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男神×你]长歌当归

*半夜发文 
*叶修×你 · 南京保卫战 
*私设你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是个在南京打战的军尉 
*正剧向,没有萌萌的少女心,只有被战争摧残的可怜人 
*设定为民国抗日时期,关于一些保卫战时候的事 
*可能会写一个系列 
*资料就那么多,会出现BUG和OOC,请慎重食用 
 
 

1937年的12月中旬的某一天里,你穿着保暖的皮大衣快步走过冷清的街头。 
铺天盖地的都是绝望悲伤的气息,身边的人民经常干了会事后就像个木偶似得出神地望着远处,迷茫空洞的眼神像是穿透了一切飘向那气息奄奄的城市,然后鼻子一酸,或默默哽咽,或抱头大哭。 
 
你在这洋溢着浓浓绝望气息的大街,城市,国家里,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天空。 
灰的。 
你眨了眨眼,揉揉干涩的眼睛。可触目的还是那令人煎熬的灰色。 
 
“屠杀啊。”你不断喃喃着这词语,“哈哈…屠杀啊……” 
突然,心口蔓延出难以言喻的痛楚,你猛的蹲下攥住胸口的衣物,大口大口急促的喘气。但眼角干涩的没有泪意,只有团在一起的绝望心绪堵在心间与喉间,感到难以呼吸。 
“唔咳、咳咳……咳咳咳!” 
 
为什么……突然就…… 
你拼命的咳嗽着,似乎是想把那团气给呕出来。 
为什么……我的国家…会遭受到如此的待遇? 
那么…他呢,会…… 
——死吗? 
 
经历了那么多希望与绝望之间沉沉浮浮,却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那么茫然。 
是因为首都,还是因为他呢? 
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了呢? 
 
——你忽然失去了相信希望的决心。 
 
在知道那个消息后,每一秒都像一个漫长的世纪。 
而在几百个世纪之后,终于,你把头埋在膝间,撕心裂肺的痛哭干号着。 
却没有一滴眼泪。 
 
——“听说那什么……悲歌可以…什么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好像是这么说吧。” 
骗子。 
“所以啊,要是真的想哥,就看看远方吧。” 
你个骗子。 
“说不定什么时候,哥就在你面前了呢。” 
叶修你个大骗子! 
 
若远望可以当归。 
那么,卿已凯旋多年。 
 

叶修其实心里很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去参军。 
爱国这种他认为太扯淡的理由他可说不出来,他只是不爽那些人对中国动手动脚的。 
一直低头夹着尾巴承受这种屈辱? 
呵,开什么玩笑呢。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一口气吗。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怕啊。 
——怕这样一个风雨动荡的山河,自己有心无力,守不住这样一个她。 
 
以至于你哭着喊着叫他别去参军,他也就只是呵呵了声,伸手像哄小孩似得摸摸你的脑袋,继续收拾东西去了。 
“别闹。” 
“我没闹!你为什么要去?别去!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的……” 
叶修其实挺想看看你一袭火红嫁衣的模样,但他怕他看了就会赖着不走了。 
而且…… 
 
“这国不成国,家不成家的,成了亲就那么浑浑噩噩的把这一辈子混了吗?得了吧,哥像这种人吗?行了,什么都别说,就俩字,等我。可以吗?” 
 
而且啊,如果他回不来了…… 
 
你愣了愣,蹙着眉咬唇看向他。 
而他还是叼着根烟,满腔的深情就被掩盖在平常时期那副半死不活像是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中。 
你微微嚅动了下嘴唇,默然地垂下眼睑。 
“……好。” 
 
如果他回不来了呢,你也可以轻轻松松找个人嫁了。 
 
但每当想到这个可能性,叶修都会皱眉啧一声,再狠狠的吸上一根烟。 
鬼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破习惯。 
 
你是不会阻止他的,他知道。 
你的爱国情怀可不比他少,要知道你可是天天都在他的面前叨叨着什么泱泱大国何以不兴。 
的确,吾等泱泱大国,何以不兴? 
而在参军的前一天,你约他去参加当地的庙会。 
 
