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苦枳(二)

* [刀剑乱舞]苦枳 的第二篇w
*CP为:加州清光×九尾狐 
*妹子是九尾狐w
*表示最近去复习了薄樱鬼,在那里我都看见了小清光,感觉真的真的要为总司泪目了QAQ
*妹子在此设定的是历史修正者w
*第一篇地址w
 http://alessanshana.lofter.com/post/1d2494b6_7360e80


苏 √ 
狗血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嗯,一贯的开场白= ̄ω ̄=,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看就看吧。

〖二〗 
“你为什么要加入历史修正者?” 
当夜,清光从本丸里偷跑出来,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对的,他想去找她。即使不知道在哪,他也想去找她。 
“不用跑了,我就在你身后。” 
正当他习惯了平静的夜里只有他的脚步声的时候,一个不属于他的声音突然插入进来。 
清光扭过头,停住脚步。眼前火红成为黑夜中少数的亮色,映照在清光的虹膜上。他抿唇,然后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答案的疑惑。 
清光急躁的样子白枳即使不看也知道他会是什么样子,她只是抬眼瞥了他一眼,然后又重新垂眸,平静的答道。 
“你……难道就不想让恩公活下来吗?” 
清光一怔,然后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她,看着她继续说。 
“清光,跟我一起吧,跟我一起救回恩公吧。” 
白枳突然激动起来,她握住清光的手不肯放,却被清光一把甩开。 
“这不可能的!” 
“你怎么知道!他可是你的第一任主人啊加州清光!那个女人有这么好吗?!值得你抛弃自己的第一任主人!” 
又是这样。 
清光突然想笑,即使他的胸口闷的喘不过气。 
又是这样,只要一聊到关于总司的话题,她就会变得无比偏激。 
所以……从一开始,她在意的,就只有总司了吧。 
真是让人悲伤的发现啊—— 
我可是那么喜欢你啊。

红色的瞳孔中快失去最后的光芒,只有映照了夜晚那浓稠的最基本的颜色。 
仔细听,似乎还有风声。 
然后,少女的声音被骤风切割,变得残破不堪,光滑尖锐,一不小心就泯灭在清光眼中的风里,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 
“清光……你难道,就不想回到过去吗?” 
那个,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过去。 
※ 
“清光,今天跟恩公去和谁比试啊?” 
刚见到清光,无聊到打盹的白枳一下子来了兴致。她揉了揉蒙胧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后问清光。 
“主将去指导队员了,所以跟我对打的都是些无名小卒,阿枳你没有必要知道啦。” 
“这样啊。”白枳歪歪头,像是发现了什么,扫视四周,“对了,恩公呢?怎么不见他?” 
“去找近藤桑啦,可能有什么事吧。”清光大概且笼统的描述了一下,摊了摊手。“怎么了?” 
“只是感觉最近恩公有些奇怪…老是咳嗽的。” 
白枳蹙眉,疑惑的情绪从字句里散开,突然莫名,就沾染上黑色的,不详的气息。 
——像是往后将要知晓的悲哀绝望的未来。 
“可能是太累吧……我也不清楚。”清光挠挠头,半晌之后才以一种慢吞吞的语调说道。 
“希望如此。”白枳点点头。 
——即使现在他们并未在意。 
气氛不知为何沉默下去,可能是刚才那个话题引起的,也有可能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反正,沉默以暧昧的姿态环绕在他俩之间。清光像是不怎么习惯这种暧昧,打了个颤,然后头脑风暴着脑海中的内容,希望打破这让人莫名脸红的寂静。 
结果还是白枳先开口了。 
“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恩公死的。” 
“诶、啊,啊?”口中似乎只能发出最为简单的单音节,清光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挫。 
“这不是你的愿望吗?可以一直陪着恩公,以前你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呵,真是个简单,却又危机四伏的愿望。” 
身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拥有一直的安全,更何况是冲田总司这种武士。 
“……”清光无言,然后在时间的刹那,掀开唇瓣,语句也是瞬间流泻出来,“你……报完恩,会走吗?” 
“你这不废话吗。”白枳没有看他,似乎是为了隐藏眼里连她也不知道,关于直觉的不舍。在谈论这个话题的同时,白枳感觉空气里的水汽全部聚集在她的周身,突然使她喘不过气。 
“我……肯定会走的啊。” 
“报完了恩,我又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 
“嘛,也对。”停顿了一会,清光还是扬起嘴角,带着的期待渐渐盈余,“那我们以后会再见面吗?” 
“我不知道。”白枳叹口气。 
 “我是不想和你分开的。”清光安静的叙述着,合着唇边的弧度,没有情感,只剩僵硬的微笑。“毕竟……你是第二个陪着我……” 
清光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被白枳突然拥住,少女的眼泪淋湿了他的红色的围巾,在上面留下不久就会消逝的痕迹。现在连同他的心,也像是被那抹水泽给浸泡的皱皱巴巴。 
“清光。” 
“啊?” 
“知道情为何物吗?” 
“这种东西我怎么……” 
“我知道。” 
“什么?” 
少女的音色因为哭声变得喑哑,阳光洒落在她的头上,连同清光也一起沐浴在一片金色光芒之中,他微眯起眼睛——因为那抹强烈的刺痛,然后,他便听见在自己怀中的少女,低沉的,好像西洋的大提琴的咏叹调,那么弥漫在他的耳朵间。 
“我知道。” 
她似乎明白了那种悲伤,曾经的那些妖精们,之所以会被世人所误,到头来,不过是因“情”,才执迷不放。 
现在,她亦如此。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评论

热度(13)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