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男神×你]火灾逃生知识剪辑

*第一次用如此严肃又扯淡的标题哟呵(ง •̀_•́)ง
*憋被标题骗了嗯真的_(:3」∠)_
*上化学课时想到的的梗,OOC×3
*可能会有后续……可能_(:_」∠)_

前景

你是被浓烟熏醒的。
四周一片狼藉,你愣了愣,鼻子里便无止的被灌满了浓烈呛鼻的有毒气体。
一瞬间,你就明了发生了什么事。
——火灾。
你原本想深吸口气让你冷静下来去接受这个看似荒谬的事实,但这个举动还没有付诸于现实,你就留不住可是咳嗽起来,头也愈发昏昏沉沉。
你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连忙起身跌跌撞撞的奔向书桌——那儿有瓶矿泉水。
你毫不含糊的开盖倒到纸上,掩住口鼻后你感觉一阵冷意,随后思绪也清明许多。
你把剩下的水倒在床单上,手指有些微微颤抖,而这个幅度轻小的举动没有停止,反而还更强烈了些,它无不透露处你的害怕。你定了定身子,咬牙闭着眼睛披上床单奔出去。
我不能死…这也太荒唐突兀了……你在心底默默念叨,而且,我答应过他的……
心中地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你的鼻间突然一酸,导致捻着床单的手抽空的抹了把脸。

——不能死。
蓦地,你的眼睛在那时变得格外的亮……

叶修

发生火灾后他跟人群一起慢慢逃了出来,但走到一半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卧槽媳妇儿还在里面睡觉呢!!!

如果平时听见这种事例叶修可能会挂起那标志性的嘲讽的笑容,当做一个娱乐身心的笑料就那么过去了。
可现在他是脸上直冒冷汗,压抑住心中不好的预感,双手不耐烦的摩挲着他的账号卡,坐立不安的渡步在安全区——烟也不知被吸了几根。

——一直是这样吗?
叶修失神的望着暗暗透露出火光的入口,不知怎的,心里忽然异常疲惫,像是回到了那个年少轻狂却又无能为力的时代。

他是这样,你亦如此。

“没事的……嫂子她不会有事的。”
即使知道这种安慰对叶修来说根本无济于事,但苏沐橙看着这样颓唐的他,不免有些心惊。
他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已经听见。叶修坐了下来,对苏沐橙给予一个勉强的笑容,眼圈有些红,他垂下头,双手支持着脸,整个人似乎在慢慢颤抖。
“哥只是有些害怕……”他不禁打了个寒噤,“要是她……”

他突然不说话了。
苏沐橙叹了口气,也没有答话。

时间过了许久,或只是一刹那,叶修像是再也忍不住了,猛的直起身子奔向满是消防员的入口,手心微微出汗,眼神却是格外坚定。
——我已经失去他了。

“干什么干什么,别在这烦碍我们!”
“抱歉…但是我媳妇还在里面!”
“所以?”消防员不为所动。也难怪,像这种事,他不知已经见过多少了吧。
“所以……”
——我不想失去你。

“够了大哥,有人逃出来了!我们要做接应,请你到一边去!”
叶修的动作一顿,却没有动,他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个渐渐变大的身影,在看清被单下熟悉的面孔后他的身子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不顾消防员的阻止一把把你拉入怀中。
你没有抗拒,即使叶修用了很大的力道,把你的肩胛骨按的生疼,但你还是用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给予他。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你红了眼眶,你吸吸鼻子,凝视叶修有些枯燥的发梢,许久听见自己哽咽道,声线沙哑。
“没事,我回来了。”
他一深一浅的呼吸扑打在你的颈间,你觉得有些痒。在感觉到怀中的温度不是幻觉之后,叶修都浑身像是松懈了下来,变得软绵绵的。
他突然低低的笑出声来,像是解脱,像是怀念,完全听不出真实意味,“呀,你回来了啊。”
“你竟然回来了啊。”

“我还以为,你也要和那家伙一样,离开我了呢。”

喻文州

在得知你住的楼房起火时,正在友谊赛休息阶段指导队友该怎么做的他在试图联系你却联系不上时,当机立断决定回家。

“记住,战术就是这些……”话末,喻文州顿了顿,身子微微向前倾,“抱歉了大家,这次是我的任性。”
“哦别这么说队长……”黄少天连忙上前去安慰他。
——“但我心甘情愿。”
无论让我面对这个事情,选择多少次——即使知道了你平安无事,我都会选择任性。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就那么如此带着些歉意的望向蓝雨一行人,面前的黄少天显然是被噎着了,尴尬的咳嗽一声。之后很快恢复过来,元气满满的叫嚣着,“嘿我就说嘛,队长你主次这种东西你还是分得清的啦!不就是个友谊赛吗?要赢还不简单,看本剑客分分钟搞定!去!救妹子要紧!就是在吃喜酒那天别忘了说……”
“对啊队长,这种事根本不需要道歉。”郑轩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如是说。
徐景熙也笑了笑,“你的选择并没有错啊。”

“谢谢你们。”
喻文州的笑变得轻松起来,接受了队友的体谅,再一次重复一遍,“谢谢你们。”
能遇见你们,能进入蓝雨,这是我生命中无法言喻的幸运。

喻文州走的焦急,他坐在出租车上,温声细语却频率极高的催促着司机加快速度,面对司机的不解与抱怨也是安之若素。
还一有空就打你的手机。
即使一个也没有接通。

他紧紧的握住手机,用力之大竟使得指节泛白,原本带着笑意的眸子变得有些阴霾,心中忧虑重重。
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他虚脱一般的摊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嘴唇微微嚅动,像在喃喃细语些什么。
——“平时日理万机的蓝雨队队长来找你啦。你可不要耍脾气吓我啊……”
“我为了你可是任性了一回哦。”
“别生气啦,以后会早点回家,会挤出时间来陪你玩闹,会陪你逛街购物,会让你感受普通女朋友该体会的甜蜜……我们不要闹脾气好不好,不要吓我。”
“真的,别吓我……”
余下的话语,都化作了他唇边的一抹无奈的叹息。
——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那个安稳自若运筹帷幄的四大心脏的蓝雨队长。
可又有谁在意呢?

