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APH]牡丹赋(一)

果然我还是下手写了耀君的BG【叹息

耀君BG【认真

懂吗?这是耀君的BG

这是BGBGBGBGBGBGBGBGBG

(BL党注意防雷)



CP:唐朝×耀君

『对的唐朝就是一个朝代!女主就是朝代拟人!』

『唐朝是个萌妹子!你们有本事喷我别喷唐朝!』



『这篇文我是酝酿了很久的,因为始终不敢写耀君的BG。感觉耀君在我心里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怎么说呢,我一直不怎么看好国家×国家这对CP,因为太多变数, 我不相信他们在利益面前可以舍弃自己。』

『我对这对CP的观点,就像我以前讲的:他们之间只适合相伴,不适合相恋。』



『难道耀君就得永远孤独的活下去吗?』

『什么呀,世界上又不是只有爱情一种感情。』

『我们在他身后,不是吗?』



『突然又有力量了啊。』

『我已逝去,而君永恒。』



『玛丽苏什么的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但我知道,我不是在嫖耀君,我只是太想有一个人陪着孑然一身的耀君了。这是我用心写的,如果BL党不想看就别看,请不要喷唐朝是玛丽苏什么的,她只是代替我们陪着耀君的,一个可以见到耀君,替我们述说我们的想法的执念。』



『如果我的语气太冲了,我在这里抱歉。』



文笔不好,果然还是历练太少了【叹气】感觉没有把唐妹子的性格真正体现出来,总感觉对于耀君,没有写好那可真是罪该万死了【笑】



扯了这么多感觉就这样了,如果你还想看的话,那就看下去吧。



〖易变却是故人心〗

眼睛好痛啊。

王耀屈膝跪在地上,发凹凸不平的触感与细碎的沙石让他的膝盖出现了不适的感觉,看着暗沉的天空,与视线之上折射出冰冷光彩的日本武士刀,当折射出的光痕落在王耀的眼中,他的眼睛发射性地开始分泌眼泪。

但他死死咬住嘴唇,大力地呼吸着,拼命把想哭的欲望压抑下去,用三分不解七分仇恨的眼神投向本田菊,他昂着脸,瞪大双眼盯着本田菊,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王耀的眸子未眨,表情坚毅,可语气却有些颤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本田菊的表情依旧淡漠——或许可以说他的面颊是一直都没有任何情绪的空洞,他用那一如表情空洞的双眼俯视王耀。

可他始终没有给予王耀一个理由,他只是在王耀的灼热视线下,扬起了个弧度微小,却具有浓浓的讽刺意义的笑容。

“这么久了,你依旧还是沉醉在梦里吗?我曾经的哥哥。”

“谁没有野心呢,对吧?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抱着无尽财富,却始终不知怎么打理的笨蛋。”

“——唐朝已经不在了呢,笨蛋。”

不知为何,王耀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原本焦动不安,愤怒的情绪,瞬间平复下来,从最初的那种愤恨之中变质衍生出一抹寂寞,也是刹那就卷席于一身。

是啊,唐朝已经不在了呢。

那个一脸骄傲的唐朝,那个一脸骄傲的自己,都已经不在了呢。

他想要弯下脊背。他真的太累太累了,不管是亚瑟对他的袭击与香港被掳走时望向他的眼神,抑或是本田菊背叛的兵戈相见,都让他的身心愈感疲惫。他几乎想要任性地倒下睡去吧,大不了就消失吧,他真的太累了啊。

就让他任性一次吧。

“耀娃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身后传来了虚弱且充满沧桑的声音,老人沙哑的音质通过空气的传播滑进了王耀的耳中,他僵硬地扭过头,瞳孔立刻印出老人捂着胸拼命咳嗽的画面。

“清爷!”

老人置若罔闻,满是沟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他看着本田菊晃悠悠地道:“老朽还没死呢,耀娃子也还没输呢,倒是你个白眼狼挺嚣张的啊。”

本田菊回望过去,唇边依旧是那抹恶意满满的微笑。他不语,似乎在看一个自不量力,只会耍嘴皮子功夫的傻子。几秒之后,他首先移开视线,收回刀,连同嘴角边的笑容。冷淡地瞥了王耀一眼后,一本正经地鞠了个躬,“失礼了,那么,台·湾我带走了。”

“你个白眼狼得了便宜还卖乖哈?!!”

“滚。”王耀没有理会清朝气急败坏的骂喊声,他已经没有任何情绪了,怔愣地盯着地板,而不远处台湾的哭声震天。王耀紧握双拳,指节发白,他故意把脸扬起,灰暗的天空被眼中的雾气所氤氲,视线开始模糊不清。

好暗的天空啊,根本就没有一丝光呢。

——一点也不像那时候和唐朝一起看的。

——那种耀眼纯净的蔚蓝,终究也只能存于记忆。

什么时候,大家开始变了呢?

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弱了呢?

——属于唐朝的那份荣耀,早就已经不在了啊。

身边传来一声叹息,清朝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耀娃子,你的子民都还没有放弃你,你怎么就放弃了他们呢?你可是龙啊,龙的傲骨怎会弯曲呢?龙的身躯怎会倒下呢?”

