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男神×你]两首五月天·文州番外

*《两首五月天》的文州番外 
*喻文州视觉 
 
*喜欢be的在前篇就止步吧,力挽狂澜什么的就是在说朕的麒麟臂……he结尾!说!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满意没! 
 
*前篇妹子在被捧杀的打算报社,这次让我们的喻队好好教导你们,小小年纪憋中二了!吃饭睡觉打豆豆才是正经事! 
现在回归正能量,让还是中二少年的我真的有些小激动呢【dog脸 
 
*这个文州有点傻白甜了……嗯有点_(:_」∠)_
而且我告诉你他前后画风根本就不!一!样! 
【喻队:一切都是母上大人的栽培! 
母上大人:请叫我神助攻谢谢。 
你:不妈就是作者派来的外挂! 
 
事实证明有一个好的妈妈很重要,她可以帮你调教好男朋友【不】再帮你把男朋友打包送到床上去【不 
简直就是上至金牌调解,下至菊花宝典【不 
什么都不说了这样的妈妈请给我来一打【尔康手【闭嘴啊 
 
bgm: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五月天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 
你应该脱下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重新开始活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五月天 
※ 
 
说实话喻文州没有想过你们之间结局会是这样的。 
他突然想起高中时你嚷嚷小说里分手的理由让人好心疼啊缘分这种东西真他妈让人蛋疼之类的话。 
他就在那静静的笑着,没说话。 
说来说去,所有委屈不过是我喜欢你你却不怎么喜欢我;说来说去,所有深情不过是你不怎么喜欢我我却喜欢你。 
 
而他突然就想,你们明明你情我愿没有什么你不爱我我不爱你的,明明也没有什么恶毒女配深情男二,更没有父母所谓为你好的阻拦——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分开呢? 
 
是生活吗? 
是生活啊。 
 
他现在才恍然发觉,缘分哪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分明是那冰冷的生活。 
缘分可解,让人觉得悲哀不真实,只要主角改变一下某个决定结局便可逆转。 
但生活无解,你会觉得可悲,想要逆转,却发现每一个决定都丝丝相扣,就像一团打了死结的毛线,那么真实。 
也唯有真实,是如此悲伤刺痛的。 
 
当你失去的时候,整个世界瞬间荒芜,只知道我们总是在战胜空间,却对时间无能为力。 
 

他记得他的咽喉哑的想冒烟,很难受,他完全拒绝思考,身子靠着本能挂了电话,回到训练室后继续谈笑风生,仿佛,仿佛—— 
压根没有发生那件事一样。 
 
“队长,队长!” 
犹豫许久,下班后人都走光了,但是因为疏忽而忘记拿手机回来拿的黄少天正巧就看见依旧坐在训练室,像是在发呆都喻文州,“怎么还在这,有什么心事吗?” 
“不……我没事,少天。” 
“可是……”黄少天都神色依旧有些担忧与疑惑,喻文州勉强笑起来想安慰他,可被他的下一句给击的溃不成军。 
他说—— 
 
“队长,你哭了。” 
 
呀,他哭了啊。 
难怪他突然感觉世界由清晰变得模糊,恍惚间还看见你微笑着向他走过来,轻轻的吟唱着海子的诗,“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途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一切啊,都就像是假的一样。 
 
他有些茫然的摸摸脸颊,触感是一片湿润。 
原来他哭了。 
 

当接到你的母亲的电话时,喻文州怔愣了一会,才慢吞吞的接起电话。 
“怎么回事啊小喻,你们怎么分手了这是,连高中那时都过去了,怎么现在闹……” 
“伯母,”他静静的开口,干净的声音不知为何带上了一丝的喑哑,“她说我不怎么关心她……我知道这方面我做错了,疏忽了,可她说这不重要。” 
“这孩子……怎么又在钻牛角尖啊,她明明挺喜欢你的……” 
对啊。 
连伯母都知道你明明喜欢他的啊,为什么—— 
 
“文州。”他猛的想起你那时笑着哭对他说,字字诛心。 
——“喜不喜欢,适不适合,能不能在一起,是三码事。” 
“我们不合适啊。”你长嘘口气,“所以不能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不合适呢? 
 
