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男神×你]假命题或真命题

*意识流
*给伞哥,清明节快乐

*
「我爱你。
没有你的,寂寞的,冰冷的世界,那么独自一人,我情愿去死。
我想到你那里去。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哈……这样吗,真是抱歉呢,这只是一个——”
“假命题哦。”

*
清明时节雨纷纷。
“诶……如果我死了,你会陪我死吗?”扫墓扫到一半时,苏沐秋突然一反常态的找你聊这个话题。
“滚。”你轻嗤一声,“本姑娘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陪你殉情,苏沐秋你何能何德?”
“什么嘛……认真的,说会不会!”
“你希望我会吗?”你瞥了他一眼。
“哈…本来是问你的问题居然抛给我……过分。”他烦躁的挠挠头,“感觉可能……希望吧?”
“毕竟谁不想要一个深爱着自己,宁愿因为自己而死的人?”
“不不不,别死……我有点不想你死……呢父母怎么办?”
“……好吧我答应你。”你咧嘴,毫不含糊的一巴掌糊向他,“不过绝对是个假命题啦!你怎么可能会死的,电视剧看多了吧!”
“也对……噗哈哈!”

*
不,不是假命题。
是真命题啊。
苏沐秋他——
真的死啦。

*
「我……死了吗?」
苏沐秋站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自己的手掌,如此想到。
然后,看见了,你红肿的眼睛,和麻木的表情。
「喂——」
「不要哭啊……」

“你曾问我会不会陪你殉情?”
你把手中的雏菊放到墓前,静静的看着。
“我答应过你的。”你歪了歪头,“可是是骗你的哦。”

“我不会陪你殉情的。”
「我知道,怎么可能是真的吗……」

“但是,我会退学去打荣耀的,玩神枪手。”
「等、等等!」
“和叶修搭档。”
「什么意思——」
“挣钱给沐橙上大学。”
「喂——」

身体无法动弹,苏沐秋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有些震惊到不知所措。
「你再说什么啊——」

“然后,退役了,我就去周游世界。”
你突然笑了,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
“让我看看,这个的确特别善变的世界,是怎么拥有永远。”
“作为背叛约定的惩罚,就让我活着,活到很老很老,活到沐橙和叶修他们走了之后。”
「……不要再笑啊,真的,不要再勉强自己去笑了啊。」
苏沐秋的手指都在发抖,他的心开始揪的令人发疼,他清楚的明白你的意思,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
“喂……知道我最希望做的事吗?”
“不就是打荣耀吗?”你翻了个白眼。
“不是啦……那是生意啊……其实我最想做的,就是去看看这个世界。”
“看看是否真如书上说的那样——”
他的眼里仿佛有理想,有星光。
“再顺便在这个善变的世界,看看永远。”
他看了你一眼,像一个普通的大男生一样哈哈笑起来,温纯暖人。
——“和你一起。”

*
的确是永远啊。
永远的失去,永远的疤痕,永远的不能再说——
“我们在一起吧。”

*
“很自私对吧,我——很自私对吧!!!”
你突然怒吼着哭出来,“但是都怪你啊苏沐秋!如果不是你死了,如果不是你死了……”

*
「对啊。」
「都怪我。」
眼泪在落下,少年无助的捂住自己的眼睛。
「抱歉啊……都怪我。」
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独自活到没有他们的时候。
很……害怕吧,怎么可能不害怕啊,他的女孩明明是一个那么厌恶孤单的人啊!
明明是啊!
明明他的女孩——值得更好的对待啊!

*
两个人的孤单犹尚可解,然而,一个人的孤单——
却是至死无解啊。

*
「别这样。」
手指被紧握成拳,他咬牙看着你,眼睛发红,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弃犬,半跪虚抱着你。
「我会心疼的啊。」

*
“他们都以为她不再念着他了,但那只是陌生的人。熟悉的人肯定知道,她其实一直在那个坑里面坐着,不愿意再爬起。”
“甚至啊,变成了他。”
“她没有殉情,只是变成了他。”

*
「我爱你。
没有你的,寂寞的,冰冷的世界,那么独自一人,我情愿去死。
我想到你那里去。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抱歉,这只是个假命题。
但是啊——

「我爱你。
我做着你那些未完成的事,努力活着,活成你的样子。」
这才是真命题。

评论(1)

热度(56)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