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APH]牡丹赋(三)

嗯,牡丹赋的最终篇(ฅ>ω<*ฅ) 
终于把它完结了QAQ好激动! 

烂尾什么的才不是呢【扭头】

表示严肃严肃的突然跑出了轻松的朝代只是为了体现出他们信任耀君,真的相信我【真诚脸】 



〖岁岁年年人不同〗 
经历了几年的和平生活,一场暴乱即将来临。 
那场暴乱,史称—— 
“安史之乱” 
唐朝随着唐玄宗与杨玉环到了马嵬坡上,看着将士们先斩后奏的杀死了杨国忠,后来又逼驾,嚷嚷着要处死贵妃。 
一路无言。 
杨玉环由于变故太大来不及反应,就那么惘茫的抓住唐朝的手臂,害怕而紧张的缩着身子。 
“姐姐……发生了什么?” 
唐朝没有回答她,她只是扭过头,看着唐玄宗说,“隆基,我是活不久啦,保她吧。” 
“可是……” 
“我说保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姐姐,什么保你保我?你为何活不久了?”杨玉环有些花容失色,“三郎,发生什么了?” 
当她了解完事情的大概,杨玉环不禁哭倒在他怀中。她不想死,她希望三郎他可以理解她并解救她。 
但他犹豫疑难的样子,突兀的,就凉了她的心。 
唐朝见着玉环哭成这样,刚想开口求情,却听闻杨玉环娇若莺啼的声音低诉着,“臣妾知自己罪该万死,忘赐自尽,意示真心。” 
刚要说出口的语句一瞬间分崩离析。 
“隆基,别听她的,我说了,给我保……” 
“不了,姐姐。”杨玉环悲哀一笑,“若我不死,他们是不会放过三郎的。” 
……的确,玉环说的没错,若她不死,隆基如何安抚将心? 
可是,无论怎么说,唐朝都无法放任她那么就去死啊。 
“李隆基!你不是自称是爱她吗?!那就舍了这江山啊!带她去乡野小村好好活一辈子啊!给我好好活着啊!” 
唐朝嘶喊着,嘴里吐出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话语,她满目眼泪,拉扯着唐玄宗的袖子,不管杨玉环怎样无奈悲苦的笑着看向她。 
“别闹了,唐朝。一向都是我更为不懂事,怎现如今你也是不明事理了呢?别再为难三郎了,我意已决。” 
之后的事,唐朝已不敢再回想,她只能听着旁人述说着,那时的一尺白绫,了却了一个似若牡丹的生命。 
朝成红颜,暮成枯骨。 
“阿耀,真是够了,这无用的诺言,真是够了。” 
唐朝哭泣着,为玉环,为自己。 
这唐朝的盛世,她自知会覆灭,只是这场暴乱来的如此迅速猛烈,让她不知该如何面对。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原来,我给人的印象,只能是这般了吗?” 
王耀无言,这个场景,他曾经设想过无数次,却一点也不想见到他想象中的情节付诸于现实。 
他可以说什么呢?他除了默默接受这一切,还能如何? 
“你知道吗,阿耀,你知道吗?我希望和你并肩去看这天地浩大,希望与你看尽人生繁华,希望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一切不过是假设罢了。” 
“那百世的大唐,终究,还是一场镜花水月。” 
唐朝呜咽着,她的手紧紧拽住王耀的衣摆,像是害怕她突然消失,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一切都成过眼云烟。 
“阿耀,你可知,我想和你一起看洛阳的牡丹,永远。” 
“我一开始只是想陪你走一段路就罢了,然后爱怎么就怎么吧,可是啊,我现在后悔了呢,我越来越多的欲望未被填补,想要和你一直这样到永远这句话,现在说出来,都像个笑话呢。” 
唐朝微笑着,像是陷入了回忆,泪水沾染在脸颊之上,王耀看着这样她,莫名有些心酸。 
他的唐朝并不应该哭泣着啊,既然是牡丹,那么就应该好好的盛放啊。 
他把她拥进怀中,“我也不想……与你分开。” 
“我知道,我知道,你与哪个朝代都不想分开,可是你无力于阻止。我知道的,我理解,我并不怪你,阿耀。” 
“如我从前所说的就行了,记住我。阿耀,当个好国家,若我逝了,叫下一个朝代把金人赶出去!我不允许他们在你这里胡作非为,扰我百姓之安危。不过区区一介蛮夷。” 
“我知道的。”王耀感觉怀中的人正在渐渐消逝,他只能搂紧些,再搂紧些。 
——依旧无用。 
他也想与她永远共赏这世间的一片繁华啊。 
可是,他听见在最后时分,唐朝低低呢喃的话语。 
她说—— 
“佛曰:‘不可贪。’ ” 

