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牛顿第一定律

【撞脸梗】第一发~ 
 
 

撞脸人物为:鹤丸国永→伊佐那社 
 
CP:姥爷×女审神者 
 
女主设定为暗恋伊佐那社的萌妹子。 
 
 
 
『其实这个梗是源自于我有一天看着姥爷的图突然就产生了一种错觉:“卧槽这谁怎么这么像K里的小白不行了性格也有点那么小像”』 
 
『……于是,梗就来了。』 
 
 
 
『先把目前觉得想写的错认梗人物列一下吧。 
 
加州清光→王耀 
 
三月日宗近→HAYOTO(一之濑时矢) 
 
目前感觉撞脸撞发型大概就是这些了吧。』 
 
 
 
苏 √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现在你还有机会放弃QVQ
 
 
 
好吧当你看完我的碎碎念还有欲望往下看的,就尽请观赏吧。 
 
 
 
(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敬请提问) 
 
 
 
 [刀剑乱舞]牛顿第一定律 
 
 
 
 Ⅰ° 
 
——我说过我会记住他的。 
 
——可是我还是忘记他了,那么轻易,就像,我当初信誓旦旦地说出诺言般的轻易。 
 
* * * * * 
 
“——欸,主上,我发现喜欢上你了。”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少女原本微笑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而鹤丸国永形容不出少女那一刻的表情。 
 
虽然他并不像歌仙兼定那样满口所谓风雅的俳句,但他自认为自己的文采还是不错的,毕竟有时候他也会小小的文艺一把,可他真的无法在心中准确地组织好言语,来描述少女面颊上的情绪。 
 
那夹杂着深深的自嘲、痛苦、悔恨,以及鹤丸无法用词语概括的情绪,全部从她的心底涌上于眼睛与脸颊之中。 
 
她扯出一抹笑——鹤丸又无法形容出其中的意味——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多看一点名著什么之类的书来扩大词汇量。 
 
“你会忘记我的。”她用的是肯定语气,仿佛结果根本毋庸置疑,“你的时间太悠长了,无论是美好的,亦或是丑恶的,被埋藏在时光这种黄沙之中的时候,就成为了一种历史,就像那些化石一样,即使挖掘出来,也不是那种生龙活虎的生命体,它变成了骨架,拿来观赏,供着回忆。”她顿了顿,继续说,“又或者,被深埋于地底,忘记它的存在。” 
 
“就像我一样。”少女出神地喃喃着。 
 
“——就像我那样轻易地忘记他一样。” 
 
 
 
 Ⅱ° 
 
——你在看我吗? 
 
——抑或你只是透过我来回想他呢,我的主上? 
 
 * * * * * 
 
“嗨嗨,主上,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声音突然的出现显然是吓到了毫无防备的少女,她惊恐的扭过头来,眸间还带着迷蒙的雾气。 
 
映入眼帘的是白发少年眼中的恶劣笑意,他像是心情很好的用手支撑着下巴,“哟,主上,你又被我吓到了哦。” 
 
“是鹤丸啊。”少女偷偷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附和着他“是啊是啊,可真是太吓人了。” 
 
“主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哦。”鹤丸微微侧着头,“你在干嘛呢?” 
 
“欸……没,没干什么。” 
 
少女有些慌乱的收起膝盖上的书物,却被鹤丸坏心眼的一把抽走。 
 
“是吗?主上你的撒谎技术还有待提高啊。”鹤丸发出一声感叹,压根不顾少女的反对,擅自翻开了书,“物理书?主上你可真是勤奋……” 
 
他突然闭上了嘴,见此,少女一脸崩溃的先开口解释,“那个,鹤丸你先听我解释……” 
 
“画的是我吗?”看着书的少年又是十分突然的开口。 
 
——正在“牛顿第一定律”的章节中,杂乱无章的线条组成了一个男孩柔和的脸庞,发型与鹤丸相似,可面上只有一片空白。五官什么的,都无法预见。 
 
“是我吗?主上?” 
 
