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刀剑乱舞]擦为什么日本和中国的端午节不一样!

*看了那兔后再去看抗中奇侠的我简直是在作死,最作死的是劳资特么没复习啊草QwQ

*下星期要考期末了怎么破QAQ

*求祝好运QwQ

*算了,先撸个端午节小段子再说w

*身为一个考据党搜了N多关于日本端午节的知识【日本的端午节和中国的有些不一样w】文里会帮你们科普的w

*最后,大家端午节快乐啊w

——想复习但是复习不进去的我_(:3」∠)_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鹂时一弄,犹瞢忪,等闲惊破纱窗梦。

——罗中旭《渔家傲·忆端午》



当弥耳宣布了今天是端午节要整理本丸之后,刀剑们都是一脸写作匪夷所思读作主上你脑子有病吧的表情看着她。

擦我明明说的这么正经而且话也很正常今天我也吃了药怎么他们都是这种表情?

“你们什么意思?”弥耳摆出一副死鱼眼的样子问他们,身上散发着属于兵短【捂后颈】才会有的煞气。

“……主将,端午节不是早过了吗?”

半晌,清光才默默的举手问道,绯红色的眸子狐疑的望向弥耳,“你不记得了吗?”

“……”刚听完清光的话弥耳反应过来,不是她脑子有病,而是刀剑们脑子有疤,“端午节不是五月五吗?”

“对呀。”清光点头。

“槽你们还真的脑子有疤啊?今天不是五月五吗?”

“主上你真的吃了药吗?”鹤丸感觉他也是醉了,因为他主上的智商。“今天不是六月二十吗?”

“……对不起我们的脑回路不是一样的。”弥耳捂脸,“我们过端午节是过农历啦。”

“好啦我不想解释什么是农历总之我们今天来过端午节吧。”

“主上我们其实在五月五那天过了端午节。”烛台切上前,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系好了围裙,“不过……体验一下主上祖国的,似乎也不错呢。”

“妈妈我爱你!”



“为什么……是糯米?”

“妈妈你怎么了?”弥耳茫然,“做粽子不用糯米那用什么?”

“……磨碎的米粉?”

“那是什么啊喂!”弥耳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又平静下来,她淡定的问了句,“……等等不会日本就是这样吧?”

“对。”烛台切点点头,看着弥耳一脸卧槽的模样,愣了一会然后提议道,“要不今天我们试试糯米包的?”

“为什么要叫试试啊!在我们的常识里糯米包才是正常的啊!”

弥耳感觉她真的无力吐槽了真的,擦为什么日本跟中国的端午节不一样啊!本田菊你干了些什么!



弥·被妈妈赶出来了·厨艺不好·只会帮倒忙·不开心·耳有些担心今天的端午节不会过成日本格式吧?

天辣噜简直不能更糟糕!感觉想回去怎么办?!抱歉耀君我对不起你QAQ!擦过了这么久的端午节为什么今天会变一个样子啊!

“诶嘿原来也有人在偷懒吗……卧槽主上?!”

一听就知道是鹤丸的声音,弥耳扯扯嘴角,然后突然回过身扭住他的耳朵,“擦你还敢偷懒啊!胆子肥了啊!”

“我不是天天偷懒吗……啊啊啊痛!主上我错了!”鹤丸一脸肉疼,“我,我其实要去挂鲤鱼旗啦!”

“……端午节有这种习俗吗?”

“端午节没有这种习俗吗?”鹤丸瞥了弥耳一眼,奇怪的反问她,“我们那里的端午节又叫做菖蒲节,也叫做男孩节……”

“……什么鬼?”弥耳吐槽道,“我们那里只有儿童节。”

“……其实端午节也叫儿童节的。”

“卧槽这什么?!”



经历了一天不伦不类的端午节后,弥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主上……”

“求别再给我灌输一切关于日本端午节的习俗了好吗!我只想好好过个中国式端午节!”弥耳恶狠狠的说。

撞上枪口的三日月怔了一会,继而一笑,“哈哈哈,我可没有打算介绍日本的端午节呢,只不过……”

“端午节快乐,主上。”

“诶?”

弥耳突兀的愣住,她眨了眨 眼,许久之后才笑了起来。心里那种烦躁的感觉就那么的消失了,少女偏过头,望向渐渐灰暗的天空,眸子里闪现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总之,她真的莫名有些高兴。

这才是,过节的感觉吧?

一点也不孤单,有人在自己的身边的那种感觉——

忙忙碌碌了一整天,也算是没有白费呢。

她窃笑着,在三日月带着笑意的温和的目光中,由衷的说道。



“嗯,你也是,中国的端午节快乐啊。”



晚上的端午是最热闹的。

根据她列的中国式端午节传统食物表,烛台切也是做出了满桌的菜式【烛台切不会的弥耳帮他去问度娘了w】,总算没辜负她的信赖。

雄黄酒是去买的,粽子是烛台切包的,五黄也是去买的【“五黄”指黄鳝 、黄鱼、黄瓜、咸鸭蛋及雄黄酒。】,烛台切打点了一下。

四周漂浮着艾草的香味,弥耳看见门上插了艾草还有菖蒲,四周也随她吩咐倒了雄黄。

现在总算有点端午节的味道了QAQ!

看着满头大汗的刀剑们,她难得的温婉笑笑,挥手催促,“好啦好啦,快点上座吧,哦对了长谷部,你去把鹤丸找回来。”

“是的,主人。”

“主将我好饿啊!”清光凑上前来,满脸的委屈,“粽子什么的我可以先吃吗?”