“你开导开导她吧……这孩子,也是我们,我们逼得她太紧了,导致她现在这副模样……她估计就是对着你自卑,怕你嫌弃她。我家那孩子又犟,死犟的,就是不愿意直说。”你的母亲嘀嘀咕咕的,“诶……什么事啊,都是些操心货。” 
 
“嫌弃?” 
岳母的话犹在耳旁,喻文州感觉自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一脸的茫然与不可置信,“她……觉得我嫌弃…她?” 
为什么? 
因为,梦想吗? 
一点就通的喻文州瞬间了然。 
 
“估计就这么回事……真是。”她不满的叹息,“我家孩子过年会回家,之后不就是你的生日吗,到那时候你就解释开导一下,嗯……说不定能复合。” 
一听能复合喻文州瞬间就不淡定了,他立马毕恭毕敬的道了个谢,“谢谢妈妈。” 
“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岳母被他逗笑了,“不过……算了,这也是迟早的事,就看我这个女婿怎么做了,可别说妈没帮你。” 
蓦地,她的神色变得郑重其事,“对了,小喻。” 
“啊,有什么事吗,妈妈?” 
“好好对她,她呀……唉,我对不起她,从小就叫她要懂事,可这孩子太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她从来没怪我让她失去梦想,可我心里却总是有那么个疙瘩……我并不是不想成为一个好的母亲,只是我无力给予了。” 
——我也想让你无忧无虑,不用理会世俗的纷纷扰扰,使你不会畏畏缩缩的去接触这冰冷残酷的生活。 
——我也想一直温柔体贴,使你不会在我发火时泪水溢满眼眶,眼里只剩让我痛心的恐惧。 
——我也想不老不死,可以看着最最亲爱的你结婚生子,永远幸福的微笑。 
可这一切,我都无法做到。 
 
——让你摊上这么个妈妈,真是非常抱歉啊。 
 
抱歉啊,我最最亲爱的小公主。 
你温柔了我的岁月,而我却只能给予你一身伤痕。 
 
“嗯,我会的,妈妈。”喻文州笑着,“还有,其实每个母亲,都是平凡而伟大的。” 
他轻轻的说,仿佛怕惊扰些什么。 
“其实你也是世界上最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许久,他听见那边的女人竟像个小女孩一般,安静而又欣慰地哭了。 
 

当你回来的时候,喻文州其实偷偷去接……嗯,算不上接吧,就是那样的,在人群中偷偷望着你。 
简直就像个跟踪狂一样。 
兀的,他突然就冒出这种想法。 
他看着你提着行李箱在人潮里艰难的行动,反射性的想要破开一条路去为身为女孩的你披荆斩棘,却看见你雄赳赳气昂昂的扛起笨重的行李箱就走出了机场。 
脚步明显顿住,喻文州突然惊诧你何时这么彪悍了。 
 
不,不是,他突然想起你跟他提到过这件事的。 
那个时候你向他抱怨着般家的行李很重,请搬家的话价钱又贵,自己舍不得,撒娇一般的问他怎么不来帮帮,要你何用。 
那时他嘴上没说,其实心里面已经觉得她不懂事,北京和广东又不是只隔一条街。 
可是又怎样呢,远又怎样呢,季后赛时你不也是千里迢迢的赶来吗,你可有说过什么呢? 
 
要你何用? 
对啊,要你这个男朋友何用啊喻文州。 
他突然就想哭,为这个可爱的,深爱他的女孩。但他觉得与其哭还不如去好好想想怎么取得你的原谅好,他欠你太多了。 
 
再回来他看见你无助的站在街道的人流当中,手紧张的无处安放,下意识要抓住身侧曾经拥有的那抹温暖,突然却硬生生的停滞不前,尴尬的收回手后无力的扬了扬嘴角,一副委屈的样子时,喻文州突然有一点难受。  
 
——他的女孩啊,那个被他捧在心间,恨不得把所有的好都献给她的女孩啊。  
现在却被所谓的冰冷的现实狠狠的刺伤,不得已的学习着收起自己锋利,舔舐着失去梦想的疼痛。  
那个曾经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不会让她伤害的女孩啊,现在已是伤痕累累了啊。  
没有人问她疼不疼,没有人问她快不快乐,没有人问她过得好不好,没有人问她希不希望这样。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  
 
