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梨花落满地

*被梗给折磨了好几天的我,终于撸出个段子来了卧槽好兴奋QAQ
*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_(:_」∠)_,果然爷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嫖……还是姥爷更上手w
*关于这个梗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看到的《花火》中的一篇文章,题目叫什么我忘记了,毕竟是好久以前的了……w
*CP为: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苏 √ 
狗血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嗯,一贯的开场白= ̄ω ̄=,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看就看吧。 
 
◤楔子◢ 
春怨 
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植入◢ 
“爷爷爷爷!不要干坐着喝茶,快来帮我种梨花啦!” 
少女那富有活力的声音充盈于三日月的耳朵里,他笑眯眯的看着自家主上在屋外忙碌的身影,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丝毫没有想要起身帮忙的动作。 
“哈哈哈,老人家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啦,老啦。” 
“呵呵哒。” 
少女白了他一眼,“等着吧,等这梨树结果了,就有你后悔的了——你就甭想吃那果子。” 
“哈哈哈。”三日月依旧笑着,却是终于起身,言笑晏晏的走了过来,“这可不行呐,主上,看我不是来了吗?” 
“到底是梨子才能请的动你这尊大佛。”少女眼中带着不满的鄙视,另外还有孩子似得娇嗔与无奈,“真是让人伤心啊。” 
“那可就真是抱歉了啊。” 
三日月一笑答曰,看了看四周的梨树苗,矮矮的,莫名有些可爱之意,“为何要种梨树呢,主上?本丸内的樱树不好吗?” 
“只不过我更爱梨花罢了。”少女耸肩,不置可否的说道。 
“Rika?Sakura?”三日月敛起嘴角呐呐了一会,然后停下,重新眯起眼将唇边的弧度扩大,“梨花那种东西……比樱花素雅得很呢,主上喜欢倒不是没有缘由。” 
“不是那么正经踏实的理由啦。”少女突然笑道,“不过是因为一首诗所以才开始喜欢上梨花的。” 
“是吗?” 
三日月笑笑,接上了一句,“主上是风雅起来了吗哈哈哈?” 
“……够了你这笑面狐狸,我不是歌仙啊真是的。” 
他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拌着嘴。平和的日子到以后的现在,就如同少量的水不小心洒在燥热的沙滩上,被沙漠慢慢掩埋,被太阳渐渐干涸,再也寻不到影踪。所以,即使你再怎么惆怅,时光向晚,拥有的只能是从前。 
他们现在,只会开心的,没有对未来的忧虑的伴着另外一人,谈笑间带着梨花的芬芳。 
 少女抬眼看见树苗之前的他,她的视力一向很好,所以即使有些距离,她还是可以看清他眼中的弯月,以及倒影在他那如水般温润,带着笑意的瞳孔中,瞪大眼睛,看向他的自己。 
树苗打量着两位,嫩绿的叶子缓缓苏张,小小的树冠投下微短的阴影。风带动着树苗,沙沙的声音恍惚是它的笑声。 
刹那间,以为岁月静好,以为一瞬即一生。 
 
◤渐发◢ 
梨树渐渐长了起来,越发健壮了。 
少女哼着歌,拿着锄头偶尔的在梨树底下耙上两耙,眉宇间透露出惬意的感觉。 
“爷爷,你说当这棵梨树开了花,你和我在这里喝茶吃梨怎么样?” 
少女巧笑倩兮,明眸善睐的望向旁边的三日月,提议道,“当这梨花散落下来的时候,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哈哈哈,的确很美呢。”三日月用一贯的语气回答,他微眯眸子,似是在想象那种场景。“在主上家乡的诗歌里,似乎偏爱月下的梨花,为何?” 
少女倏忽怔愣,然后一笑,“为何?梨花未有怎样,重要的是看花的人会如何想罢了。写梨花的多在宋朝,我感觉若是月配梨花,那便会有一种贞静的哀。” 
“梨花开于寒食夜,寒食夜又在清明节的前几天——哦,你应该不知道清明是什么吧?” 
“不,我明白。”三日月安静的听着,“古时候我听说过这个节日。” 
“很好,爷爷,你对我们国家的知识了解很多嘛!” 
“中国是个值得尊敬的大国呢哈哈哈,那里的好多东西都是日本所不能想象的。” 
“被你这么一夸为什么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少女撇撇嘴,“不管怎么说,等梨花开了,爷爷你可别忘了请我喝茶啊。” 
“要不然就没有梨子吃!” 
凝视面前张牙舞爪的少女,三日月突然不想移开视线,他伸手摸摸少女的头顶,触感好的不禁让他弯起嘴角,“不请其他人们?” 
“诶?”少女一愣,然后似是蔫了,“你想请别人吗…啊,也不是不可以……” 
她歪着个头,呐呐着,声音微弱,“什么嘛……他原来不想和我单独相处啊…自作多情干什么……” 
即使声音细微,但他还是听见了,三日月的心情一下子放晴,微笑也是带着满满的真实,“哈哈哈原来主上是想和我单独喝茶赏花吗?” 
“……不行吗真是的!”少女的脸蓦地变红,然后好似气急败坏的说道,声音的抬高倒像是为了掩饰语气里少女不忍直视的羞涩。 
“我可没有说不行啊主上,哈哈哈。” 
三日月看着少女羞愤欲死的样子,不禁又低笑一阵,声音清亮。 
真是个……意外好捉弄的主上呢。 
那么,约定好了啊,当梨花开的时候,我们一同在这象征着纯真的爱情的梨花树下,一起品茶,赏月,看花。 
 嗯,约定好了啊。 
 