“您好,初次见面,您是耀君对吧?小女名为宋朝。” 
王耀看着神若梅妃的宋朝,略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我知道了。” 
那日,他独自一人去了洛阳,那儿的牡丹依旧鲜艳,可王耀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少了唐朝。 
少了唐朝的那种鲜艳热闹。 
没有唐朝的洛阳,没有唐朝的牡丹,果然就再也不像了。 
花又开好了,而你不在了。 

〖几时真有六军来〗 
今天,王耀做了一个梦。 
当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时,他就差点被人一巴掌给抽了。 
“哇哈哈哈看来阿耀你的身手还是不错啊真的。” 
不可能听见的声音如今确是听见了,王耀不禁睁大瞳孔,反射性的将头扭向声源处。 
“……唐朝?”声音不自觉的带上一丝颤抖,王耀不可置信的看向身后的人,满脸都是震惊与狂喜。 
“嘿嘿!听说你今天活的很不好,还被那什么菊花给欺负了!话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是那个他一直怀念着的唐朝,真的是那朵已经凋零的牡丹。 
王耀感觉眼眶一阵发热,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什么?说他现在受人欺凌,却无法反抗? 
说他没有保护好香·港和台·湾,让他们落入恶人手中? 
还是说他真的很想一死了之,不顾千万人性命,以及她以前拥有的土地与荣耀? 
这些话要怎么说出口? 
王耀莫名的想哭,他双眼涨红的看着唐朝,嚅嚅着不知该何。 
“喂喂喂你今天怎么这般的吓人!”唐朝明显被这样的王耀给吓到了,她满脸惊恐的回望王耀,“我说你不会是傻了吧?” 
“……抱歉。” 
“诶?”唐朝一愣,奇怪的眼神投向王耀。 
“我说,抱歉,对不起,我没有完成约定!一个也没——” 
“所以你就自暴自弃了?” 
“唐朝……” 
“国家的衰弱跟朝代也有些关系,清人本就不是……算了,我托梦给你并不是来诋毁陪伴你的朝代的。”唐朝欲语还休,最后还是轻叹一声,转向了别的话题,“还记得吗?我们约定时的时限是多少?” 
“……永远?”王耀顿了顿,说道。 
“你还知道啊呆子!”唐朝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王耀的后脑勺,嗯,这次打中了。“那你怎么不给我去反抗啊白痴!” 
“既然你觉得很抱歉那就努力拼命去实现它啊!埋怨也好失望也罢,你把自己的情绪抒发出来后就不管不顾,根本没有想过要改变现状!”唐朝似是很生气,脸越说越红,“你把我的约定当什么了!” 
“唐朝,我并未——” 
“我知道的,阿耀,我都知道。我看见了,和以前的朝代一起看见的,你现在的……样子。” 
王耀也是一怔,他惨淡一笑,“在那个世间吗……他们一定都很嫌弃我吧?有这样不争气的国家。” 
“并未。”唐朝回答的斩钉截铁,“怎么可能会去嫌弃自己的国家呢?阿耀,你是在怀疑我们的真诚吗?” 
“我没有。”他似乎已经精疲力尽,语气中有些许湿气萦绕。 
——“我只是在……怀疑自己。” 
“又想我的巴掌了是不是?”唐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一脸茫然疲惫的王耀,“怀疑自己……这种话你竟有脸说出口!你可是龙!我一生中的信仰!以及其他朝代信仰!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就这么否定了我们一生付出的价值!还有我们一朝一代积累的,你那五千年的底蕴!” 
唐朝抬高了音量,王耀怔怔的站着那不动。 
“五千年!整整五千年!我们一个接着一个,然后孕育成了你……多么辛苦…可是,可是,你却全盘否定了它!” 
“你好意思吗?!给我站起来!你没有彻底落魄,你还可以崛起!就像基隆一样,他的失败是源于放松了警惕,唐朝的华丽使他产生了错觉。” 
说到这里,唐朝顿了顿,然后深吸口气凝视王耀坚定的说着。 
“你还有机会,去血洗耻辱。” 
“站起来,阿耀。中国的脊背永远不会弯下,永远。” 
“阿耀……好好活下去啊,好好挺直了脊背活下去啊。” 
唐朝笑了笑,“我在那过得很好,在那里,我很快乐。” 
“不用担心我。” 
“我就……重新等着你君临天下呢。” 
“没活到五万岁……唔,还不够,嗯……算啦,反正现在你别想去那个世界见我!” 
王耀可以听出唐朝语气中的信誓旦旦,那是他都不敢给予自己的信任,现在唐朝却轻而易举的赠送给他,他的眼眶再一次的酸涩起来。 
“嗯,等着吧,我会的。” 
——我一定会重新君临天下的。 
——因为,绝对不可以辜负她的期望啊。 
——我可是龙啊。 

