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美术十五题

*伊尔桑的点文 
*梗来自贴吧的雨渐凉rain妹砸w
*一些学术语都是问去度娘的,所以有BUG请谅解。 
*CP是:鹤丸国永×女审神者 
 
苏 √  
狗血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嗯,一贯的开场白= ̄ω ̄=,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看就看吧。 
 
1.人群中的高光 
——那家伙好像在发光啊。 

新来的刀剑和以往的刀剑一起都在大厅里,吵吵闹闹的,少女微微眯起眼睛,几乎是在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雪白身影。 
不知是因为光线折射抑或是自身的原因,少女总感觉他在发光。 
 
2.饱和色 
“鹤丸眼睛的颜色很漂亮呢。” 
在某一天的某一个上午,少女冷不防的突然这么说。她微微歪起头,脸上带着静谧的笑容。 
“哈?”鹤丸一怔,随后立刻反应过来,勾起嘴角,“还真是有些被吓到了呢,这么突然的夸我。” 
“是真的哦,那种金色,是我见过最美的饱和色。” 
少女认真的重复道。 
“哦~只有眼睛漂亮吗?” 
鹤丸挑挑眉,看着少女表情诚恳的如实点头。 
“是,只有眼睛。” 
“……啧。” 
 
3.灰度的优雅 
在偶然的一天,少女迷路时见到了一只暗墜的鹤丸。 
像是用黑色碳素墨水在纸上尽情的渲染,带着一种莫名的贵气与优雅。 
以及一种蕴含着危险神秘的美丽。 
那种美不禁让少女停驻在那里,出神的凝视着他,以至于甚至没有发现他在渐渐靠近。 
“嘿,瞧我发现了什么,这里有只迷路了的小猫……” 
“你很漂亮。” 
突兀的话语让那只鹤丸怔愣片刻,看着少女继续认真的说,“这样比白色的样子漂亮多了呢。” 

“然后呢?” 
安然回到本丸,差点把刀剑们吓死的少女乖乖的跪坐在鹤丸的面前,她的脸被恨铁不成钢的鹤丸捏的不成样子,口齿不清。 
“表耶吴【不要捏我】。” 
少女拂开鹤丸的手,然后一副淡定的模样,“然后他送我回来了。” 
“……你中间省略了多少事情?”鹤丸一副了然的样子。 
“就是他告诉我为了得到那种美需要多少代价,问我要不要让你也变成那样。”少女开始回想起,表情是一种莫名的严肃,她的眼神笔直的向着鹤丸,“然后我说虽然我真的超级喜欢那种感觉,但是我是不会让我的鹤丸变成那种样子。” 
“如果我的鹤丸要经受那些事才能变成那个样子,那么,即使再怎么美丽,也没有意义了。” 
鹤丸一怔。 

“我不要。” 
少女拒绝的干干净净,她的语速变快,有些如临大敌的看着那只鹤丸,“我是不会让我的鹤丸受一点委屈的。” 
——“一点都不可以。” 

“在我的心中,那种会肆无忌惮的笑的,会毫不顾忌的捉弄人的,生机勃勃的鹤丸,才是最美的鹤丸。” 
鹤丸怔了许久,最后倾下身,脸与脸靠的极近,凝视着面不改色的少女,他噗嗤的笑出声来。 
“主上……你这样,可是犯规啊。” 
 
4.抽象派 
对主上你的感情,如同袅袅的烟丝,完全形容不出来。 
就如同主上所说的抽象派一般。 
晦涩难懂。 
——摘自鹤丸国永的日记 
 
5.阴影过重 
刀光剑影中,血雨喷洒,月亮的银晖照在大地上愈发清冷,天上安静如初,地上的厮杀声如潮。 
正是一场夜袭。 
一开始执意要来的少女现在却有些傻了眼,毕竟她还只是个刚出社会的画家而已。 
她懵懂的僵站在哪里,即使身后的敌人举起了刀也是浑然不知。 
“嗖!” 
刀起刀落,身影应声倒地——但那却不是少女。 
她匆忙仓惶的扭过头,映入眼帘的是鹤丸满身鲜血的模样,在夜色下他脸上的浓重的阴影遮盖了表情,粗重的呼吸一下接着一下。 
“鹤,鹤丸……你没事吧,你身上……” 
话还未说完便被拥入怀中,他紧紧的搂着她,像是在确定某种事实,少女在他怀中不敢动,刺鼻的血腥味熏的她晕乎乎的,连带着他的话语都变得朦胧。 
“主上,你还在啊。” 
鹤丸把头埋在了少女的颈间,许久,才闷闷的,松了口气的说。 
“没事就好。” 
 
6.光线太强 
那次夜袭之后,鹤丸因为中伤而导致昏迷。 
而少女则是在衣不解带的照料着他。 
愧疚的心情与时俱增,少女揉揉因为训练而伤痕累累的手掌,她平时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手受一点伤的。 
画家的手可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啊。 
但是现在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舍去些什么东西,那么她将失去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 
“才不要让你刀解了。” 
少女似乎在喃喃自语,窗外的阳光正烈,有些刺眼,她看着那片蛰人的光线不知是因为刺眼或是什么落下泪来。 
她紧紧的抓着身旁那位白发男子的手,即使细小的伤口重新裂开而胀痛也不知不觉,依旧凝视着阳光。 
“才不要失去你。” 
 
7.题诗 
自己打算送给鹤丸的水墨画早已完成,现在就只差题诗这一步了。 
少女造不出什么诗句。 
即使如此,少女一点也不想找去歌仙——任何意义上。 
无奈,她只好去借鉴一下古代大师的诗句。 
很快,她便选好了,是张九龄的《羡鹤》中的那句—— 
云间有数鹤,抚翼意无违。 
她希望她的鹤丸也可以抚翼意无违。 
 