少女反应过来,呵呵笑着,但鹤丸明显感觉得到她的勉强,“这个,啊……这……” 
 
“又是他吗。” 
 
少女沉默了,许久之后,鹤丸才听见少女干涩的声音,像是受到莫名的挤压一般,音量细微,残破不堪。 
 
“抱歉。” 
 
鹤丸的笑容僵在嘴边,金色眼眸中的光芒迅速黯淡,像是天空中陨落的流星,而低着头的少女没看见他眼底的落魄。 
 
——我明明就知道结果啊。 
 
——为什么还是期待着你会笑着说出肯定回答呢? 
 
——我真是个,大笨蛋啊。 
 
 
 
 Ⅲ° 
 
——那个,你是鹤丸,对吧? 
 
——你真的好像他啊。 
 
 * * * * * 
 
鹤丸记得第一次见少女的情形。 
 
“哟,我这么突然的出现,是吓到你了吗?” 
 
他念出千篇一律的介绍,可眉间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意味,仔细的盯着少女的脸庞,不放过任何微小的情绪变化——他可是超期待啊,他的主上露出惊诧的表情,那么他的恶作剧又成功了。 
 
不过……好像发展超出了他的想象。 
 
少女见着他的那一瞬间,瞳孔蓦然放大,嘴唇微微张开,眼睛似乎在分泌着什么咸味的液体。 
 
欸?欸?!见到我有这么激动吗?! 
 
鹤丸一阵无言,“那个……主上,你怎么了?” 
 
少女突然用手拍在鹤丸的肩上,然后收紧,黑色的眼睛凝视着他,一张一合的唇像是在喃喃着什么。 
 
“主,主上?” 
 
“你是他吗?” 
 
“啊?” 
 
“ 快回答我啊!你是他吗?!”少女的神色地嘶吼道,眼眶涨红。鹤丸感觉肩膀有阵痛传来——他怀疑这个新的审神者是不是有精神病。 
 
“镇定,主上,镇定一点。”鹤丸把少女的手强行扯下,眼神是难得的认真,“到底怎么了,主上,你没事吧?” 
 
少女像是回过神似的,动作一下子停下来,蹲下抱膝呜呜地哭泣。 
 
“你不是他啊……我还是忘记了他啊,无论怎样,我还是忘记了他啊……” 
 
银发的少年尴尬地看着哭的分外伤心的少女,咽了下口水,随后才迟疑地问,“他是谁?” 
 
“我曾经……暗恋的人。”少女抽抽搭搭的如实回答道,似乎这个跟她的暗恋对象相似的外貌在她那里获得了许多的信任度,她哭着补了句。 
 
“——可是…现在忘记他了。” 
 
 
 
 Ⅳ° 
 
——时光很长。 
 
——所以,我想我可以对你说永远。 
 
 * * * * * 
 
鹤丸明显感觉到少女的对自己的关注程度比其他的刀更高。 
 
“鹤丸,可以过来帮我拿一下这个东西吗?” 
 
“鹤丸,喜欢我给你分的便当吗?” 
 
“鹤丸,你要来高处看看吗?” 
 
其他刀都是一脸嫉妒叫怨念的看向鹤丸,清光嚷嚷着“主将果然你还是更爱鹤丸吧!” 
 
什么啊……什么叫更爱我啊…啧。 
 
鹤丸一脸不爽的岔然想着,明明—— 
 
主上对我的偏爱,都只是…源于这张脸吧? 
 
这个认知可真是让人不爽。 
 
而鹤丸每想到这,都会一脸赌气的向别人恶作剧。 
 
“鹤丸,你在吗?”穿着和服的少女迈着小碎步走在长廊上,她左顾右盼着,却始终不见那个纯白色的身影,“鹤丸……” 
 
“哇!” 
 
“啊?!” 
 
