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黑死病·血统_(:3」∠)_

*看了《死亡之舞》后扯淡的产物_(:3」∠)_

*不要被正经的开头和题目吓到了w

*逗逼的设定根本停不下来w

*黑死病即瘟疫、鼠疫。

【肺鼠疫:多见于流行期的高峰, 患者毒血症显著,在24~36小时内出现咳嗽、呼吸短促、紫绀等,继而发生较 著的胸痛,最初痰量少,后转稀而多, 色鲜红而含泡沫,有大量病菌。呼吸困难和发绀加剧,而肺部仅听到散在罗音或胸膜摩擦音,故症状与体征很不相称。患者可因休克、心力衰竭等而于2~3 日内死亡,临终前患者全身皮肤呈高度发绀,故有“黑死病”之称。】

*全篇恶搞向,正经的扯着逗比的剧情w

*愿主原谅我们吊炸天的欧洲血统_(:3」∠)_



OOC √

没拟大纲 √

小学生文笔 √

十分渣特别渣 √



嗯,一贯的开场白= ̄ω ̄=,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看就看吧。



黑死病。

那是主对我们的惩罚,那是一切灾难的源头。



少女咬紧牙,扫了一眼周围的散发着腐臭味道的刀剑——有三日月,有鹤丸,有小狐丸,以及其他一些血统高贵的刀,她用难过的,带着哭腔的调子对刀匠说着,声音隔着白色口罩而染上一抹沉闷。

——“把他们都刀解了吧。”

“好的,好的,我尽快!”刀匠恐慌的点头应道。

她扭头看向了那些患了黑死病的刀剑,面上的象征着痛苦的黑斑零零碎碎,衣物也是遮不住死亡的气息,萦绕于他们之间,萦绕于整个本丸之间。

“抱歉。”她像是低语些什么,“主对我们的罪恶做出了审判,我们只能接受他的安排,愿你到天堂可以快乐无忧,长伴主一生。”

“抱歉…都是我们的罪恶……”

说到后面,她渐渐哭泣起来,戴着白手套的手捂住了嘴,哽咽的声音变得细碎,然后从指间流泻出来。

“主上……”

是一声无力的呼唤。

少女泪眼朦胧的抬眸,不远处的三日月宗近趴在地上。昔日里最美的剑已经不在,他现在发丝凌乱,面容憔悴。而他们之间隔着据说最为安全的距离。

“三日月桑……”她又忍不住哭起来,“抱歉,对不起,都是、都是我们的罪孽……”

“哈哈哈,主上,别哭。”三日月努力的调节气氛,尽管结果并不理想,“爱哭的女孩会变丑哦。”他伸手指了指自己,这个动作仿佛用尽了他的全身气力,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声音又重新无力起来。“像我这样。”

“……”少女无言,只能默默的看向他。

“哈哈哈,我马上要走了,主上。”他哈哈笑着,像以往一样,“抱歉啊,你会原谅我吗?”

——原谅我无法再守护你了。

“现在…主会原谅你。”少女悲伤的弯弯唇,“然后、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回到主的身边,到时候,我会原谅你的。”

“是吗,哈哈哈……”

笑声渐渐消逝,少女深吸一口气,然后离开了这个压抑的地方。

一出屋子,就可以听见清光焦急担忧的叫唤。

“主将你没事吧!”

面对清光的问题,少女回以一个安抚的笑容,“没事的,放心。”

“真是的主将,你为什么总是要自己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清光不满的抱怨道,“主将你可是有欧洲血统啊,要是一不小心你也染上了个什么黑死病该怎么办啊!”

“可是……”

“没有可是啦!下次我去做吧。”

“诶清光你不是……”超讨厌那种会把你弄脏的工作吗?

“因为主将吗。”清光如实相告,唇边的弧度似乎可以冲散她因为刀解的悲伤与对黑死病的恐惧。

“因为主将,所以被弄脏……也勉为其难吧。”清光继续笑道,“而且我是纯正的非洲血统啊,不用担心被传染什么的。”

少女的鼻子渐渐变塞,她抿唇,低语,“谢谢你,清光。”

“熬过来就好了。”清光的目光坚定,“毕竟还有我,烛台切,同田贯正国,山伏国广,大俱利伽罗,压切长谷部,狮子王。”

清光伸手比划着,有些滑稽,少女一怔,还是笑了出来。

“我们会永远陪着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主会宽恕所有的罪孽,尽管我们并不值得原谅。”

少女双手合十,做祈祷状。

“然后,在经历过主对我们所实施的惩罚,不,是考验,经受住考验后……我们,将得到一切。”

“现在……主,请保佑着信仰你的人们吧。”

然后,她虔诚的,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庄重的感觉?”弥耳翘着腿,磕着瓜子悠闲地说。

“哈哈哈我真的超悲伤呢。”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但是浑身都散发着黑气,似乎很生气,“原来在主上就这么希望我死吗?”

——还是死的那么狼狈。

“诶诶那是你的错觉啦,根本没有那回事哈哈……”弥耳摆摆手用力摇头,“这只是在证明你的血统高大上啊哈,哈哈。”

“对了主上,我们好像不信基督教吧?”狮子王吐槽道。

“……那种细节就别在意啦真的!”

另一边窃喜自己没有死而且戏份还那么良心的清光,突然开始缠着弥耳了。

“主将原来你是在暗讽我的血统低下吗……”

“屁嘞!谁说的!拉出去腰斩!”弥耳义正言辞,“我是在夸你好养活!不娇气!”

“真的吗QwQ”

“真的!哎哟喂别哭了我的小心肝,你一哭劳资的肾就开始疼了……”弥耳一脸急需肾宝片的样子。

“虽然活下来了但是完全开心不起来。”

“+1”

“+10086”

“卧槽你们……”

“那个。”在文里被无视的彻彻底底的短刀们【可能是因为太非了_(:」∠)_】举起手来,“我们有个问题……”

“问问问!”弥耳一下来了兴致。

“那个…大哥哥是谁?”

弥耳眉毛一挑,“大哥哥?”

“就是男主角,他们习惯叫大哥哥。”一期平和一笑,并未因为自己没有任何戏份【连个名字都没有hhhhh】而发怒。见到此情此景的弥耳不禁热泪盈眶。

卧槽,见到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

“男主角……刀剑的大家吧,可能。”弥耳想了良久,终于给出了这么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我怎么觉得男主是那个‘主’啊?”

“我也是那么想的!”

“+1”

“+10086”

“卧槽你们够了啊在意的怎么都是这些!!!”弥耳气急败坏,她指着打算做个安静美男子长谷部,“你!长谷部!说我写的好不好!”

“只要是主人写的都好!”他第一秒就如此回答道,坚定不移,“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

“QAQ果然还是你最好了长谷部!我以后再也不……”说你是爱情骗子了。

“我的血统真的有那么非吗主人?”

“……再见了又一次欺骗我感情的爱情骗子。”

评论

热度(14)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