〖不破楼兰终不还〗 
——属于龙的傲骨,是不可能弯曲的。 
本田菊素来听闻过这句话,可他不相信,想要付诸于现实,去辨识这句话的真伪。 
现在这般,即使是龙,恐怕也只能如虫一样匍匐在地吧? 
本田菊想着这样的情节,不禁恶劣的笑了起来。 
真是……异常的使人开心啊。 
王耀,我们等着瞧吧,你一定会被我踩在脚下的。 
——永远。 

新的朝代来了。 
是位中年的先生,名为“民国”。 
王耀看着他那激慨愤昂的样子,不禁微笑,轻柔的声音在空气里头飘荡。 
“嗯,好好努力啊。”他眯眼笑着,重新回归了那个内敛,却依旧霸气无比的男子,“既然生而为龙,怎可以一直被蝼蚁欺负,对吧?” 
“现在,这头雄狮,也该醒了。” 
——本田菊,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等着瞧吧,属于我的那些东西,我现在可不会那般轻易的让你拿走。 
我会把它夺回来的。 

“哟哟哟,这是刚到的朝代吗?叫什么……清朝?” 
在另一个世界,一大群朝代不似那边的气氛紧张,正在认识新人。 
好动的三国跑过去和老人勾肩搭背着,画面略有违和感,而柔弱的宋朝走过来面色清冷的打了个招呼,“你好,小女名为宋朝。” 
“哈哈哈别介意,宋朝就是这种死人脸,习惯就好哈哈!” 
“……”宋朝瞥了三国一眼,随后问,“隋朝呢?” 
“不知道,可能又去哪里赌气了吧。” 
“明朝?你咋来了,不是一般不会来的吗?”三国看见了一个面色冷峻严肃的男人,问到。 
“我来找唐朝的,她昨天给耀君托梦了,我想问她耀君现在怎么样了。” 
“嘿,叫我什么事呢?” 
说曹操曹操到,唐朝的身影渐渐明晰起来,她一跃而下,笑嘻嘻的看向众朝代,“是想问阿耀的事吗?” 
“哎呀唐朝妹妹你可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快说,耀弟他现今如何?” 
“你不都是可以看见吗?问我作甚?”唐朝鄙夷的看了眼三国,“另外,给我收起那破比喻。” 
“哎呀我问的是耀弟的心情啊,如今我们不是只能看见耀弟他的身体状况,心理那些的都不知道啊!” 
“一开始是很差,不过在我的安慰之下肯定能好的放心,相信我。” 
“倒是那本田菊……”唐朝秀眉一蹙,“以前我可是那么喜欢他,现如今……罢了,不是一家人,怎谈得上可以一直没有异心?” 
“我一直便是不喜欢他。”明朝黑着脸说,“在我之时,经常有他家的倭寇来扰我安康,他也是不管不顾。” 
“希望耀君能胜利吧,我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宋朝拍拍唐朝的肩,安抚的说着。 
“的确!我们可是要相信耀弟啊!他能行的!” 
“春秋先生呢?”唐朝昂起头问了句。 
“估计又在念孔夫子的《论语》吧。你知道,他一向爱这个。”宋朝答到。 
“所以说担心阿耀的就只有我们几个吗?”唐朝撅嘴,不满道。 
“不可能的啦哈哈,他们可能是放心吧,也或许是信任你吧,耀弟一定可以再次君临天下的!就如从前一样。” 
“自是。” 
战国来了,他正巧听见了三国的这席话,点头赞到,“耀君他……在我心中,一直是王者一般,他会成功的,既然他认真了。”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战国冷笑道,“耀君是天子,可那本田菊并不是士人。” 
“不过一介庸夫罢了,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 
宋朝接过话,眼神不屑。 
“哎呀宋朝你真有学问!”唐朝笑着一把拉住宋朝,“走我们去找汉妈妈,告诉她这事吧,她可关心阿耀了,昨天总是求神拜佛的。” 
“嗯,我们走吧。” 

我都说啦,这个世界,我真的很快乐,有着同样把你视为信仰的朝代。 
他们一个个,都是那么相信你可以君临天下。 
若不可与你一同君临天下,那么便见你君临天下吧。 
阿耀,加油。 


评论

热度(10)

  1. 安安安安安安安年君迁子 转载了此文字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