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APH]牡丹赋(二)

嗯,牡丹赋的第二篇(ฅ>ω<*ฅ) 
 
估计还有一篇我就可以完结它了w
 
好开心好开心,终于可以开新坑了QWQ
 
 
 
BG【叹息 
 
耀君BG【认真 
 
懂吗?这是耀君的BG
 
这是BGBGBGBGBGBGBGBGBG
 
(BL党注意防雷) 
 
 
 
CP:唐朝×耀君 
 
『对的唐朝就是一个朝代!女主就是朝代拟人!』 
 
『唐朝是个萌妹子!你们有本事喷我别喷唐朝!』 
 
 
 
上一篇的友情链接w
http://alessanshana.lofter.com/post/1d2494b6_6f8f9f1 
 
 
 
 
〖人面不知何处去〗 
 
从那之后,王耀再也没有见到唐朝了。 
 
有一个少年接替了她的位置。 
 
他说,他叫周朝。 
 
“……”王耀看着周朝,一阵无言,半晌,他道,“唐朝呢?” 
 
——昨天一脸笑容地说着自己就是喜欢牡丹的那个女孩呢?她的气还没消吗?所以一直赌气不去见他? 
 
——她在哪呢? 
 
 “这个朝代,已是吾皇——武则天的天下了。”周朝一脸严肃,没有起伏的声调平板无波的述说着。“还有什么不了解吗,耀君,我会一一解释的。” 
 
“我问的是——唐朝呢?”王耀抓住周朝的肩膀,双眼瞪圆。 
 
“唐朝呢?!快告诉我啊!” 
 
“您是听不懂吗?”周朝无神的眼睛看向王耀,冷笑一声。 
 
“唐朝已经去了她该去的地方。” 
 
“……”王耀微微张嘴,却是沉默不语,他盯着周朝,那个代替了唐朝的少年。一会儿,他深吸口气,“我明白了。” 
 
“您明白了就好。”周朝恢复了那种恭敬的表情,缓声道。 
 
王耀挥挥手,让周朝走开,示意他想一个人独坐一会。 
 
听见了关门声,王耀怔怔地看向房间内的牡丹——那是唐朝硬要摆放在那里的。 
 
“摆在这摆在这!现在可是唐朝!我的时间!听我的,摆在这!” 
 
少女的耍着无赖的样子浮现在王耀的眼底,他不知怎的,突然间疲惫万分。 
 
怎么会这么突兀的就消失呢? 
 
连个再见也没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连个再见……都没说啊。 
 
王耀轻叹一声,遗憾懊悔的心情几近满溢,他呢喃着,“武则天……武媚娘啊……” 
 
“怎么都是如此。”他苦笑,“从前是小看了唐朝,现在又小看了那个武媚娘。” 
 
“果然是……月满则亏。” 
 
他呆呆傻傻的在那儿,枯坐了一夜。 
 
翌日清晨,周朝敲敲门,缓声道,“耀君,您在吗?”他顿了顿,“我进来了。” 
 
屋子整洁,当听到推门声时,王耀抬起头,眼睛下方的两个黑眼圈证明其主人一夜没睡。 
 
“昨晚没睡好吗,耀君?” 
 
“嗯。”王耀应道,“在想一些事。” 
 
周朝挑挑眉,他瞥了王耀一眼,“那么,您想通了吗?” 
 
“……我…”王耀开口,他想说自己想通了,却不知为何说不出话来。喉咙干涩得厉害,声音渐渐摩擦于咽喉之中,然后消失了踪讯。 
 
——想通了吧,就像以前一样平静的接受她的离去,就像曾经面对其他朝代。 
 
——他有什么资格、什么理由去质问怒骂周朝呢?因为唐朝的消逝? 
 
——这不是他懦弱都理由。 
 
——离别什么的,他不是已经习惯了吗? 
 
周朝半天没等到回答,他看见王耀又是陷入沉思,摇摇头低叹一声,“耀君,吾皇现已决定定都洛阳,现在,请我们迁过去吧。” 
 
“长安不好吗?”王耀一愣,刚想摆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兀的,他反应过来,大惊小怪,应该早就习惯的人是他。 
 
周朝以一种看笨蛋的眼神看向王耀,“您说呢?” 
 
 “呵,也是我痴了,竟问了这么个问题。”王耀突然笑了起来,他看向,深邃的、如同浓墨般化解不开的黑色,阻挡在眼眸表面,使周朝看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走吧,去洛阳。” 
 
听闻,周朝点头表示理解,“好的,一切听从您的吩咐。” 
 
 
 
洛阳之都,最著名的,就是这牡丹了。 
 
王耀看着盆中秀丽的牡丹,凝视许久。 
 
“真如你所说啊…唐朝。”王耀喃喃道,“这花啊,的确一点也不俗气呢。” 
 
“所谓‘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的花,怎会庸俗呢?” 
 