那一天真是格外的热闹,街边的小商品花样繁多,惹的些许小孩驻足观看,奶气奶气的扯着自己母亲软磨硬泡去。 
周围都是些喜庆的颜色,合着那些未遭受过战争洗礼的琳琅笑语,使人恍惚间认为这里竟是天上人间。 
你与他慢慢的渡步,沉默如蒸气无声的攀爬在你俩之间。最后,还是你张开嘴,主动打破了这压抑的安静。 
“呐,叶修,叔叔知道那件事吗,关于你要参军的事。” 
“哪能让他知道?”他一听这话,顿时嗤之以鼻,“知道了我还参什么军。” 
你顿了顿,低头默默看着自己向前迈出的脚尖,“我不会告诉叔叔的。” 
“嗯,我知道。” 
一个话题的时间就这么被消耗完,你们走走停停,几乎一路无言。 
与外界的喧闹简直分外的格格不入。 
约莫走了十几分钟,叶修扭过头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你,开口说,“歇会吧。” 
“嗯。”你就那么应了声,“对了叶修,帮我买个花灯吧。” 
 “……你又有什么名堂?”叶修狐疑的看了你一眼,抱怨着累死了累死了,却还是起身向小贩走去。 
你站在原处,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蓦地张开唇。 
——“叶修。” 
声音很小,理所当然的被泯灭在巨大的声波洪流里。 
——“叶修。” 
我果然只是个普通人啊。 
叶修。 
听见了吗。 
 
你如同魔怔了一般,站在那里任由自己的身体被自己的意识所控制着。 
你几乎可以听见你的心脏扑通扑通异常活跃。 
一切似乎都被世界按了静音键。 
空气中传来关于爆竹特有的刺鼻硫磺味, 
糖葫芦甜腻的香气, 
远处庙堂里烟火的的焚香, 
小孩身上淡淡的汗味, 
连他身上令人心安的烟草气息。 
你都敏感的察觉到些什么。 
 
你听见了吗,我说, 
 
我说—— 
“我爱你。” 
 
“你说什么?” 
叶修站在你的不远处一脸疑惑的看着你。 
“没什么,一些没有意义的话而已。”你连忙笑了起来,“我的花灯呢?快给我!” 
——我果然只是个普通人啊。 
——连一句告白都不敢说的普通人。 
 

而叶修走好的几天后,当叶父叶母发现自己的大儿子竟然去参军时,他们都无一例外的沉默了。 
 
“真是翅膀硬了啊。”叶父感叹一声,拿着叶修留给他们的信,惆怅的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语气暗含着的不易察觉的悲伤,“罢了罢了,我只当……没有过这么个儿子。” 
你默默看着这个久经风霜却还是分外精神的老人,却好像一瞬间被这个事实压垮了腰,苍老了几十岁的模样,心里突然很难受。 
 
“倒是你自幼与那混账孩子结了娃娃亲,如今……” 
“我会等他。” 
你飞快的打断叶父的话,却惹来叶母的惊呼,“莫要胡闹!我们都知道这战场上……” 
她一噎,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会回来的,和属于中国的荣耀一起。”你不断的重复着,“他跟我说过,他会回来和我一起好好过日子,他说过的。” 
——你明明清楚,等待是这世上最残忍的事,它在不断地给予人期望之后,又把人推向更加冰冷的深渊。 
 
可是,又能如何? 
你说待战事过后,衣锦还乡,我信你,不管过去多久,十年,二十年,我都等你。 
我已别无他法。 
 
但是我怕啊,这岁月不饶人,我怕等到我老、等到我死,却还是等不来你。 
 

当叶修坐在桌子前表情认真的写写画画些什么时一旁的苏沐秋笑嘻嘻的打趣他,“哟,又在给你的小媳妇写信啊?” 
“怎么了?”叶修瞥了他眼,“突然问这个,你自己不也天天和你妹妹腻腻歪歪的。” 
 “这可不一样啊,沐橙可是……” 
“好了别闹,淞沪会战才刚刚结束,好好修养,等会还要去南京。” 
“为何是我们?” 
苏沐秋表情一滞,侧过头凝重的问。 
 
“没人敢接。”叶修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你也知道,淞沪会战后,上海沦陷。那么下一个作战地点便是南京,但是,对于守不守,怎么守这个问题,没人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唐生智将军提出来他守的。” 
“……这样啊。”苏沐秋勉强弯起嘴角,面色有些阴郁。 
“莫不是怕了?” 
叶修挑起眉毛,看向那个唉声叹气的和他一起打战有好些年的战友,满脸嘲讽戏谑的神色。 
“这一战非死即伤……我们不可能……” 
“所以你怕了?”叶修的眼角抽了抽,像是有些不可置信,“论惨烈,哪一战不惨?苏沐秋,打战也打战也打了这么多年,你怎就突然……” 
“我只是担心沐橙罢了。” 
叶修一怔。 
 
“这纷纷乱世,若是没了我这个牵绊,沐橙该怎么办?”苏沐秋的眼睛红红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起来,“叶修,你觉不觉得我们真的好窝囊?” 
“打了这么多的战,却还是阻止不了那群日本鬼子的脚步进程。对于保家卫国,我们无能为力。”他顿了顿,“对于使她免受颠沛流离,我们也无能为力。” 
 
“是不是……太窝囊了?一个大老爷们,竟然……” 
“别说了。”叶修深吸口气,重新握起笔,指节泛白,细看之下,能发现他的手在微微地颤抖,他嚅动着嘴唇,一遍又一遍的用带着喑哑哭腔的声音重复着,“别说了,真的,别说了。” 
 
