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雨停

*偶然想起的一个梗w
*巨短无比w
*灵感来于言叶之庭却跟言叶之庭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走文艺风【可能】 
*CP为:鹤丸国永×女审神者 
*不要问我本丸会下雨吗,这是剧情需要! 
 
苏 √ 
狗血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嗯,一贯的开场白= ̄ω ̄=,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看就看吧。 
 
 
※ 
啪嗒,啪嗒。 
阳光洒在叶面上。 
走廊内少女微微张开了嘴,表情变得惊喜。 
凉亭那滑落的晶莹水珠,雨水轻轻刷洗后的新鲜空气,以及不远处短刀嬉闹的声音,一切的细微都变得巨大,然后变得缓慢。 
——就像是电影里的镜头特写一样。 
鹤丸如此想到,然后面前的人发出的声音给唤回神来,“嘿。” 
金色,像是胶状的琥珀的眼眸微抬,随后便映出她的身影。现在,他的眼眸就是摄影机,来拍摄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经典。 
初出的阳光即是最佳的特效,她微微侧过头,嘴唇微动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咯咯的笑起来。 
好一会,她才止住笑,抬起手指向远处,在满是笑意的黝黑眼睛里,是那个莫名有些不知所措的他。 
——“你看,雨停了。” 
※ 
“哟,主上,今天你似乎很没精神啊?” 
白发的男子驾轻就熟的走向坐在走廊上边等雨停的少女的旁边,然后坐下。他看着无精打采的少女,托腮问道。 
“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呢。” 
少女答非所问的无力喃喃着,袖子的边角被她因为无聊而弄的皱皱巴巴的,与它主人一样,莫名染上了颓废的气息。 
淅淅沥沥的小雨应和着她,永无止息的雨声不断的挑拨少女那根脆弱的神经。 
“主上是不喜欢雨吗?” 
“超不喜欢啦!” 
鹤丸看着自家主上的状态,第一反应便是这个答案。他挑挑眉,看着面前一扫刚才病弱状态变得激动的少女,他像是惊奇的张大嘴巴,表情是故作的夸张,声调也是怪异。 
“哇哦,这可真让人吃惊啊,还以为主上你非常喜欢雨天的啊。” 
“为什么要喜欢?” 
少女病殃殃的瞥了他一眼,“雨从来不是什么好的象征。” 
“诶?” 
“你忘记了吗?”少女像是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神色懊恼的咬了咬唇,带着一种浓浓的自责味道,然后就像是被雨水消融话语了一般,尾音渐渐拖成细长而压抑的哭腔。 
——“上一次你受重伤,就是在雨天啊。” 
屋外的细雨飘洒着,偶尔有的会落在鹤丸未用衣服遮盖的地方,与皮肤相等温度的雨水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表情怔愣的坐在那里,不可思议的盯着少女。 
——世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没有了不知厌倦的雨声,没有了令人神烦的蛙鸣,没有了樱花瓣掉落时的微弱声响,也没有了少女一深一浅的稀碎哭泣。 
就只剩他那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响个不停。 
安静到唯美的情调,在雨中不断冒出的新芽的一大片被雨水滋润过的水灵灵的嫩绿中不断蔓延。 
就像烟丝一般,袅袅婷婷的扭着腰肢,然后转眼消失在空气中。 
鹤丸那个好像被雨水浸泡了的脑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惊喜的情绪在心中扩散开来,他忍不住扩大了嘴边的弧度,“还真是……令人吃惊的理由啊,不过还是无法压抑心里那像傻瓜般的快乐呢,哼,真是奇怪。” 
“另外啊,主上。”他顿了顿,然后嗤笑一声,金色眸子的喜悦温暖而纯粹。 
屋檐落下的水滴啪啪的响,鹤丸的身子微微向前倾,伸手帮少女抹干了眼泪,嘴角的弧度是让少女脸红心跳的帅气。 
他的手指在少女的眼角缓慢的移动,少女可以感受到他的指腹因为握剑战斗而生出的薄茧滑过她脸颊时的粗糙质感所造成的细微刺痛。少女无意义的微张着唇,看着鹤丸一脸柔和的凝视着她。 
——“你现在的表情,可是下雨哦。” 
“诶,是、是吗……” 
“是呢,所以啊主上,既然讨厌下雨,那么以后都别摆出这种表情啦。” 
“哈?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反正我是绝对——”鹤丸的神色笃定,他掐着少女的脸,凝视着少女眼中的自己,低沉的声音诉说着那个誓言。 
“绝对不会让主上你露出一丝想要下雨的痕迹呢!” 
——不管是任何意义上。 
耳边突然响起了其他刀剑的惊喜的声音,少女一怔,然后扭头看向外面。 
细密雨丝已经不在,太阳渐渐冒了出来,树叶上的水珠被午光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水潭那都是些被打落的樱花瓣,毫无规律的在池水里打着转,偶尔还会有几声虫鸣,不知是蝈蝈的,还是蟋蟀的。 
这即为所触目的美好。 
这样闲坐数花落的日子该有多少呢?少女并不知道,但她现在唯一知道的,能做的,就是拉起了身边白发男子的手,然后眯眼静谧的笑了起来。 
——“你看,雨停了。”

评论(9)

热度(12)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