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男神×你]社会正能量max的男神们

*标题是什么鬼【不
*小学生文笔
*私设他们是你的老师
*可能OOC,请慎重食用w
*bell不问男神英雄救美时其他学生在哪里w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写的时候心里超烦,把事告诉我爸后他竟然喂我一嘴的负能量,哦漏果然自我安慰这种事还是找男神好了

前情:
你们正在操场上着体育课,而有的班级正在为了明天的运动会开幕而练习队形。
当你吐槽了一个比你高好几个年纪的班的口号很傻时,那个队伍后面的一位男生狠狠的指着你说“给我等着”,你起初并没有什么在意,可没想到他们练完以后那个男生和好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向你走来……

叶修

你有些怕了,向叶修身边靠近一些,手微微扯了下他的衣角。
而叶修早在一开始就发现了事端,安抚似得拍拍你的肩,低声说了句“别怕,有哥在。”然后微笑的迎上前去看着那些桀骜不驯的人嚷嚷些什么。
“哎哎,多大点事嘛,你看她多大年纪,何必计较呢对吧,这多没面子啊,我先替她说声对不起了。”
余光瞥见神情由期待转变为失望的你,他顿了顿,随后又很快开口,“呵,虽然口号很傻倒是真的。”
像是很随意的评论一般。
那群人表情一滞,然后立马变得好像叶修日了他们老母【不】一样扭曲的凶恶。
“哟,想打架啊?”叶修垂眸,从容不迫的在口袋里抽出根烟点着吸了口,一双暮气沉沉的死鱼眼像是在鄙视他们的举动。他呵呵地笑了声,浑不在意地说,“行啊,来,包子,上板砖。”
“好的老大!”包·随叫随到·校保安·荣兴干劲十足的接旨了【什么鬼
在那无所事事的站了会后,他就叼着根烟,双手插兜地走到你面前,瞥见你那暗爽的表情后,有些无奈地眯眯眼,“行,满意了吧。”
“哦哦哦满意了满意了叶老师你简直帅爆了!!”你激动地双手握拳。
突然头上一重,你感觉有温度在你与他的说之间互相交替着,他和你并排站在一起,你的鼻间萦绕的是熟悉的他淡淡的烟草味道。你抬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掐灭了烟。
——他的表情是少见的温柔。
“知道吗?”他扭过头,收回自己的手,与你对视着。许久,他蓦地一笑。
“除了哥,没人能欺负哥的学生。”

【然后叶修因为这件事被教导主任程果骂了一星期】
【主要是被气得,嗯。】

周泽楷

你害怕的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浑身紧绷着,不时打几个寒噤,直到你熟悉的嗓音响起时才松懈下来。
“怎……么了?”看着他一脸担忧地走过来,你心头一暖,揉揉眼睛向他说明了事情的原委。他听的很认真,还时不时地点头发出“嗯嗯”的回应声。在你讲完后就一脸认真严肃地说,“你,没错。”
你点点头,扬起嘴角,感觉背挺得直直的。“嗯,我知道。”
于是,他扭头看向那群人,长腿一跨挡在了你面前。
你站在他身后,望着他宽阔的背影怔怔地发着呆,在恍然之间听见他说了些什么。
即使看不见也可以知道他紧绷着脸,一脸认真执着的为你辩护的表情。
这么想着,你的嘴角溢出笑容。
——很温暖。
“傻,换口号。”他半天才憋出几个字,其余时间都表情阴沉地盯着那群人。但不得不说,周泽楷那一米八一的个子为他现在的行动增添了一种若有似无的霸气。
而你的飘远的思绪,在他说下一句的时候被拉扯回来。
“口号,不是尊严。”
——很温暖啊。
“总之,她没错。”
宽大沉默的背影像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
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你的鼻子突然一酸。
——真的,真的好温暖啊。
你用双手捂住眼睛,在感觉到了那温热的液体划过面颊,沾染在手心时,如此想到。

在许久以后,你曾问过他,要是,如果那群人没有被路过班主任江波涛给劝退,他会怎么样?
他眨着眼睛看了你好一会,“你没错。”
“不,我不是指……”
“有我在。”
他罕见的打断了你的话语,你愣了愣,看见周泽楷微微扬起嘴角,温柔的望着你时,明白那时为何会突然不害怕了。
——有恃无恐。
因为有他偏爱有他保护所以有恃无恐。
以至于他的话语如此简短,却足以在你心间渐渐扩散,弥漫出炙热的温度,与这个冰冷世界现成强烈对比,温暖灼目的令人落泪。