◤开花◢ 
他们好像忘了,承诺的出现就是为了打破。 
一语成谶。 
当一众刀剑伤痕累累出现在她面前,她焦急的探看着,可无论怎样寻找,她就是找不到那个一直是有恃无恐的男子,她的心中,突然就有了那么一丝不祥的预感。 
“爷爷他呢?” 
少女张了张口,说出了这句话,声线有些许颤动。她莫名的想让时光从此停驻,为的只是不想听见接下来的那句话。 
压切长谷部抬起了头,目光哀切,他顿了顿,才开口说道,“这次的出征伤亡惨重,有四把刀被刀解了,这其中就有——” 
“三日月先生。” 
“这怎么可能?!” 
这个消息即使她再怎么不想面对,即使再怎么想要逃避,她终究还是听见了,然后从耳朵传到脑海里,翻译成她需要明了的消息。 
——三日月他离开她了,他死了,不存在了。 
她失声惊叫,质疑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强大如他,怎么可能会被刀解呢? 
一定是假的。 
她近乎偏执的想,然后扬起好似哭着的笑容,从眼眶滑落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脸庞。她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落泪,可她就是想装傻骗自己他还在。 
骗不了的。 
她急促的呼吸着,然后沉重的闭上双眼。哦,她不该闭眼的,一闭眼,脑海里浮现的—— 
全是他。 
他的眼睛他的笑容他的骄傲他的话语。 
可是啊,可是,现在关于他的一切,都只能存活于她的记忆里了。 
少女面色苍白,双肩颤抖着,她不断的喏动嘴唇,目光穿过面前的一切物体,直直的射向不远处的梨树。 
树上洁白无暇的梨花静悄悄的开放着,在凝固的空气之中,不发出一点声响,就那么突然,那么突然的开放了。 
“主人……你没事吧?” 
花开了呢。 
“主人,真的,请坚强一点啊……” 
你不在了呢。 
“主人……” 
“去手入室吧。” 
望着面色担忧的长谷部,少女努力弯了弯那染上悲哀的唇部,回应了他。 
她的眼里是浓稠的,化不开的,如同未凝固的琥珀的悲伤,少女不说话,身边的一切都是安静的,那种没有一丝生气的荒凉。 
她就伫立在安静的中央,呆滞的没有表情,她垂着头将视线给予地下跪着的刀剑们,然后……沉甸甸的,闭上了眼睛。 
“我已经失去他了,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 
到头来,约定这种东西,也只有她一个人记得清清楚楚。 
 
◤花落◢ 
“需要再炼造一个三日月宗近吗?以你现在的实力也不是不可以。” 
面对刀匠的询问她是回以一句没有任何语气,连最基本的生气都没有的陈述。 
“他会有从前的记忆吗。” 
——他会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这……” 
 “不会啊。”少女继续说道,目光是一片死寂,“对于我来说,没有那些记忆的三日月宗近,就不再是三日月宗近了。” 
“既然这样,我又要那把只是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刀来做什么?” 
“只不过是徒增悲伤罢了。” 
刀匠张开了嘴,最终还是无言以对。 
 
少女回到了梨树下,她看着满地的梨花,突兀的,就那么笑了。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就是因为这句诗,少女才爱上了那七分纯洁三分媚的梨花,又因为梨花象征着纯洁的爱情,少女才会与三日月约定在梨树下赏花。 
可是她忘了,在他们的家乡,梨花的“梨”,可是通“离”啊。 
离别,离开,离散……不管怎么样,在一提到这“离”字,少女脑海中冒出的,就只有这些离不开分别的词语。它就像一个诅咒,一直环绕在她的心头,驱散着心中那可笑的,不可能的侥幸。 
即使是梨花开了,可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他是真的,离开了她啊。 
 
“那女子为何不去开门啊?” 
幼时的她扬起稚嫩的头,好奇的问她的母亲。 
“因为……那个女子,在等吧,在等那个来敲门的人。” 
恬静的母亲温柔的笑道,给出了这么个解释。 
 
现在梨花已经是落了一地,她就静静的坐在树底下,像诗中的那个女子,等那个来敲门的人。 
若是他那么轻轻的敲了敲门,她便可飞奔过去,带着许久未见的想念与女子特有的埋怨,打开门,扑进他的怀里,泪也是落了一地。 
然后装作生气的口气,说。 
“哎呀哎呀,你还知道回来啊真是的!” 
她想,他应该会把她抱紧了,用平常的,带着笑的语气回答道,“哈哈哈那可真是抱歉啊,让主上担心了。”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身后的梨花,零落一地。 
 
可是啊,不可能了。 
不管是是今生还是来世,她都不可能等到那个人来敲门了。 
她也不可能站起来,带着期待的笑容去开门了。 
梨花被微风带起,迷乱了她的眼。 
她像是突然惊醒,猛然扭过头去看那扇门,那扇,没有任何动静的门。 
梦里不知身是客。

评论

热度(12)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