“够了你根本没做什么好吗。”安定抽抽嘴角,在旁边数落清光。

“我为什么要做那种会把自己弄脏的活啊?!”

“哎呀别吵…无所谓啦,反正……”揉了揉太阳穴,弥耳大致看了看屋内的刀剑,“差不多也到齐了吧。”

“果然主将是爱我的!”

“这跟爱不爱有什么关系……”弥耳叹了口气,“不过,端午节快乐啊,清光。”

“嗯嗯主将也是哦!端午节快乐!”

“哦对,端午节快乐,主将。”大和守安定像是反应过来,给予了弥耳一个温和的微笑。

“你也是,端午节快乐。”



节日就应该热闹腾腾的。

弥耳是这样坚信着。

然而,现在也是热闹腾腾了啊。

甚至可以说,是群魔乱舞了。

弥耳一脸“等你们醒了看我不把你们草死”的表情怒盯面前一群醉的找不着北的刀剑,感觉日本不愧是一杯倒。

雄黄酒的度数在56°左右,感觉他们能醉成这样也是蛮拼的。

但弥耳忘了,日本清酒的度数,不过14–16°而已。

至于弥耳嘛,她喝了酒,还不止一杯,另外不要说弥耳开了金手指,要知道我们中国可是喝赢了俄罗斯的男……呸,国家。

【祖国需要你的胃!】

清醒的是寥寥无几,弥耳感觉自己真的有一股淡淡的蛋疼。

“一期,把你家弟弟都搬回 去吧…真是的,哪个混蛋给短刀灌酒的,看我不杀了他……”

“好的,主殿。”一期的表情也不是特别好,很明显他也很不满。但他还是点点头,开始 漫长的搬运行动。

“那你们自己去安排了,想把哪个搬进房间就去搬,不想搬的就让他在这里躺一个晚上。”

弥耳表情神烦的挥挥手,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来房门。

然后……在出了房门的一两步之后,弥耳突然停下了脚步,微小的声音由于寂静的夜而被放大,她低垂着头,像是在隐藏什么。

“就这样吧,反正我也说了,你们听不见就别怪我咯。”

“那个……嗯,大家,端午节快乐啊,还有,嗯,还有……”

少女扭捏一会,像是鼓足了勇气,吐槽抬高音调说。

“有,有你们在,我很开心。”

不管怎么样,少女都是说出来那个约定,夜色为证,月光为证,池水为证,落花为证,世间一切有灵之物为证。

所以,尽管房间里的那些灵物有没有听见,又是无所谓了。

——“……以后,再一起过节吧。”



【 端午节在平安时代(794—1192)由日本贵族阶层首先引进,后来,这个节日传入民间。至江户时代,端午节的各项要素已经普遍存在于日本民间生活之中。 可见,端午节在日本也可以称得上是有悠久的历史了。



在日本,端午节也是五月五日,只不过日本是公历五月五日,这一天同时也是日本的传统节日男孩节,所以,这一天在日本显得尤其重要。端午节,在古代日本又被称为“菖蒲节”。由于 “菖蒲”(しょうぶ)和日语中的“尚武”(しょうぶ)一词发音完全一样,和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融为一体,因此端午节备受人们喜爱,尤其受武士们的喜爱。于是也有很多日本人也把 端午节作为“尚武日”大加庆祝,庆祝仪式一般会包括各种武艺竞技活动。

日本主要的端午习俗包括:吃粽子和柏叶饼。有些地区把菖蒲和艾蒿插在屋檐上,或放在房顶上。有些地区喝菖蒲酒,用菖蒲水沐浴。传统的日本浴池在端午都要把菖蒲切成段放进水池中。这些都与中国端午节习俗基本一致。鹿儿岛五月五日的时候,母亲背着不到一岁的小女孩出门,在外边跳一种名叫“幼女祭”的圆圈舞。类似于中国南北方普遍存在的带孩子回外婆家“躲端午”的习俗。

日本冲绳有端午竞渡习俗,称为“哈利” 。长崎的“爬龙”活动就是竞渡。这都是从中国传入的。当然,与中国一样,日本的竞渡活动并不都是在端午节进行。像对马、岛根等地区的竞渡日期不是端午节,内容也是日本特有的神社祭祀仪式之一,这些恐怕是日本文化固有的。



日本端午节的独特之处是,挂鲤鱼旗,摆武士偶人。在日本,端午节主要是男孩子的节日,三月三是女儿节。所以,每到端午节,有男孩子的家庭要挂出鲤鱼形状的旗子,有一个男孩挂一条。从鲤鱼旗的数量可以知道此户人家有多少个男孩子 。家里还要摆出相应数量的武士偶人,表示孩子未来能成为武士。不过,有的日本学者认为:原始的武士偶人可能是用来转 移污秽和灾难的,就是把它们扔到江河大海里。这和中国民间的“躲避灾星”、“扔灾” 习俗是一致的。

日本的端午节又称儿童节,是男孩子的节日。这一天有男孩子的家庭,竖起鲤鱼旗,吃粽子和柏叶饼来祝贺。竖鲤鱼旗是希望孩子像鲤鱼那样健康成长,有中国“ 望子成龙”的意思。从下面看鲤鱼旗,浮现在蓝天下的鲤鱼很像在水中健壮地游。另外,为了避邪,把菖蒲插在屋檐下,或将菖蒲放入洗澡水中洗澡。 】

评论(3)

热度(11)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