“我们可是炎黄的子孙啊。”

“耀娃子,别嫌老朽今天话多,老朽只觉,自己陪伴你的时日不多啦,马上,又会有一个新的朝代来陪你啦。”

“耀娃子,咱们华夏人,最值钱的,就是这份骨气和自尊啦,丢了啥,也不能丢了这俩。”

见王耀的双眼依旧无神,清朝又叹了口气,伸出枯瘦的手摸了摸他的头,“诶,算了算了,你估计没听进去吧?别忘了你答应唐妹子的话。”

记忆中,少女的华服依旧绚丽,那是她一贯喜爱的娇艳色彩,也是他记忆里少有的暖色系,他记得她弯着眸子笑着对他说。

“阿耀,答应我,不管哪个朝代,你的子民都能像现在这样无忧快乐,无论哪个时候别个国家始终会记得中华的谓称——‘遥远而强大的东方国度’以及什么超厉害的称呼啊,还有——”

“把现在的繁荣,延续下去。”

他那时是怎么回答的呢,哦对了,他是一派轻松地、毫不在意地回答了她,像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答应你。”

——抱歉,我失约了。

——与你的约定,我一个也没有完成。

王耀忍了许久的眼泪,在那鼻子一酸的同时,落了下来。



〖往事后期空记省〗

王耀对于唐朝的记忆是绚丽的,即使她并没有之前的汉朝那般漫长,也没有后来的明朝清朝陪伴的那样久,即使如此,唐朝的繁荣昌盛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她来临于那个陪伴他不久的隋朝之后。

而对于隋朝,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对他的感受了——他都有些快忘记隋朝的模样了。

——朝代的变迁,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短短的几十年,在他眼中不过转瞬即逝,即使那是隋朝的一生。

他们在同一个时区,却有着一辈子的时差。

于唐朝来说,这个道理是相同的。

但唐朝对于他来说,是不同的。

不似后来将她覆灭的宋朝那般柔弱——有时候王耀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只会委曲求全的朝代可以把那样耀眼的唐朝推翻。

——他不是在贬低宋朝,真的。

他只是开始想唐朝了。

那个艳丽似花神的少女,在他看不见的世界里,过得可好?



王耀清清楚楚的记得初见她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他还想着新来的朝代是如何如何,却未闻那个在他脑海中逐渐形成一个大致轮廓的朝代正向他走来。

未见其人,倒是先闻其声。

腰间的玉佩叮当作响,清脆悦耳,他抬起头,对上一双杏眼,身着齐胸襦裙,裙摆曳地,外披半透明的衫,肩上半搭着飘逸的披帛,朦胧的美感体现的淋漓尽致。

“哟,呆子,看傻了么?”

王耀回过神来,看见面前少女用手掩嘴咯咯地笑,指上的丹蔻晃了他的眼,他有些试探的开口:“唐……朝?”

“不就在你眼前吗。”

少女笑眯眯地答着,像是未看见王耀瞬间难看的脸色,“看起来阿耀是异常惊愕呢。”

“是不喜欢我吗?”她摆出无辜的神色。

“并未。”王耀调整好情绪,也笑着回答,语气熟稔,像是相识许久,“只是惊讶如今来的朝代竟是个女娃子。”

“诶,你什么意思呐,是瞧不起我吗?”唐朝柳眉倒竖,轻哼一声。

“……你知道的,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我当然知道,你可没那个胆。”少女嗤笑道,笑容明艳,“那以后好好相处吧,阿耀。”

“当然。”他仿佛被她的热情传染了,嘴边的弧度不禁扩大了些。



唐朝,真是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朝代啊。

不只是性格,连她的能力也是叫人惊叹。

“在想什么呢?”唐朝走在长安的大街上,嘴里咬着听说是胡人的那边的,但没听懂名字的小吃。头上的步摇正如其名,随着步伐晃动着。

“这等繁华,我也是许久未见了。”王耀丝毫不吝啬夸奖,“唐朝,以前倒是我小看你了。”

身边穿行的人群几乎都是笑容满面,眉宇间没有一丝忧愁。契丹人,匈奴人,以及其他边区的的人种,如今走在街上也是见怪不怪。

“现在才知道么?”唐朝不屑道:“呵,谁说女子不如男的,站出来让我瞧瞧。不过若说繁华……哈,隋朝的琼花美吗?”

王耀一怔,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自是美,可那种美过于糜烂,会散发出一股腐臭味。”他轻叹一声,不知为何,“怎像如此的生机勃勃。”

“不过……他那份心意,与你的,并未有太大区别,只是…他的能力没你的强,而且也太心急了。”

“……是在忏悔吗?”唐朝停顿了动作,莫名冒出一句话来,“可你不也没有阻止他吗,即使你知道他错了。”

“我没有理由阻止,不是吗?”王耀呆怔半晌,蓦地笑了,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话,他看着唐朝答到,像是看着年幼且不谙熟的孩子。“朝代的变迁,我无力阻止。”

“所以就平静的看着他们离去吗?”唐朝觉得那抹笑容分外刺眼,因为她感觉这个问题并不好笑,这是一个很严肃很重要的问题——至少对于她来说。“可真是温柔又残忍呢,阿耀。”

“你会记住我吗?”她定定地凝视着他,似乎想得到一个答案,一个笃定的答案,“如果以后我离你而去,你会记住我吗?”