喻文州

他快步走到你身边,不动声色地把你护在身后,轻声问,“怎么了?”而余光一直瞅着那群人的动作。
不知为何,害怕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
你不由自主的向他靠近了点,咬着唇愤愤不平地讲述了下事情的经过时,正好看见对面的人对你比这中指骂着污秽的语言。
你也只是个涉世不深安分守己的学生,哪有真实体验所谓的校园暴力,顿时一口气哽在心间,说话声都带着呜咽。
而一旁的喻文州的脸色不易察觉的渐渐沉下来,瞳子里飞快的闪现几丝冷峻的意味,然后消失不见。
抽抽噎噎地把话说完后,你还可怜兮兮地揪着他的衣角强调不是你的错。
他把话听完,然后帮你抹掉了眼泪,一脸平静地转过身向那群人道歉,“抱歉,或许是我的学生多嘴了,我现在向你们赔个不是,希望你们别跟她计较。”
那群人嚷嚷了几声后,也就转身走了——大摇大摆,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为什么啊?!!”你诧异的盯着喻文州,随即愤怒起来,“为什么要向他们道歉?!为什么要……”
因为那些人还没有走远,你也不敢吼地太大声——思及至此,委屈与不甘心的心情具现化为细碎的哭声——你没想到,你明明那么信任他,结果他就给你这样的结局。
“别哭啊。”他像是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你说,狗咬了你你还要咬回那只畜生吗?”
“要善待自己。”看着你一脸不服不听正在赌气的,他无奈地弯弯嘴唇,把你捂在耳朵上的双手摘下,故意压低原本就温润好听的声线,使它带上了些磁性。他低下头缓缓靠近你——他知道你最受不了他这么做了。
“真的,他们那群人可不值得你为他们花一星半点心神哦,乖乖期待明天的校运会吧。”
他的眸子变得深邃,唇边的笑容也变得颇有些意味深长。
“要知道,人总有人的方法,让那群畜生知道他们只是只畜生。”

【运动会开幕式上那群学生的班级的口号以及一切被站在司令台介绍的黄老师黑的体无完肤。】
【之后的期中考试还被揪出作弊而又被黑的体无完肤】
【然而那一天你仍未知道事后那些人在荣耀里被悬赏追杀的事】

现实

你们的老师好声好气的把那些人劝退,转过身来就把你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也是醉了。
我们班的几个男生觉得那个口号傻了点,于是就吐槽了下,嗯,暗地吐槽的那种。可没想到那哥们听力这么好,尼玛居然能听见。
然后后面的事就发生了。
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去问了我们班主任和我爸,到底我们班男生该不该骂。
然后他们的回答是:该骂!你自己嘴贱怪谁?你自己打不赢人家怪谁?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怪谁?
这两人喂给我的负能量差点把我气哭了你们造么。
首先,我们并没有招惹他们,只是在暗地里评论了几句而已,那哥们听力那么好怪谁?
其次,你们丫一群高二的心理素质就这么差?丫就只是说口号傻就把你们气得暴跳如雷来找我们干架?妈个比你们一群高二的跟初三的计较好意思吗?
再者,我们老师就在那里你们竟然还敢来,还敢一脸很有理由的说我们侮辱了你们的尊严所以要来打我们,妈个鸡你们的尊严就值一个傻不拉几的口号啊呵呵。
我只能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
妈个逼的我们老师也是,他们是要打架诶打架诶!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制止说记过处分什*么之类的吗?你就那么好声好气的把他们哄走然后骂的我们不要不要的?凭什么?!
而且,为什么他们的侧重点是我们嘴贱,而不是他们想打架?
不管怎么说,打架是不对的大家不都是知道吗?
我们或许是有错误,但是我们嘴贱你们就骂回我们啊,为什么要用武力平息?
这是理解不能啊呵呵。
最后,我相信,就算这个社会不公平,但是,最起码的道理是会知道和遵守的。
要不然,活在这个世上,就真的没有一丝希望和温暖了。

我只是来发泄吐槽一下真的,被两个人鄙视,喂了一嘴的负能量,我再不发泄,就真的要憋死了。

嗯,写到喻队就忍不住爆字数w
叶神和喻队是在事实上顺口气,而小周就是单纯的治愈一下心灵了w

评论(17)

热度(101)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