若要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国色天香”这个词,便是在合适不过。 
 
“倒是我,只知依附风雅。”他缓缓说着,眉宇间满是疲惫,“我错了,对吧?” 
 
“那么,你快回来吧。” 
 
——他果然放不下唐朝。 
 
这里太多习俗,太多习惯,太多样子都似唐朝。每次站在街道上,那热闹而多杂的话声不禁让他以为这里还是长安,他身边还是站着那个爱赌气的唐朝。 
 
唐朝,我想你了。 
 
 
 
〖前尘往事不可追〗 
 
与周朝相处许久,王耀也是渐渐习惯这个朝代恭敬到有些拘谨的性格。 
 
有点像以前竹林里碰见的那个孩子。 
 
——而且他似乎非常喜爱那武则天。 
 
当今的女皇帝便是周朝的逆鳞,若是对她有些许不满,就算是他的祖国——王耀,他也敢给王耀脸色看。 
 
今日似乎有什么不大一样。 
 
“怎么了?”看见周朝在自己的身边干站了挺长时间,却一直没有言语,这个举动让王耀有些奇怪。 
 
他不是有事才会来找我吗?以往他不是常去皇宫里找他的女皇帝吗? 
 
——“今天,阿天驾崩了。” 
 
语出惊人。 
 
王耀吃惊之余也有些奇怪,他曾经不是分外尊敬的叫武则天吾皇吗?如今怎叫的如此亲近? 
 
“看朝廷那些人的动作,耀君,你那个心心念念的唐朝,迟早会回来的。” 
 
又是一记响雷。 
 
“怎会如此?”王耀看向周朝,皱眉道,“你没事吧……” 
 
“我知道的,耀君,你一直不怎么喜欢我,可我不在乎。”周朝今天的话特别多,“我知道唐朝真的很厉害,可吾皇也不差。” 
 
“真的。”他的眼神灼灼,表情认真,“吾皇的贡献,也不小。” 
 
“我知道。” 
 
王耀感觉,除了这一句,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她不会被世人所承认的,我知道,可她的成绩,是实实在在的,所有人都不能否认。”周朝似是痴了,双眼无神的呢喃,“耀君,我不求你承认我,承认她,我只求,你可以记住她的功绩,那些,真正属于她的成绩。我真的不想她的努力是为他人做嫁衣。耀君,你懂吗?” 
 
“我懂,我答应你。”王耀静静的听着,点头。 
 
“真好。谢谢你,耀君。” 
 
 “朝代一般是一个家族的吧,而我,周朝,只是她一人的。” 
 
“她死了,我亦倾了。” 
 
“耀君,她那看朱成碧的苦痛,你知道吗?别怨她,以及我挤走了唐朝,看,这不,我们马上就还给你。” 
 
看着周朝渐渐惨淡的身影,王耀突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知道,我理解。” 
 
——这应该是对他来说最好的回答了。 
 
“听到你这句话,我就满意啦。”周朝微微扬起嘴角,“耀君,再见了。” 
 
而王耀那天看见的最后一幕,就是周朝在阳光中稀薄的影子。他沐浴着阳光,嘴角的笑容似乎也染上几分真实却又虚幻的暖意,他就那么笑着,然后慢慢消失。 
 
最后,只剩下周朝余留的叹息的话语。 
 
“今夕何夕,得此良人。” 
 
在寂静的空气里,埋葬着一个朝代的无声爱恋。 
 
 
 
周朝没骗他,唐朝真的要回来了。 
 
他看间在唐玄宗登基大典上,他一直惦记着的少女满脸疲倦,但还是掩不住眼底的笑意。 
 
“阿耀。”她轻声唤道,眉目如画。 
 
“我回来了。” 
 
听闻这句,王耀一阵感慨,他连忙点头应道,“欢迎回来。” 
 
“我想你了。”少女向他飞奔过来,扑进怀中。“阿耀,这周朝可好?可有我好?” 
 
“哎?噗哈哈,你大可放心,自是你好。”王耀一愣,反射性接过,听见唐朝的话他无奈一笑,回答道。话末,伸手摸摸唐朝的头发,嘟囔,“这霸权,兜兜转转,结果还是回到了李家的手里。” 
 
“阿耀。” 
 
“嗯?” 
 