“一定会的。”他的答案是如她所想的肯定,“我都记着呢,无论哪个朝代,我都记着呢。”

——真好啊,他会记得我。

“太好啦,太好啦……”少女低垂着头,声音微小,隐隐约约有哭腔传来,“原来你会记着我啊。”

——每一个朝代,这么努力的把自己奉献给你,为的,只不过想要被你记得而已。

如果会你记得,那么,无论付出如何,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你是我们的信仰啊。



〖天涯流落俱可念〗

自那天以后,唐朝不知为何就不再找他,王耀莫名的很,却只能叹了口气,心中暗愎着是不是该去哄哄唐朝,毕竟她还是个女孩子。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哪儿得罪了她。但每个月女人可能都有那么几天,说不定唐朝也到了,自己就别计较了。

话说除了汉朝,他还没见过以前的其他朝代是女性呢,而且汉朝还是个妈妈型的女性。蓦地,他越发不知所措了——这女孩子该怎么哄啊!

“唐朝,你在哪?别闹了我错了行吧?”

唐朝素来喜爱热闹,这点王耀是非常明了的。看着长安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王耀心底滋生出一种自豪感。

如此的繁荣兴旺,与从前喂最昌盛的汉朝比,也是绰绰有余了。

“阿耀?你怎会在这儿?”

不远处就是他一直寻着的唐朝,只见她轻捏着一朵牡丹的茎叶,指尖的一抹嫣红和那花儿相得益彰,少女眉宇之间满是惊讶。

“你倒是在作弄着什么?”王耀走上前,看见了大紫大红的牡丹,他略蹙眉道,“这花开的不错,只不过会不会太俗了?”

“怎么会?”唐朝低声嘟囔着,“可我就是喜欢这抹艳丽嘛……多好。”她盯着花朵痴痴地笑了,“牡丹……她是多么耀眼——我也想要与她一样啊。”

——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感觉……真令人羡慕啊。

“昙花不也挺好看的,比这牡丹多了几抹韵味。”王耀在努力拯救唐朝的三观。

“花期太短了,我还是想多陪陪阿耀一会。”唐朝的眸光幽深,“昙花虽美,但终究只能一现。”

——就如隋朝的琼花。

“是吗?”王耀见劝不动,索性就放弃了,“唐朝,你最近去哪儿了?怎么总不见你的身影。”

“诶?”唐朝一怔,“我去皇宫了,去见个人。”

“哈?怎会去那?世民去世之时才见你去那儿祭奠一会,平常的时候你不是能不去就不去吗?”

“我……”唐朝抿唇,最后还是叹口气,“罢了,没什么。”

“到底怎么了,你口中的那个人是谁?”王耀皱起眉头,心头冒起一股不详之感。

“我都说了没什么。”唐朝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嗔怪的瞪了王耀一眼,“不过就是见着个不喜欢的人罢了。”

“谁?”他咬着这个话题不放。

“你怎么总是这般的叽叽歪歪。”唐朝也不耐烦了,“得了得了,是那什么武媚娘。”

“她?”王耀不明,“你不是一向都挺喜欢那些妃子的吗?”

“不知道。”唐朝颦眉道,“看着她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错觉吗?”王耀听了,并未有多大在意,他松了口气,“她不过只是个女子而已。”

唐朝微微嚅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她凝视着王耀,用力的,仿佛想要用尽最后的生命。

“嗯,错觉吧。”

最后的最后,所有话语,都哏在她的咽喉之中,僵持许久,终于都化作唐朝眼底寂寥的气息。

——他不会在意的。

——无论是我的离去,抑或我想和他在一起的痴妄。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那又何必自取其辱。

“可是……我真的真的好想多陪陪阿耀一会啊。”

她哽咽着,用带着泪水的低低的声调述说心中所期翼的事情,“我真的好想啊。”

自己终究还是不能做心想事成的牡丹,那种虽然俗气但是真真实实的娇媚艳丽,没有一丝矫揉造作的姿态的花,依旧是烂漫的开着——而她已经不在了。

唐朝站在喧闹的大街上,那种自欺欺人的热闹现在对她根本没有一丝作用,她茫然若失的看着街道,蜿蜒的朝向远方,那些唐朝看不见的地方。

硬生生的,唐朝的心里冒起了一分空虚,她恐慌起来,向着远方奔跑过去,丝毫不顾王耀在后面大声疾呼。

“喂——唐朝,你去哪,回家了!”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再也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

以后你就要跟别人一起回家了。

唐朝的耳边只剩下风声,她气喘吁吁的泪流满面,泪落下的声音藏在风中。

啪嗒啪嗒,轻轻的,消失不见。

评论(15)

热度(6)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