“噗哈哈!主上你又被我吓到了。” 
 
少女不语一会,紧接着就是一声长长的叹息,“鹤丸,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 
 
“——你果然跟他还是有区别啊。” 
 
鹤丸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侧过头看向少女,而少女并没有发现异样,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鹤丸,你知道吗,我现在……快把他的所以都忘记了。” 
 
“可我明明答应过他的。我答应过他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 
 
“鹤丸,你知道牛顿第一定律吗?就是那个‘在不受外力的情况下,物体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者静止的状态。’的定理。” 
 
“一开始我认为,既然是单恋,那么就不存在所谓的外力。” 
 
“可没有回应,就像是没有牵引力。”她磕上眼帘,鹤丸觉得他的审神者很失落,“而时间就是摩擦力——它们之间根本不成正比。” 
 
“物体终于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滞了运动。” 
 
少女咬咬嘴唇,艰难的维持住笑容,“怎么办,鹤丸,我感觉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我与他的约定。” 
 
 
 
 Ⅴ° 
 
——那个一直心心念念的,终于消失了音讯。 
 
——而这个在身边的,终于露出了笑颜。 
 
 * * * * * 
 
“我可是在向你告白啊主上,你怎么还是想着那个和我长的相似但绝对没我帅的混蛋啊?” 
 
鹤丸翻了个白眼,无视少女的吐槽“喂那个的称谓是怎么搞的!” 
 
“主上你只用说你喜不喜欢我就行了。” 
 
“……唔,虽然说我对你是有些喜欢的啦,但是……你明明知道那并不是你想要的喜欢。” 
 
“我会让主上喜欢上我的,反正主上也不喜欢他了吧。” 
 
“欸?” 
 
“主上你只用选择接受就行了。” 
 
“喂!!!我说你……” 
 
鹤丸稍一用力就把少女揽进怀里,他笑嘻嘻的说道,语气是不同于表情的执着认真。 
 
“主上,你知道吗,时光于我,并不是摩擦力,而是供着物体行驶的通道。” 
 
“它足够长,足够让我爱你很长时间,足够让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在鹤丸的怀中,少女一脸通红,她僵住许久,最后才发出一声细如蚊吟的应答。 
 
“我会试着的,我会试着喜欢你的。” 
 
心中有一股暖流。 
 
——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早已习惯了独自一人的,没有回应的少女,面对着这种情感,莫名使她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同于喜欢“他”时的苦涩,少女的心里泛起了一阵甜蜜。 
 
“伊佐那社……等等!伊佐那社!” 
 
姓名蓦然闪现在脑海之中,少女像是抓住什么似的失声低吼着,“我……我想起来了,他叫伊佐那社!” 
 
“哈?原来他叫伊佐那社吗?”鹤丸一脸不爽,“什么呀就这么普通的名字你就想了这么久吗!” 
 
少女一瞬间地怔愣住,表情溃散放空,眼神也是飘忽无影,十分杂乱,当鹤丸以为发生什么事了,着急的想干些什么的时候,少女却恢复了正常。 
 
“欸…鹤丸你怎么了?”少女揉了揉太阳穴,表情是疑惑,“奇怪……为什么总感觉像是忘记了什么……” 
 
欸? 
 
这次轮到鹤丸惊讶了,他有些小心翼翼的提问,“你还记得那什么,伊佐那社,对的,伊佐那社吗?” 
 
“他是谁?我认识他吗?”少女一脸茫然。 
 
鹤丸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容,“没什么的啦,就只是一个路人甲而已。” 
 
——不管发生了什么,结果还是好的——于我来说。 
 
 
 
 
 
 附注: 
 
①为什么审神者会突然忘记伊佐那社? 
 
答:伊佐那社本来就只是一个幻影,这个幻影得以在审神者的记忆中就是因为审神者对他的喜欢所形成的一股执念。 
 
而审神者开始慢慢的放弃他,直到鹤丸告白的时候她真正的放弃了他,告别了那段喜欢,执念消失,所以记忆也随之消失。

评论(14)

热度(21)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