——嗯对啊,哥也这么认为。 
不能完成诺言的我,真是太窝囊了。 
不能永远守护你的我,真是太窝囊了。 
 

“叶修,看你天天在写东西……写什么呀?” 
“遗书。” 
 

【致吾妻: 
媳妇儿你知道吗? 
南京那一战是有多么惨烈。 
——当哥说我们十万对上日军二十五时,你会怎么想呢? 
不过哥可能再也不可能知道了吧。 
 
日军的飞机轰隆隆的来回飞了四天,吵死人了。我们躲在防空洞里,哥那个队友,嗯,跟你提到过的那个苏沐秋,竟然在洞里唱民歌。 
竟然还挺不错的。 
那个时候,哥突然好想听你唱一首《采薇》。 
媳妇儿,我想你了。】 
 
【致吾妻: 
你知道吗,他们日本竟然还要求我们在十二月十日中午之前投降,否则就大举进攻。 
呵呵,多说无益。 
中国从来不会不战而降。】 


 【致吾妻: 
今天……哥的那个战友死了。 
 
为了进攻南京城外的制高点雨花台,日军出动了八十多辆坦克,用人海战术一点点逼近阵地,守军用尽了子弹就开始肉搏,血战中被刺刀刺穿的将士尚未牺牲,就爬过去阻挡日军坦克的前进,一点点尸山人肉和鲜血,组成了一个新的高地,整整三天,雨花台高地的守军打光了又来一波,敌人打退一群了又来一群,阵地一直在我们的手上从未失守,就连右翼的朱赤旅长在混战中被炮弹炸死在阵地上。①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感受,太模糊不清了,但很难受,真的非常难受你知道吗,媳妇儿。 
连哥这么说起来就像一个梦一样。 
可是那不是梦,哥知道,他们的血是温热的。 
 
那时,哥就趴在战壕里,看见他被那日本鬼子刺了好几刀——嗯,很疼,真的,隔着那么远,哥依然清晰的听见那抹银辉没入肉体中沉闷的声响。 
鬼子刺完他以后就去找下一个目标了。 
而他就趴在那里,一点一点的爬过去——没爬多少,但是由于摩擦,那肠子都流出来了。 
哥旁边的军官使命按着哥,特别用力,现在哥的手还青着呢。那时他恶狠狠的跟哥说,别去,去了又能怎么样,是个大老爷们就别那么矫情! 
可明明他也在颤抖,也哽咽的哭了出来。 
 
苏沐秋,你一点也不窝囊,挺爷们的。 
真的。 
你是个大英雄。】 
 
【致吾妻: 
嗯,可能我回不来了。 
别等我了。 
说实话我真的真的好想看看你穿着嫁衣,满脸红晕的样子呢。 
真的,好想好想。 
 
嘿,媳妇儿。 
嗯。 
媳妇儿,我爱你。】 
 
 
整个南京保卫战历史八天,有十一名中国将军阵亡,城外牺牲战士的尸体,全都面向城外,背对城内,阵亡将士五万,无一畏战。 
 

“叶修,你在干嘛……喂喂好好的信怎么烧掉啊!” 
“……” 
 

故事的结局便是如此了。 
哈?你问之后怎么样了? 
 
那么,在知道之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你说,乱世中的爱情算什么? 
 
它美好,却不坚韧。而更残酷的就在于,当它被连根拔起无力枯萎时,你还要回过头割开自己本就溃烂的伤口,明白爱情它根本算不上什么。 
 
对的,在乱世中,爱情它不算什么。 
以至于后面的事,也就是可有可无了。 
 
只知道,你一生未婚。 
领养了几个小孩,一直居住在老房子里,那么聊度余生。 
你很健康,活过了抗日战争,活过了文化大革命,活过了改革开放,算是活了半个世纪多了。 
而且你在逝世之前,还一直念叨些什么,笑的像个十八岁的少女。 
“我终于等到你啦。” 
 
 
 
 ①:出自《百年家书》 
 
写完了,终于写完了。 
说实话写这篇写的我半死不活,也写了很久的,而且脑子里的剧情没有构思设定的战地记者喻文州那一篇清晰。 
而且想写的似乎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我的错_(:_」∠)_
说实话写这种东西应该算是费力不讨好,远没有小段子那么好写而且轻松。 
但还是想写啊。因为民国时期特别好设定一些比较空大的事情,发挥的空间比较多。 
其实我就是看不惯为什么民国的文都是傻逼军阀恋爱史,这个时候不是爱国的好机会吗! 
 
至于后几篇……面前只构思了战地记者喻队和中医大眼。 
如果想看的话求讨论_(:3」∠)_
要不然没动力不想码w

评论(18)

热度(77)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