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画眉

*偶然想到的一个小段子w
*结局决定HE_(:3」∠)_
*CP为:加州清光×女审神者
*不知为何后来清光变得有些痴汉了hhh
*借用画眉梗。
【记得古时候画眉代表夫妻和睦的意思,同样,也可以译作告白的意思=3=】

苏 √
狗血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嗯,一贯的开场白= ̄ω ̄=,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看就看吧。


“清光?”
闲得无聊坐在门外打哈欠的近待刀加州清光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大跳,扭头一惊一乍的惊叫,“啊啊,哈,主将!什么事啊?”
“嗯,那个,清光……”少女欲言又止,犹豫了一阵,然后像是付出了所有的勇气和努力后做出了决定,“请、请帮我画眉,可以吗?”
“哈哈,如果太忙、或者没有时间之类的也可以不用劳烦你啦…哈哈、啊哈哈……”
少女干笑着,脸十分的红。
看这情景以为是要告白了,本想开开心心答应的清光结果听到的都是些闺蜜之类的的请求,以至于在一旁摆出了怨妇脸,“……啊,是这样的吗?没事没事我超闲的主将,画眉什么的嘛,小case!”
少女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精彩纷呈,喜悦与成功后松了口气的如释负重夹杂在一起,激动的心情已是溢于言表,她微微颤抖着,表情像是要哭了,“真,真的吗!真是太感谢了!”
“啊啦啦不用谢啦,不过主将你没事吧?”清光在一旁是莫名其妙外加一头雾水。
“没事。”少女安抚性的笑笑,“那么,我们进去吧。”
她不由分说的拉起清光的手,往里边走。清光则是一脸“卧槽主将拉了我的手拉了我的手”的表情。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画眉所需要的工具,螺子黛已经蘸好水化开,画眉毛笔放置一旁,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那么水到渠成,仿佛已经知晓一切。
清光打量着四周,而少女已是正襟危坐的望向他,眼神是故作严肃但是透露了些许窃喜,“请问可以了吗,我准备好了。”
“诶好的好的,我来了。”清光闻言反应过来,几步走到少女面前,看着她闭起了眼,光晕散落在她的脸庞她的周身,恍然如梦。
清光呆了一会,之后才拿起眉笔,沾了沾眉墨,抬起手要往少女眉毛上去大肆渲染一笔。
闭上眼睛时,其他的触感更为强烈。
这时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眉间的一抹清凉,甚至再远点,她可以感觉到清光一深一浅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然后转换成红色的颜料,晕染在她的脸颊。
太怪了。
这个气氛,真是太怪异了。
安静的,暧昧的,蓦地,少女的睫毛颤了颤,然后,她状似无意的说,“那个,清光,你知道画眉的意思吗?”
“啊?”正在仔细观察少女的清光一个激灵,差点把少女的眉给画歪。他停下笔,问道,“那种东西也有寓意吗?”
“当然有的啊!”少女出乎他意料的十分激动,睁开眼睛焦急的对他说,“那么慎重的决定……诶……反正,去认识一下画眉的寓意吧,又不会怎么样。”
“你不可以告诉我吗?”清光有些明白,却还是有些迷惑,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很重要。他看向少女,视线与之对上,然后少女迅速错开,低下了头。
少女一下没了声响。
清光见状,也未说什么,只是微瞌眸子,执笔为她重新画了起来。“主将,麻烦抬下头。”
马上,赤色的瞳孔折射出少女的脸庞,他看见之前一直出现在梦里的模样,脸上还有未褪的红晕,睫毛纤长而浓密,嘴抿的紧紧的,透露出她的紧张。
“放轻松点,主将。”
清光凝视着少女因为紧抿而变得有些泛白的嘴唇,忍不住用空着的一只手轻轻点了点她的唇瓣,笑着说。
“诶?诶诶诶好的我知道的!!!”
少女像是炸毛一般挺起腰,坐的更加端正,怎么看都不像放松的样子。
清光眸间的笑意愈发的深了,但他没说什么,嘛,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了。
然后,他把那个手指,轻轻的,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唇上。
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再放入唇中细细品味。
啊……主将的味道,真的非常,非常美味呢。
“画完了哟,主将。”
清光一边收起笔,一边收回含在嘴中的手指,笑眯眯的说,“哇,主将你可真漂亮啊!”
眉如远山黛,情似春草来。
“啊?谢谢……”少女娇羞的笑着点了点头,“那个,清光……”
“什么?”
“你知道举案齐眉的意思吗?”
“好像是什么……夫妻和睦的意思?”清光突然感觉少女接下来的那一句话绝对很重要,所以,心不自觉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怦怦,怦怦。
这是清光的心跳声。
“就是……”
怦怦,怦怦。
这是少女的心跳声。
“我……”
少女咬唇,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飞快的凑近清光,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随后直视着清光的眼睛,语气认真的说,“愿与君举案齐眉。”
刚说完,就像是电力用尽,要跌坐回去,清光连忙用手一揽,把少女带入怀中。
清光的大脑一片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表情一定与之前的少女很像。
都是那么激动,那么惊喜,那么如释负重。
他搂紧了少女,可以感受怀间的一片柔软在微微颤动,像是紧张的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主将。”清光主动打破了沉默。
“啊?”少女马上抬头,眼里有薄薄的水雾。
“你是真的这么想的吗?”
“……唔、为,为什么要这么问啊!好难为情!”
“你真的会一直陪着我吗?一直爱着我吗?”
清光的神色晦涩不明,他一遍遍的不断重复着爱这个字眼,像是不安些什么。
“怎么这么像结婚一样……不过肯定的啦,我愿与君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少女的眸色变得坚定不移,她直视清光,用力的说了出来。
“那么……我也如此。”
清光停顿一会,突然笑了,低下头向少女的唇袭去,声音带着一贯的轻佻与娇俏,“我也是,最爱主将了!”
“愿与主将,举案齐眉。”

很久以前。
“清光,你知道吗?以后啊,我一定要我的良人帮我执墨帮我画眉!”一个下午,少女兴冲冲的拉着清光坐在樱花树下说着悄悄话。
“为什么啊?”清光懒洋洋的躺在草坪上,半梦半醒的说。
“因为举案齐眉的典故嘛。而且,你不觉得吗——”
少女也躺了下来,在清光的旁边,双手托腮的望着他一深一浅的呼吸着,安然的睡颜时,不知怎的,突然就轻轻笑了起来。
“你一笔一画细细描开的,可是我喜欢了你多年的岁月与相思来啊。”
——人的一生,恍若南柯一梦,虚幻缥缈,你将与我相濡以沫,成为这幻境中唯一的真实。

评论

热度(16)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