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是君迁子不是枣!

平时隐身中。
偶尔会出来冒个泡。
文艺于二逼集一身。

补·大鱼海棠

看完大鱼海棠有些失望。
对它的bug以及人物刻画。
所以打算试着用我心中的想法去补全一下人物形象,可能有少许变动,嗯。
文笔差,请不要介意
我不想撕逼,真的。

【片段一:异像开始之时】
“……鲲,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椿看着窗外的飘雪,神色变得慌张,声线有些许颤抖,“这便是代价吗……不是我就行了……”
鲲发出似是安慰的叫声。
“我会后悔吗?”她没理鲲,好像在自言自语着,悄悄的躺在床上,脑子里浮现出母亲苦口婆心的样子,她一只手捂住了双眼,在那怔愣着。

“我不知道。”

许久,空寂的声音略过海底深处的某个地方,像是一条小鱼吐了个莫名其妙的泡泡,那个泡泡嘭的一声消逝在无声的水中。
带着微不可查的哭腔。

【片段二:湫喜欢椿的理由】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小小的湫看着那个面容沉静的小女孩,不由自主的咧开嘴角,“你好。”
“你好像海棠呢。”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一起玩吗?”湫看着静静坐在那的椿,一溜烟地跑过来。
“……不怎么想,好像很危险的样子。”椿皱着眉头想了会,摇摇头。“你也别玩了。”
“怕什么啊,你胆子怎么这么小……”
“可是我担心你。”椿打断湫的话。
“诶?”
“会受伤的,受伤的话会很疼吧?”椿认真的看着湫。
“我不希望湫受伤。”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你怎么这么能闹腾啊?”
椿气急败坏的看着跌进地坑里的湫,“我去找绳子,你等一下。”
“诶诶诶——别走啊,我怕!”
奇了怪了,椿蹙眉看着尴尬笑着的湫,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怎么现在倒怕起来了?
“……呼。”椿头疼的叹了口气,“那我去放个信号,告诉他们找到你了。”
“哦。”
在坑边坐了许久而百无聊赖的她,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就听见男孩清朗的声线。
“椿……你会永远陪着我吗?”
她迷蒙地看着广阔无垠的星空,鬼使神差的就回了一句——
“好啊。”

【片段三:洪水濒临之后】
水,触目的都是水。
椿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我……”
这便是……逆天而行的后果吗?
她趴在海棠树的根上,拼命的咳嗽着,连眼泪都被呛出。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家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
她咳嗽的同时紧掐着树干,眼神变得空洞又无神。
为什么?
她听见鲲在叫她,但声音又是那样遥远。
因为鲲?
不,因为她。

在得到答案的那一刻,她把鲲推开,自己趴在树上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哭嚎着,眼泪的咸湿酸涩混杂着海棠花的香味环绕在她鼻尖,在一片氤氲之中,她仿佛看见了她的爷爷站在她的身边,用一种悲悯的眼神看着她。
悲悯。
这种眼神刺得她心疼。

一声声对不起值几个钱,那满怀的愧疚值几个钱,这震天的哭声又值几个钱,如果这些算祭奠,那值不值那些人的命的钱。
椿知道答案,但她不想知道和认同这个答案。
一点也不想。

【片段四:鲲被祝融抓时】
她看见祝融在愤怒,滔天的怒火就是证明。
鲲四处躲避着,椿反射性的想说“快逃!”抑或“不要!快住手!”,但她说不出来,这些都说不出来。
就像喉间被哏住什么东西。
——我有什么资格说?
她瞪大眼睛,脑海中是家族成员溺水后痛苦的表情,交织在她与鲲欢笑的记忆里,她觉得眼眶发涩。
她究竟有什么资格?
背负了这么多条人命的她,到底有什么资格说住手?

可受到惩罚的是她,而不是鲲。
鲲应该回到大陆上,继续生活。
罪人,明明是她啊。
“会后悔吗?”
她突然想起之前问自己的问题。
她一向坦荡,一人做事一人担,可如今,这代价未免也超出了她的所有,她第一次怀疑,这真的值得吗?
为了搭救鲲,而付出了自己的家园,这值得吗?
真的,值得吗?

【片段五:椿决定付出生命之时】
“奶奶,你觉得值得吗?”
她坐在鸟背上,回想起母亲失望的眼神和居民憎恶的话语,她突然就笑了。
“鲲也在想,我会不会后悔吧,”她扭过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家,“后悔?不后悔?”
——“不过只是个回答而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奶奶,我明白了。”椿的眼睛满溢出眼泪,但她却是笑着的,“我是应该坚定的按照你的心走下去……人生是该勇敢一回,疯狂一回,但是,奶奶,但是。”
她看着下面的碧波汹涌,轻轻的说着。
“每个人,都应该为他所做的一切负责。”

随后听见扑通的落水声,以及,一声撕心裂肺的长鸣。

【片段六:椿与湫休息的时候】
椿安静的吃着红薯,而湫则是向她陈述着埋藏在心底的话。
——“我喜欢你的每个样子。”
椿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抱歉。”
“不……不是,”他深吸口气,努力笑着,“你为什么道歉……”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给拥住了。
“别说话。”她轻轻的说着,“你好像很需要一个拥抱,湫。”
“我也是。”眼泪快要忍不住了,流出后浸湿了少年红色的外衫。
湫被她的举动吓得不敢动弹,发现椿哭了时才反应过来,“椿?你怎么了?”
“我为什么没死?我为什么要活着?我明明一无所有了为什么还要把我救回来!”
“不,不对!椿,你还有……”
——还有我。
“你还有鲲。”湫急忙说,“你可以跟鲲一起回到人类世界,然后和他……”
“……不可能的,湫。”
椿突然说,“我不会……和他一起去的。”
“我真的很自私,我没想把过错推到他身上……但是,我真的过不了那道坎。”
自从家园变成了那样……她和鲲之间,或许真的不可能了吧。
那是一层不可能捅破的隔膜。

评论(1)

热度(8)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