的洗礼,依旧是那么骄傲,一如汉唐时的意气风发的男人,柔和的笑容不再是只有内敛,那一刻,他已是锋芒毕露,“想要改变历史的,应该是本田菊那矮子吧。” 
“果然耀君辣么帅怎么可能是受的QwQQQQQ” 
突然,少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眨了眨眼,“虽然说耀君可能早就听腻这句话啊,可是我还想说啊,你知道的,对吧,有些话即使说烂了也要说啊。” 
她抓住王耀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前,绷着脸认真地说,“我愿与您共享世间的繁华荣耀,也愿与您饮吞人世的一切悲苦,无论何时,我与您同在。”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 
王耀怔愣了一会,随后反应过来,他颔首点头,“嗯,我知道……” 
“啊啊啊你个痴汉快把你的猪蹄从主将的胸口拿开!!!” 
清光表示他才没有嫉妒呢。 
即使自从那家伙来了以后主将都总是缠着那家伙,不再理他;即使主将总是对那家伙一脸正直地说出暧昧的话语;即使主将和那家伙有那么亲密的动作【PS:我也好想摸主将的头QAQ…… 
但这不算什么【握拳! 
他·才·没·有·嫉·妒·呢! 
…… 
…… 
…… 
你们信吗,反正他是不信。 
他超嫉妒的好吗!!!! 
所以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的那根理智之弦“啪”的一声,断了。 
 即使是岳父,动我的主将也得死!【这什么 
 
「陆」 
“你到底在怄什么气呀我说!” 
少女一脸神烦,“不要这么小肚鸡肠好吗?” 
清光依旧在角落里乌云密布地画圈圈,鸟都没鸟审神者。 
“清光…”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少女一副痛改前非的表情,“清光我有什么做错了吗!没关系我立刻改马上改!” 
“主将。”清光蔫蔫地开口,“你真的爱我吗?” 
啊就这破问题?少女在心底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是一片纯真坚定,“爱!当然爱!你是风你是火你是天使的诱惑!让我怎能不爱!走我们买买买……唔?!” 
“主将……”清光轻松的把少女扑倒在地,他红色的瞳孔中带着笑意,压根不似刚才那样。他低低地笑声萦绕在少女的耳畔,莫名的,她就红了脸庞,“这可是你说的……” 
“什,什么?”怎么话也结巴了! 
“你说你爱我啊…那么主将就是我的了,对吧?” 
这什么神逻辑?! 
“主将以后,就注视着我一个人吧。”清光伸手抬起了少女的下巴,看着女孩特有的粉嫩的双唇,一张一合,鬼使神差的,他就凑了上去。 
“我爱你啊,主将。” 
少女微微挣脱了一下,未果。她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无视脸上似乎达到沸点的温度,开始回应这个有些小心翼翼的吻。 
我好像,对你有同样的感情。 
陪伴我最久的,是你;和我一起,讨论国家的事情的,是你;可以不顾形象,一起去厨房偷食物的,是你。 
原来我已经有这么多和你一起的回忆。 
原来,我喜欢你。 
 
“没想到中·国你竟然喜欢当红娘,啧啧啧。”听王耀讲述完他的过去几日游,阿尔咀嚼着汉堡,口齿不清的发表意见。 
“请不要吐槽,谢谢。”王耀斜了他一眼,“信不信我现在叫你还钱。” 
“啊吼吼吼吼你在说什么hero我听不见吼吼吼吼!” 
阿尔又在犯蠢了(:3」∠) 
“比起这个我想了解你怎么知道你家妹子喜欢……那什么,对,加州清光。”亚瑟披着哈利波特牌黑斗篷,瞥了眼阿尔,问到。 
“我问过她,然后她红着脸支支吾吾的。”王耀摊手,“诶,年轻人的世界啊。” 
亚瑟:“……你好像的确有资格说这句话。” 
“所以用中·国家一句话来说,就应该是……那什么,有情人……什么来着?”费里西安诺歪着头突然冒出一句。 
“有情人终成眷属。”王耀接过了话,看了一眼默默坐着的本田菊,“说实话你们日本人真心不给力,扑倒我家妹子这个计划还是我一手策划的。”王耀一脸高冷【这什么】,“然后那把刀就一脸崇拜地叫我岳父。” 
本田菊:“……” 
 “hero打赌,妹子知道事实以后绝对会对中·国他有所改观。下注一个汉堡。” 
亚瑟:“跟。” 
伊万:“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跟~^L^” 
费里西安诺:“可以把赌注换成意面吗,我也跟!” 
路德维希:“你们在搞什么……跟。” 
本田菊:“既然大家都跟,那我也跟好了。” 
 
后记: 
终于码完了QAQQQQ简直就是一篇血泪史好么?!! 
表示耀君的戏份为什么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望天】我发现本来想写一个霸气侧漏的耀君,结果却写成了一个蛇精病的耀君【耀君:作者我艹你】

评论(24)

热度(44)

  1. 天下永安君迁子 转载了此文字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