另一边。
你成功的逃窜下来,把湿淋淋的被单抛在一旁,心跳得很快,急促的大口大口汲取着氧气。
……得救了。
你突然想笑——在有了充裕的时间之后,你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文州会不会来看看……
不对他现在正在打比赛呢,没时间啦,而且他怎么知道这个消息?安啦安啦,自己要有做蓝雨的队长夫人的觉悟啦……
你顿了顿,强装的笑容还是垮了下来,理性告诉你叫你不要打扰他的奔波,但感性却无时不刻但催促你叫他来。
你的眸色渐渐深邃,叹了口气。
他怎么会来啊……
“是、是你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你的思绪,而熟悉的声线让你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没错,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我,我还以为……”他的呼吸有些快速,上气不接下气的那种,看见他是做了多少运动。他看着安然无恙的怔愣的你无奈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
话还未说完,他就被你猛的抱住,你在他的怀中哇哇大哭起来,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我、你来啦,你真的来啦……文州,我好怕呜,要是、要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环在你腰间的手猛然收紧,不过像是怕吓着你似得,又立马放松了,“抱歉,是我的错。”
“没有在你害怕的时候陪着你,是我的错。”
喻文州微微垂下眸子,以至于根本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只见得安抚性的抚摸着你的脊背,一遍遍的道歉,“抱歉,以后不会了。”
他搂着你,像是搂着他此后的人生。

“明明你才是我,永恒的唯一。”

王杰希

你一切准备就绪,却发现你家的门被火给炤烧的根本打不开了,气急败坏的使劲踹门发现这样根本无济于事以后,你有些绝望了。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你不甘心。

你咬咬牙,拼命忍住想哭的欲望与满意的恐惧,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拿起它播给了你的恋人——微草队长,王杰希。
电量所剩不多了——在睡前你忘记拿去充电。
在等待接通时,你的思绪格外混乱,心中已经快要打好的腹稿却被情绪的一个海浪给冲散,你不得不疲惫的闭上眼继续想。

接通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你却恍如隔世。
该怎么说呢……直接告诉他自己会死了,叫他不要那么伤心难过……嗯,绝对不能在他面前哭出来啊。
还要交代些什么?哦对了,晚饭要好好吃,他的肠胃本来就不怎么好,这一折腾……
“喂。”
低沉的声音蓦地响起,如流水一般,从电话的那头倾泻在灼热的空气之中,转换为你胸口无法言说的疼痛与脸颊上滑落的眼泪。
你用手捂住嘴压抑住自己的哽咽,把电话放在了自己的痛的无法呼吸的胸口,依稀听见他又重复了几遍,“喂,有什么事吗……怎么在我工作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没什么。”你完全没有想到你可以装的如此相像,你的身体开始自主的握起手机放至耳边,声线变得冷静,与平常无异。“就是突然想和你聊聊天。”
“……”他看了看因为自己走了而变得喧闹的训练室,叹了口气。本想拒绝,可不知为什么一开口,却变成了允许。
“好吧。”
为什么?王杰希不解的眯起眼睛,是因为……感觉你好像在哭吗?
可听起来你明明没有哭啊。
“想聊什么?”
你被噎住了,因为你以为他会拒绝你的,开始现实却与之相反,那么温存。
——也那么残忍。
“杰西卡……”你喏喏着,像是在考虑聊什么,温度越来越高,思绪也越来越混沌,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今天的晚饭你想吃什么?我感觉竹笋炒肉不错啊……”
“嗯,你喜欢就好。”
“多喝水,天天对着电脑……”
“嗯,好。”
“要运动啊,别天天坐着,会生病的……”
“嗯,我知道了。”王杰希耐心的等这个像是昏昏欲睡的你说完,“谢谢你。”
“那个,王杰希。”
“嗯?”
他有些漫不经心的应答——不怪他,像这种一问一答式的聊天的确是无趣的。

但他却突然听见了什么不一样的声响。
火焰燃烧时滋啦滋啦的细琐声音,还有谁在粗鲁的捶打着门,说了什么?好像说了什么——“里面有人吗?别担心!我们现在就带你出去!”

怎么回事——
王杰希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一般,紧握手机,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让自己放柔声音别吓着了你,“你那里出什么事了吗?”
你却恍若未闻,继续悄声问,“王杰希,你爱我吗?”
“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吗,我道歉,别吓我……真的!”
“回答我,你爱我吗?”
“我——”
最后门被冲撞开的声响以及电话被挂掉的忙音混合在一起,但他还是清晰的听见了那一头的你喃喃的呓语。
像是咒语。
——“我爱你。”
他闭上眼睛,深吸口气,面色阴郁的看了眼训练室,丢下句“好好训练,我有事先走了。”就跑走了。
留下微草众一头雾水。

千万别出事。
他看着手机出神,拼命打你的电话,在心底不断的责怪着自己,怪他太有恃无恐,怪他太轻视你,怪他看重微草与他的荣耀,却忽略了你的苦楚与艰辛。
直到见到你在医院平安无事,没心没肺的朝他招手时,他才像是卸下了沉重的负累一般,轻松迅速的跑向你。
答语在风中飞舞,如同轻逸的丝带,飘飘洒洒的扑向你明亮的眸子中,心中。

“我也爱你。”

评论(9)

热度(169)

  1. 木筏.君迁子 转载了此文字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