8.工笔抑或写意 
薄薄的宣纸平摊开,鹤丸终于看清了画的全貌。 
寥寥几笔便带出了一只展翅高飞的鹤,墨晕染开的痕迹更显诗意。旁边的诗句也正好符合主题。 
“哟,还挺不错啊,有什么寓意吗?” 
鹤丸单手撑着脸,戏谑的看着少女。 
“希望鹤丸可以像鹤一般可以毫无顾忌,自由自在的活在这个世上。” 
少女的表情是深刻的憧憬,鹤丸一愣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静静的笑了。 
“但是我可不是鹤啊,我是刀,是鹤丸国永。” 
少女有些不解,于是反问他,“所以?” 
“所以那并不是我的生活方式。”鹤丸牵起少女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片刻,“而我的生活方式是——” 
“汝心之所向,即为吾剑之所指。” 
 
9.水彩晕开般模糊 
鹤丸是很少见少女哭的。 
尤其是哭成这个惨样。 
——听门外的清光说是因为少女的外公走了。 
关于生老病死的感触鹤丸是比较轻少的,毕竟他只是把刀而已。 
以至于现在看着嚎啕大哭的少女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鹤……鹤丸。”她抽抽啼啼的,根本止不住自己的哭声,少女狼狈的抹干净自己眼睛上的泪水,可是这种事情根本没有结束,她一边哭着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我还是没有见到外公最后一面啊……你说,你说我为什么就不在他在世的时候多陪陪他呢…” 
“结果现在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啊。” 
天人永隔,所以即使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少女在鹤丸的怀中,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我好想你啊,外公。 
——再也不会有人,会给我在放学的时候买一串糖葫芦啦。 
——再也不会有人,会那样温柔的叫我的名字啦。 
——外公。 
——一路,走好啊。 
眼前的一切因为眼泪的氤氲而变得模糊不清,但是少女却在重重悲鸣中听见了听见鹤丸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的那句话。 
字句坚定。 
——“不哭,我在。” 
 
10.写生 
少女告诉鹤丸明天她要去写生,让他陪着她去。 
鹤丸愣了愣,然后抬眸对少女说,“把纸给我。” 
少女也是愣了一下,当她反应过来时,身体已是自动反应的把纸递给了他。 
鹤丸头也不抬,刷刷的在纸上写了些什么,直到写完他才把纸还给少女。 
少女低头瞥了眼,又呆住了——纸上大大的“生”字让她非常无语凝噎。 
“这样不就行了吗,去外面干什么?” 
“……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11.细节即生命 
“抱歉我不是处女座。” 
少女如实说。 
 
12.用速写描摹你 
“坐在那里!不要动!……对,就那样!” 
少女刷刷几笔就把鹤丸的大致勾勒出来了,鹤丸直勾勾的眼神少女打了个冷颤,抬起头不解的回望鹤丸。 
“怎么了?” 
“我也在描摹你呢,怎么样,有没有被这个消息吓到?” 
“用什么?”少女没有理会鹤丸的后半句。 
“用眼睛。” 
鹤丸微微一笑,金色的瞳孔美丽无比。 
 
13.真人的神情举止 
少女想,自己应该永远也画不出那种真人的神情举止所蕴含的韵味吧。 
所以她打算用一生去观察。 
 
14.落款之下 
在她送给他的速写的落款下,有一种鹤丸不认识的字体组成的句子。无论鹤丸怎么问少女都得不到一个答案。 
——“Be together forever.” 
——永远在一起吧。 
 
15.做我的模特吧 
“鹤丸,跟你商量个事。” 
“说吧。” 
“做我的模特吧,永远。” 
“好。” 
 
 
 
 
 
*我知道那个写生的梗有BUG但是我就是想玩这个梗w
*附上《羡鹤》的全诗。 
羡鹤   张九龄 
云间有数鹤,抚翼意无违。晓日东田去,烟霄北渚归。  
欢呼良自适,罗列好相依。远集长江静,高翔众鸟稀。  
岂烦仙子驭,何畏野人机。却念乘轩者,拘留不得飞。 
*关于外公走了是真的,就在前几天。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是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上车了看见我妈哭的稀里哗啦的我才反应过来—— 
那个严肃的,疼爱我的外公一睡不起,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叫我的名字了。 
明明前天我和他才通完电话,还叫他多吃点,这样身体才会好,才会活的老。 
怎么就这么突然的走了? 
谁知道啊,对吧? 
没有人有兴趣知道理由,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我现在才知道别人轻飘飘的一句节哀蕴含了当事人多少的悲哀。 
外公是得病走的,胃癌,拖了五六年,终于还是坚持不下去了。 
到灵堂后,我去看了眼他的遗体。 
——脸上几乎就只剩一层皮了。 
手上的皮肤是带着青紫的光滑——那是因为打针打多了而导致的。 
原谅我那一刻情绪的喷涌而出,我是真的忍不住了,没有人可以见到自己的亲人这幅鬼样子还不难受。 
我在晚上十点打下这些字,在手机面前哭的像个傻瓜。 
外公。一路走好啊。 
在那边不用打针了啊,不用化疗了啊,不会痛苦了啊。 
要好好的啊。 
*最后,虽然我知道我说这种话是然并卵,但是我还是想说一下。 
好好珍惜你的亲人吧。 
要是走了,眼泪和后悔压根没什么卵用。

评论(4)

热度(32)

  1.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君迁子 转载了此文字
    QAQ谢谢弥耳,居然写了这么多。让你把你外公的事写上来真的很抱歉,希望你别再伤心了……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