“我们——”唐朝仰起头看着他。 
 
“回长安吧。” 
 
王耀一怔,继而勾起嘴角。 
 
“嗯,我们回家吧。” 
 
 
 
〖蓬山此去无多路〗 
 
唐朝的身子骨渐渐硬朗起来。 
 
她又是曾经那个雍容华贵的牡丹了。 
 
嗯,看来唐玄宗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皇帝。 
 
“他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情郎哟。”唐朝抿嘴笑道,对王耀述说着自己的看法。 
 
“那杨妹妹可是把他迷的找不着北咯哈哈!” 
 
“是吗?”王耀也是笑,“那杨玉环倒是和你有些相似——我是指性格。” 
 
“那才像是我大唐养出来的女子,倒是梅妃江釆萍,那么冷淡的个性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活该她被隆基抛弃。”唐朝出口不逊,直来直去的。 
 
“诶,唐朝,不可乱说。”王耀皱了皱眉,音量抬高,“即使她性格如此,但也不能这么说别人。” 
 
“……反正我不喜欢她,我还是喜欢玉环。” 
 
唐朝嘟嘴喃喃,不一会,她回过神来,冲王耀挥挥手,“我去找玉环玩啦,阿耀再见啦!” 
 
“早些回来吃饭啊!” 
 
“知道啦!” 
 
“真是的。”王耀无奈的看着远去的倩影,“唐太宗之时倒没见她那么殷勤。” 
 
 “安得妾身今似雨,也随风去与郎通。” 
 
唐朝喃喃道,“玉环妹妹,可是晁采的《雨中忆夫》?” 
 
“姐姐真是好文采!”杨玉环肤如凝脂,白皙的手指捏起个大而饱满的剥了皮的“妃子笑”,塞进唐朝的嘴里,见唐朝享受地眯起眼睛,她不禁咯咯的笑,举手投足之间满是风情。 
 
“不敢当不敢当,这应该算是玉环妹妹你知识少吧?” 
 
唐朝歪着个头,嘻嘻笑道,“如今女子也是可以学习的哟。” 
 
“那又如何,我学到这些来作甚?” 
 
杨玉环轻拍了下唐朝的脸,“我呀,好好当好三郎的妻子便罢。” 
 
“真是……”唐朝一脸闷烦样,“可以别整天你的三郎三郎的吗?耳朵都起茧啦!” 
 
“你不了解……” 
 
“停!”唐朝受不了的叫唤起来,“我回去了我回去了,真是的,我来时隆基那家伙便是满脸不愿,现倒是随了他的意,你们自己恩爱去吧!哼!” 
 
“诶……姐姐…”杨玉环茫然不解,“我说错了什么吗?” 
 
“并未。”唐玄宗笑的一脸舒心与欣慰。 
 
 
 
“阿耀我回来了。” 
 
“今天怎这么早就回来了?”王耀瞥了唐朝一眼,“饭还没好,等一会吧。” 
 
“……”唐朝的回答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唐朝未有回答,而王耀也并未有多大在意,“今天要去洛阳吗?” 
 
“不了。”唐朝回答道,“今天正巧元宵,长安有灯谜会,晚上陪我去看看吧。” 
 
“好。” 
 
 
 
长安现今的繁华一如他想象的那样。 
 
满大街的张灯结彩,才子佳人的言笑晏晏,河水的粼粼波光,以及唐朝眼中的繁星点点。 
 
“哎呀,这可真是……”唐朝心情很好地笑着说,“我倒真是不知该怎么形容了呢。” 
 
“那繁华的梦里烟火,想必,也不过如此吧。” 
 
“那倒是。”王耀叹了口气,随后也笑了,“只不过这繁华是能保持多久呢?希望可以是千百……” 
 
“不久了。” 
 
王耀一怔,转头看向说出这句话的唐朝,灯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莫名的,就染上了那么一层寂寞,她寂寞的笑着,寂寞的轻启朱唇,然后将寂寞的目光投向他,轻轻的说着。 
 
“我有预感,离那一天,不远了。” 
 
“休得胡说,你好不容易回来,怎会……”王耀打断她的话语,皱眉俯视着她。 
 
“唐玄宗为了玉环,劳民伤财,此事可为真?” 
 
“……为真。” 
 
“那你可知杜甫老先生的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自是知道。” 
 
“不远了,阿耀,不远了。”在光辉里,她的表情分明是欲哭未哭的悲切。她深吸口气,踮起脚环住王耀。不一会,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湿漉漉的,王耀低叹,回报住她,一只手有节奏的轻拍着她的背,似是安慰。 
 
“阿耀,要记得我啊。” 
 
 王耀闭上眼睛,鼻间满是唐朝那牡丹的香味,他的视野是一片漆黑。 
 
许久,才听见他低沉的说。 
 
“若你逝了,我自会记住你。” 
 
“永远记住你。”

评论(15)

热度(10)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