没有人看见他的女孩,内心已是满面荒芜。  
 
他只是有些心疼啊。  
真的,真的好心疼啊。  
那些没有他的日子,他的女孩有好好吃饭吗,天冷了会加一件衣服吗,伤心了有人会安慰她吗,会毫无理由的包容她的肆无忌惮吗?  
——会询问这种生活,是她想要的吗? 
即使无法给予什么使她改变现状,但至少,至少可以握着她的手,说“我懂,我都懂。”来安抚她,至少这样可以使她哽咽出声,减轻她的疲劳,使她麻木的心脏好受一些。 
他知道的,他知道他的女孩特别心软,即使只是一点点的话语也可以让她感动的落泪然后再燃起希望。 
可为什么,那个时候的他,却连几句话都没时间给予呢? 
他看着不远处树间等待母亲喂食的雏鸟,叽叽喳喳的不知世事。 
或许啊…… 
或许是因为,被爱着的,永远都是那么有恃无恐吧。 
 
已没有看见你默然走入人潮中是如何样子,喻文州不由自主的蹲下身,双手覆盖在带了太阳镜的眼睛上,密实的口罩压抑了他带着一种无力感觉的悲鸣,使它阻塞在咽喉处,硌得他嗓子眼格外疼痛。  
喻文州心里腾生浓浓的委屈,却不是为他,而是他的女孩,他觉得他怎么这么渣呢,他明明知道不要在失去时才会悔恨,可他已经那么做了。 
在劳累的,繁华的,腐朽的,没有他甚至不被他理解的牢笼里,她是有多孤独呢? 
他压根就没有去了解过她的生活啊。 
他想着自己差一点就失去自己的女孩了,因为自己的疏忽,因为自己的不懂事,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 
她说的没错,爱情里面必须平等,否则一切都将以一种毁灭的姿势倾斜着,然后掉落到地上变得粉碎。 
可自己的态度呢?
他忍住自己喉间的难受,轻轻的呢喃着短句。 
混蛋。 
 
他只是静静的蹲在那,没有人给予他关注的眼神,他们忙得已没有时间关心。这个忙忙碌碌的世界给予了人们生命,然后又变态的扭曲。  
许久,他站起身来,由于低血糖,他有那么一瞬间的眩晕,直到眼前不在一片雪白,他深吸口气,然后克制着什么似得,转身离开。  
微微颤抖的手上,是一片潮湿。 
 
真的,真的不想再让你受任何创伤了。 
术士的手中没有剑,所以他无法像骑士一样为你斩断一切阻碍,但他依旧可以站在你的前方,黑色的长袍是暗含的深情,风扬起你的头发,他以一种不知退却的姿势站在那,阻挡生活带来的风暴。 
他不怕,他什么都不怕,因为他是暗夜的精灵,不是所谓光明的骑士。 
而且,而且啊—— 
他没有剑,他可以拥抱你。① 
 

过年的气氛很浓郁,到处都是喜庆的色彩。你在咖啡店里出神的看着橱窗外的人来人往,突然就没了言语。 
其实一开始来咖啡店你是拒绝的,毕竟你是白领不是文青,上班从来不到咖啡店里,而且你觉得来咖啡店不是来浪费时间就是来浪费时间。 
可替五岁的侄女买完衣服后,母亲说要来歇歇脚,于是你前脚踏进咖啡店,母亲后脚就告诉你别走在里面等她她带着侄女去买吃食。 
我去不是你说要歇脚吗怎么现在要去买东西的也是你!!! 
压抑住满腔的吐槽,你挑眉后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来,店里的空调吹得你昏昏欲睡,你看着窗外的街景,雪花飘飘洒洒,突然就那么顺理成章的想起,今天好像是他的生日。 
现在……他会在干什么呢? 
会有很多人吧,毕竟他从来都不缺朋友,大家一起围着他,给他唱生日歌,然后送礼物,吃蛋糕,气氛绝对很活跃,所以…… 
即使没有你,也没关系吧……? 
所以即使没有你,也没有关系的。 
 
你双手捂住脸,拼命忍住眼泪的汹涌澎湃,心不痛,一点都不痛,只是感觉酸涩。 
只是感觉不甘心。 
明明就在去年,你们还是那么……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就如同落雷般砸在你的头上。 
“好久不见啊。”来人一身暗色风衣勾勒了他姣好的身材,脖间还围着厚厚的围巾,遮住了大半个脸,但你还是第一时间清楚他是谁。 
 
——喻、喻文州! 
艾玛孽缘吗这是?! 
你咬咬牙,忍住坐立不安想要逃走的欲望,还算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嗯,好久不见了呢,今天挺巧啊。” 
“是啊。”他还入座了,笑得一脸无辜,别问你怎么看出来的,猜的!“我们还真有缘啊。” 
这骗狗的缘分。你残念的看着坐在你对面笑得如沐春风,敷衍般的打哈哈,“什么呀我记得你不信这些的……” 
他顿了顿,随后微笑,像是有些小欣喜小错愕,修长的手指交织在一起,骨节分明,许久之后才吐出口气,声音像张薄纸一样,轻的可怕,“你还记得啊。” 
你突然一怔。 
 
对啊,你还记得。 
狗日的你全部都记得。 
你记得他的生日,你记得他的笑容,你记得他对你说我们在一起吧,你记得他拿年纪第一时的表情,你记得他对你说梦想时的样子,你记得他玩荣耀时的专注。 
你还嫌自己不够贱,把这些记忆小心的珍藏在心中,每天都像垂死的老人一般回忆着。 
清清楚楚,巨细无疑。 
你快要被自己的举动蠢哭了,这他妈是分手后该有的样子吗!这他妈要怎么忘记他! 
可是啊……没有能不能忘记,只要想不想忘记。 
——你不想忘记他啊。 
 
心中腾生一股屈辱,对,是屈辱,你愤怒的看着他,声音有些失控,“对啊,我就他妈是那么矫情,我就是忘不掉你!” 
 
“你高兴啦,你好有成就感对吧,一个女孩对你念念不忘却还是要跟你分手,多么讽刺啊!” 
——不对啊,我不是想说这个。 
“你什么意思啊,跟你分手了还要回来撩我,把我当做什么啊混蛋!” 
——我明明、我真的不是想说这个啊。 
“你就是这样,你就是喜欢看一个失败者的面孔来彰显你的优越!很好玩是吧!看着我这个失败者!” 
——我明明想说的是, 
我明明想说的是—— 
“喻文州,你给我滚。” 
——我好想你,我们复合吧。 
我明明想说的是这个啊。 
你低下头,鼻子一酸,突然就哭了出来。 
 
完了。 
你看着喻文州错愕的神情,如此想到。 
完了,可能,不,是绝对,绝对连朋友都做不上了…… 
你绝望的如此想到,跌跌撞撞的夺门而出,今年的广东竟也飘洒着小雪,寒风扑面而来,凛冽的在你的泪痕上用刀子来剐,你感觉一片刺痛,但你顾不了那么多,只知道跑,却又是被截了下来。 
他手上的温度比起你可不知高上几倍,“等等。” 
你站在霓虹初上的街道旁,默然不动,静静的等待着你喜欢了一个青春的少年对你宣判死刑。 
他会诘问你,会鄙视你,会讨厌你…… 
可无论哪一个选项对你都太残忍了,你努力憋回泪意,努力镇定好情绪,使你在他的印象中保持完美的形象。 
 
“嘴那么毒,一定是吃过很多苦吧。” 
他的话依旧是那么轻飘飘的,像是天空中飘零的细雪,落入你的眸中后,被暖意渲染成眼泪,不顾一切的流了出来。 
你就那么卸下你的伪装,在夜晚喧嚣热闹的街道上任意的哭了起来。 
 
你压根就不是什么坚强的人啊。 
只是没有可以依靠的肩膀,没有可以可以放任哭泣的怀抱。 
所以你只能挺直腰,面对生活的巨浪也是那么风轻云淡的笑着,即使打碎了一口牙也只能往肚里咽。 
但是,你忘了,你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啊。 
也会因为那个他的一句话而在他面前哭起来像个傻瓜。 
原本是不委屈的,可他那一句心疼般的安慰,却让所有的委屈都一股脑的涌出。 
 
对啊,你吃过很多苦。 
——而现在,终于有人来心疼你吃的那些苦了。 
 
“那个……你知道吗,其实我也想过放弃梦想的。” 
喻文州低垂着头,突然就笑了出来,这一幕映刻在你的眼膜中,合着眼泪荡起细小的涟漪,搅得你的心被夜间的雪与他的笑意柔化几分,你张了张嘴,奇怪喻文州为何突然说这个,却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那个时候很累,真的,那个时候天天要训练,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几乎都坐在电脑前做着枯燥无味的训练,每天下来手都没有知觉了,眼睛前仿佛也有游戏里的光点,头也是昏昏沉沉的,你能想象一下吗?” 
“这也不算什么,呵,你也知道,我被称为手残……那个时候,对我打击最大的,是这个。” 
说不在意?怎么可能呢,一个满怀希望与志愿的少年被现实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一切的约定,一切对未来的幻想都不复存在,这种打击,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是否算苛刻呢。 
“别人看不起我,同伴都等着看我笑话,都暗自嘲讽我。一开始我真的就那么想,放弃吧,说不定我真的不是这一块的料。” 
“很失望吧……你一直认为的的成功者,居然也会这么想啊。” 
“很失望吧……其实我在荣耀那方面一点天赋也没有呢。” 
他苦笑一声,叹了口气。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以为……” 
——我以为你总是那么所向披靡,没有任何的挫折与险阻。 
——我以为你总是不知困难为何物,不懂我们普通人的苦楚。 
其实是我一点也不懂。 
你兀的噎住。 
很累吧?那是自然,怎么可能不累呢? 
不止是身体上,连同内心,也是疲倦万分吧。 
 
“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呢,那个时候你在准备高考啊。” 
他顿了顿,“但是我真的很想找你诉苦的……” 
在察觉到你的眼神变得心疼的时候,喻文州的眼底闪过一丝难以发觉的笑意与了然。 
“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诺诺的答到,咬唇抱歉的望向他,却被他搂住,“都过去了,没事,都过去了。” 
他的声调轻轻的,嘴边的笑容确实怎么也藏不住,带着略微的愉悦,“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吗?” 
喻文州没有等你的回答,就那么直当的说,“因为我想让你知道,其实……” 
他又苦笑一声,“你心目中所谓的成功者,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他也只是个会犯错的普通人。” 
“他也只是个希望你原谅他的普通人。” 
“请……不要把我拒之门外,好吗?” 
他垂下眸子,表情黯然,但在被睫毛掩盖的瞳仁中的窃喜,你却是已然不知。 
 
你只知道,你的想法,可能,真的,太偏激了。 
你也没有完全的去了解他啊。 
 
见你没有反应,喻文州眉头一皱,心下一沉,难道她真的不打算…… 
“对不起……我……” 
他咬咬牙,打算再把自己给描述的惨一些。 
“笨蛋文州。” 
“诶?” 
 
你紧紧的抱住他,哽咽着,“笨蛋文州。” 
“你说你有什么好的啊……工作多,陪我的时间少,又是公众人物,我的情敌也多,还喜欢和别的男人乱搞关系……” 
“……”等等前面他都承认不过最后一条算什么! 
你紧拽着他的衣服,牙齿紧咬,眼泪不断的滑落,你不知道你为什么想哭,并不是因为悲伤,可是你的眼泪就是那么流出来。 
“什么嘛…真是的……你有什么好喜欢的嘛……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依旧是那么不受控制的喜欢着你啊。” 
他突然一怔。 
 
“那个……今天我的生日哦。” 
你没反应过来,毕竟他这么突然的换了个话题。 
“我的队友,他们端着蛋糕叫我许愿,然后我答应了,闭上眼睛许了愿。” 
“接着他们问我许了什么愿,黄少天——哦,你应该见过他,他先嚷嚷着肯定是下一个冠军是蓝雨的,小卢他说我许的是手速可以大涨,我告诉他们,都不是。” 
他微微低下头,凝视着你。 
“——那你知道,我许的是什么愿吗?” 
你的心怦怦跳个不停,耳边只剩你的心跳声,冥冥之中你好像已经知道他许的是什么愿了,但你有些不敢相信。 
——那种事情。 
“我许的愿啊,不过就是——” 
 
他轻笑,声音一如旧时,那年他要去夏令营的时候清朗,细雪落在他的发间,后面的霓虹灯为他渡上了一层光辉。 
仿佛,就在当年时候。 
他眨着眼,拉着你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吧。 
那么美好。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你的眼泪应声流出。 
“好。” 
 
①:如果我手上没有剑,我就无法保护你;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拥抱你。——《死神》 
 
其实一开始后面我是想写文州要生日礼物,妹子问他要什么,然后文州说要你的吻然后么么哒。 
不过这个也不错~ 
不过总算是写完了,有个交代了。 
 
话说回来,我很喜欢老友记里面的一句话,现在把它送给你。 
——“来吧,这个世界很不美好,但你会喜欢它的。”

评论(24)

热度(93)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